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美国负利率真的不会来?

   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美联储结束了为期两天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6月议息会议,发布的《美联储货币政策声明》表示,“当前持续的公共卫生危机将在近期内严重影响经济活动、就业和通胀,并对中期经济前景构成相当大的风险。鉴于这些发展,委员会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维持在零至0.25%不变”。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之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经济低迷程度“极不确定”,继续增加金融市场流动性,将维持当前的零利率水平到2022年底。全球都极为关注的美国负利率真的不会来了?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要求美联储实施负利率提振经济,鲍威尔虽然推出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货币刺激措施,以改善美国经济、抵御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但他仍然强调“负利率对美国来说可能不是一个合适或有用的政策”,否认考虑将联邦基准隔夜拆借利率降至零以下。而在2019年10月,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纪要就已经表明美联储并不倾向于实施负利率,经济可能需要更多的财政和货币支持。

  然而,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交易的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期货合约最新收盘价格(美国时间6月11日)显示,市场预计美联储可能在2021年8月将利率降为负值。其实,最早在美国时间5月7日,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期货显示市场预计美联储可能在明年1月将利率降为负值;对市场预期利率敏感的两年期美债和5年期美债收益率当时在盘中齐创历史新低。

  虽然全球普遍认为,负利率短期对经济可能有一些刺激作用,长期对经济的危害比较大,但全球经济总体增长乏力,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被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称之为除战争外100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负利率可能成为各国央行应对经济衰退的重要工具。欧元区于2014年6月实施负利率,日本于2016年1月实施负利率。瑞典央行2009年7月成为世界上第一家向商业银行存款收费的央行,2015年将基准利率降至负值,在2019年12月率先将基准利率提升至零,率先结束负利率政策;但瑞典央行副行长史金斯利(Cecilia Skingsley)2020年5月表示认同市场的观点,负利率是有可能的。英国则在2020年5月首次以负收益率发行国债,英格兰银行副行长拉姆斯登(Dave Ramsden)在接受采访时称,对利率下调至零以下“持开放态度是完全合理的”。

  美联储作为全球非常重要经济体央行,其货币政策一直被密切关注。虽然美联储多次表态不希望利率降为负值,但市场一再反映“这不是真的”。究其原因,可能有三点。

  一是美国经济恶化严重。鲍威尔暗示新冠肺炎疫情可能给美国经济造成永久性伤害。政策制定者预计今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将萎缩6.5%,年底失业率将达到9.3%。美联储报告称,美国第一季度企业债务折合年率增长18.8%,为记录最大增幅;第一季度美国家庭净资产减少6.55万亿美元,创历史最大降幅。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至6月5日当周,美国原油库存达到5.381亿桶,是1982年有数据以来的最高水平。疫情第二波暴发风险犹存,数据显示,美国一些州的疫情相关数据出现新高。

  二是可用政策工具寥寥。鲍威尔称绝不会因为认为资产价格过高而停止对经济的支持。美联储承诺继续为经济提供非常规支出,“至少以当前的步伐”购买资产,即每月购买约800亿美元美债和400亿美元机构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摩根士丹利表示,到明年底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可能膨胀到十万亿美元。在如此庞大的资产负债表压力下以及购买资产的边际效应递减规律作用下,美联储的政策工具箱里还有什么可用?

  三是美国政府政治压力。虽然美联储今年连续两次大幅降息累计150个基点,直接将美国利率降至零附近,但特朗普仍多次向美联储施压,敦促其实行负利率,在推特上公开表示:“只要其他国家还在享受负利率的好处,美国也应该接受。”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国债总额首次突破26万亿美元。巨大的财政压力也使特朗普倾向于推动美联储实施负利率。

  5月当期WTI原油期货结算价格创纪录地跌到负值,证明了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鲍威尔曾表示,“美联储将采取必要行动支持经济扩张”也加大了可能性空间。美联储负利率真的不会来?这是美联储的一厢情愿,还是市场的一个遐想?尽管美联储言之凿凿,市场却将信将疑。但如果经济复苏不如预期,且其他政策选择都已用尽,负利率大概率成为美联储最后打出的牌。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