返回首页
领导活动CURRENT AFFAIRS
领导活动 / 正文

双向开放有序推进 证券基金行业继续练内功

证监会副主席李超方星海国新办答记者问

  “没有一个时间表”、“证券基金行业取得了一些可喜的进步”、“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不需要虚高的交易量”,在2月26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上,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李超、方星海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的表述同样一语中的,充满了信息含量。

  具体来看,李超、方星海的答记者问分别聚焦于各自分管领域,在A股国际化、证券基金行业改革发展、资本市场双向开放、商品期货市场监管思路等方面展示监管层面的清晰见解。

  A股纳入MSCI:改革方向不会改变 

  “我们一直是乐见其成,也是欢迎的。”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回答有关A股纳入MSCI指数时如是表示。而对于今年能不能纳入MSCI指数,方星海给出的答案是“我们无法判断。”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称,A股纳入MSCI一度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但始终未能成行。从监管层的表态看,A股能否纳入MSCI并不是目前政策关注的重点。

  政策关注的重点是制度建设。“举一个例子,现行的上市公司停牌制度还可以进一步改进。境外的机构投资者会担心,我买了你的股票,如果老停牌,我想卖的时候卖不掉怎么办?我觉得这个问题要予以关注,并且应该予以解决。因为国内的机构投资者也有同样的关切,所以相应的改革开放我们都会推进。”方星海称。

  而不管是不是纳入MSCI,中国股票市场,包括整个资本市场沿着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改革方向是不会改变的,改革开放的节奏也不会因为A股指数是否纳入MSCI而改变。

  “有些诉求跟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开放的方向是完全一致的,我们会坚决予以推进,当然推进的节奏由中国资本市场本身的发展所决定。”方星海同时表示,任何一个新兴市场的股票指数,无论是MSCI也好,还是其它的指数,假如没有中国的股票在里面是非常不完整的。

  一端是A股国际化,另一端则是境外机构走进来。“这件事情我们在研究。”方星海指的是国际版。如果要推出国际板,相关的制度规则要做一些调整,但没有一个时间表。

  方星海坦言,这里面还有一些技术性的障碍。比如会计准则的适用,境外注册的公司,有的是遵循美国会计标准,有的是欧盟标准,还有一些其他的国际会计标准。这些标准到了中国境内要做相应的调整,还不能完全适用。到底怎么改,要考虑改动的成本,在这方面有一系列技术上的工作要做。市场监管规则方面,比如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境外披露的规则跟境内不太一样。

  证券基金:打造一流投行和现代资管机构 

  “作为资本市场非常重要的中介机构和资产管理机构,近年来,证券基金行业在支持实体经济、服务国家战略和满足居民财富管理需求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李超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对近年来证券基金行业发展做了上述定调。

  统计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共有129家证券公司,总资产5.8万亿,净资产1.6万亿,净资本1.47万亿,2016年全年净利润达到1234亿;基金公司109家,总资产1700多亿,净资产1100亿。证券基金行业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43万亿,其中公募基金超过9万亿,私募资管产品30多万亿。总体来看,证券基金行业资本充足,防范风险和资产管理的能力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而作为资本市场非常重要的中介机构和资产管理机构,近年来,证券基金行业在支持实体经济、服务国家战略和满足居民财富管理需求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在李超看来,经过不断努力,证券基金行业取得了一些可喜的进步。一是公司治理结构得到改善,二是行业勤勉尽责意识逐步提高,三是合规风控体系初步建立,四是对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的重视程度有所提高。

  但与此同时,与经济金融、资本市场发展的需要相比,与国际成熟市场的同行相比,我国证券基金行业的发展水平还存在一些明显差距。主要体现在行业的经营理念还存在偏差、合规风控的基础仍然不牢、勤勉尽责仍然不够、专业人才的质量和数量存在不足等大三方面。

  下一步的工作仍然是加强监管。“一是全面落实合规风控的要求,练好内功、打好基础。二是以规范投行类业务为抓手,全面落实承销保荐责任,防止‘病从口入’,着力提升中介机构自身质量,切实服务好实体经济。三是不断丰富金融产品的类型,更好服务广大居民财富管理、养老保障的需求。”李超表示。与此同时,中国证监会将继续支持那些经营规范、能力突出、内控有力的行业机构,鼓励行业机构努力打造功能完备、核心竞争力突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一流投资银行和现代资产管理机构。

  双向开放:欢迎境外机构来华投资展业 

  “我们资本市场,特别是中国证监会管的证券期货市场,欢迎境外投资者、境外服务提供商到中国来投资或开展业务。”方星海在回答外媒有关资本市场双向开放时坦率的表示。

  在他看来,资本市场开放大致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外国的机构投资者投资中国的股票市场、债券市场等等,可以通过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深港通、沪港通等机制来解决。而另一方面,境外的服务提供商,如券商、基金管理公司、期货经纪公司,如何进入中国市场。

  资料显示,目前合资证券公司境外投资者的股份占比最高可以达到49%,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也可以达到49%,外资可以独资经营私募股权管理机构。此外,在内地与香港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框架下,香港券商到内地还有一些优惠。“这是为了促进香港更好的发展,增强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方星海称。

  他同时表示,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证监会准备在境外机构以合资方式参与中国的证券期货市场方面采取一些措施,包括逐步提高境外投资者持有境内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的股份比例上限,目的是使国内的证券期货市场发展得更好。

  “除了自主开放以外,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还有一个原则,就是在双边或多边国际协议框架下,推进双向对等开放。这方面的工作我们一直在推进。”他表示,例如,中国和美国、欧盟都在进行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证监会非常愿意在国际协议框架下推进双向对等开放,也愿意在这样的框架下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

  商品期货市场:不需要虚高的交易量 

  2016年,我国以煤、钢、焦为代表的黑色系商品期货价格大幅波动,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方星海对此做了一番解释。

  去年煤、钢、焦为代表的黑色系商品期货交易比较活跃,价格波动相对大一点。“一方面在推进去产能,另一方面房市也比较热,所以国内相关品种的供求关系有一点紧张。同时,投机资本在我们国家金融体系当中占比较多。”他表示。

  在任何一个市场上要炒作,以下两个条件都要满足。“首先要有一定的故事可以说,另外也要有资金。这两个条件在去年的煤、钢、焦期货品种上都满足。所以,我们看到去年确实一些投机资金来势凶猛,炒作也很生猛。”方星海解释称。

  而证监会的任务是秉持维护金融市场稳定,着力推动期货市场为实体经济服务、为产业客户服务,发挥期货市场真正的两项功能--一是价格发现,二是有助于产业客户防范风险。

  “落实这两项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不需要这么高的交易量,所以我们去年把那些虚高的交易量压下来了。”方星海表示,采取的措施主要有提高交易费用,适当增加保证金的要求,特别对一些上窜下跳的账户做了每日开仓量的限制,对那些违规账户停止交易、立案稽查。

  而对于今年的工作,一是考虑到期货市场的作用还远远没有发挥出来,服务于实体经济和产业客户的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今年计划推一些新的品种,比如农产品期权;进一步推进原油期货的准备工作,争取尽快推出。二是在交易监管方面,仍然会秉持去年的理念,不需要虚高的交易量,要在定价功能发挥上予以重视,并推出更多措施,比如引进更多的产业客户,使得定价的质量更高。

  与此同时,证监会也会推进期货市场国际化,引进境外的一些产业客户参与境内期货市场交易。“期货市场,特别是大宗商品期货,本来就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市场,如果人为隔离了境外产业客户参与境内期货市场的投资,这不利于境内期货市场良好定价的形成,不利于我国期货市场在国际上发挥更大的作用,也不利于提升我国参与国际资源配置的能力。”方星海表示。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