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美联储“鹰”派立场将为美元上行提供支撑

  过去数周,今年表现相对疲弱的美元接连上涨。而推动美元上行的关键因素是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2020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全球金融市场对于美元流动性的需求飙升,导致美元指数快速上行,一度接近103的高位水平。不过,随着美联储实施无上限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向市场注入大量的美元流动性,美元指数开始呈现震荡走弱的态势,并且在今年1月跌破90大关。

  然而,随着新冠肺炎疫苗的逐步推广接种,全球经济开始复苏。在发达经济体中,美国经济的复苏前景明朗且增长动力十足。近期,欧洲新冠肺炎疫情形势再度恶化,新冠确诊病例数突然大增,奥地利已经宣布将开始实施全国范围的封锁措施,德国也有可能跟随实施更加严格的防控措施。

  与此同时,欧洲央行在缩减购债以及加息问题上目前依然保持“鸽”派态度,继续选择按兵不动。即便近期欧元区通胀水平已经出现明显抬升,欧元区经济已经从今年第一季度的衰退中走出,但这未能改变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态度。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近期在多个场合强调,欧洲央行不能过早地收紧货币政策,并且不认为明年将会加息。而在当前疫情复燃的情况下,欧洲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将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风险。疫情叠加“鸽”派的货币政策,打压了欧元的表现,进而推动美元相对于欧元的上涨。截至11月22日,欧元对美元下跌0.58%,报收于1.1233美元,创下2020年7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而从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角度看,美联储已在11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宣布开始以每月150亿美元的速度缩减购债,迈上其货币政策紧缩之路。目前,市场已经将目光转向了美联储未来的加息时点上,当前美国通胀水平仍持续攀升,这进一步增加了市场对于美联储将以更快的速度开始加息的预期。在此背景下,美元也获得了上行动力支撑。

  对美元而言,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向收紧迈进预计将成为利好因素。日前,美国总统拜登正式提名鲍威尔连任美联储主席。而此前同为新一届美联储主席热门人选的布雷纳德则被提名为副主席。在鲍威尔获得连任提名的消息公布后,美元指数明显上涨,最终日内上涨0.42%,报收于96.53,创下2020年7月以来最高水平。

  相比于鲍威尔对于货币政策的态度,布雷纳德曾被市场视为更加“鸽”派的代表。因此,此番鲍威尔获得美联储主席的提名,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市场对于布雷纳德成为美联储主席后可能维持更加宽松货币政策的担忧。有分析指出,在鲍威尔获得连任提名后,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或将更加具有连续性,也更容易显示出“鹰”派立场,市场愈发关注美联储在未来加快缩减购债以及更早加息的可能性。目前,美国掉期市场定价也显示,美联储将在明年6月的会议上加息25个基点,早于此前预计的7月。

  值得注意的是,在鲍威尔和布雷纳德获得提名后,均强调抑制通胀将是首要任务。美国财长耶伦表示,在鲍威尔的第二个主席任期内,美联储将在较长期内发挥重要作用,以确保通胀不会变得“极为普遍”。由此可见,当前美国通胀上行压力仍在持续增加,而美联储对于通胀的态度或将成为影响其调整货币政策的关键因素。一旦美联储开始对货币政策展露出更加“鹰”派的态度,乃至加快收紧货币政策的步伐,这将给美元带来一定的上行动力。

  当前,美国的通胀水平加剧上升。美国11月费城联储制造业指数大幅上升至39,远超市场预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言人赖斯日前在例行吹风会上表示,美国的通胀预计将在2022年回落,但考虑到通胀上行风险,政策制定者应该保持警惕。

  尽管当前美联储整体依然保持着相对“鸽”派的态度,对于是否将加快缩减购债以及加息的节奏不置可否。不过,从近期部分美联储官员的表态来看,“鹰”派气息有所加强,而美联储12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也预计将成为观察美联储下一步动作的重要窗口,是否将加快缩减购债的速度也可能在此次的会议上进行讨论。若美联储在12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向市场释放出更多偏向“鹰”派的信号,美元也有望获得支撑。

  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表示,希望可以在12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对不断飙升的通胀进行讨论。此外,美联储理事沃勒在金融稳定中心主办的一场活动上表示,由于劳动力市场的快速改善和通胀数据的恶化,倾向于在2022年更快退出宽松货币措施,并且在4月前结束购债,为明年第二季度可能的加息铺平道路。而美国前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则表示,为避免通胀失控,美联储应该比预期更早给经济刺激措施“踩刹车”,希望在大约3个月内完成减码,并且在2022年新年后的不久就开始加息。

责任编辑:王佳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