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疫情加剧全球金融系统脆弱性

  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流行在重创全球经济的同时,也给金融稳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旷日持久的宽松货币政策使得全球金融风险持续积累,而疫情的暴发则加剧了在过去十年极低的利率和经济波动环境下积累的金融系统脆弱性。目前,全球抗疫阵线持续拉长,拉丁美洲已成为病毒传播的新“震中”,与此同时,美国的疫情也遭遇“反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近日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的6月更新内容中,表达出对于全球金融系统的深切忧虑。IMF表示,疫情引发的全球危机或将持续更长时间,而影响比此前预期的更为严重。这也将加剧金融脆弱性并进一步引发金融环境收紧,可能造成全球范围内更大的动荡甚至引发全球金融危机。

  金融环境加速收紧 暴露长期宽松货币政策金融风险

  自疫情暴发以来,全球金融环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收紧。2月以来,市场对疫情的担忧情绪持续上升,全球股市大幅跳水。这使得信贷市场利差飙升,特别是在高收益率债券、杠杆贷款和私人债务等高风险领域。动荡的市场条件导致投资者转向高质量资产,避险债券的收益率陡降。加之普遍违约的预期,市场波动加剧,借贷成本飙升。

  《全球金融稳定报告》显示,主要融资市场普遍出现短期承压迹象,包括全球美元市场。市场流动性显著恶化,包括传统上被视为深度较好的市场。杠杆投资者开始承压,据报道,部分投资者被迫将部分头寸平仓,以满足追加保证金的要求并进行投资组合再平衡。

  为对冲疫情影响,各国央行已经纷纷推出诸如降息、量化宽松、定向流动性支持等一揽子计划,开启新一轮宽松货币政策,这为市场注入了巨量流动性。不过,IMF强调称,金融条件仍面临进一步收紧的风险,进而暴露此前长期宽松的货币政策累积的金融脆弱性。主要包括三重风险:一是全球企业部门债务负担加剧,脆弱性上升,截至2019年年末,全球企业部门高风险债务规模已占企业部门总债务的三分之一;二是低利率的环境促使投资者增持高风险、低流动性的证券,导致更大的风险敞口;三是新兴市场经济体外债比重较高,外债与出口之比已由全球金融危机时的100%升至2019年的160%,部分经济体的这一比例甚至高达300%以上,而今年疫情下的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进一步扩大了政府的财政支出,也加剧了新兴市场经济体债务风险。

  美国股市逆势上涨 凸显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脱节

  在全球央行的果断行动下,全球金融市场在今年初暴跌后已有所反弹,全球基准利率普遍下降,过去两个月全球总体融资环境有所改善。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巨大不确定性影响下,金融市场表现与实体经济走势之间出现明显脱节。IMF在本次报告中明确提示了这一风险,“实体经济与金融市场出现脱节,风险资产重新定价的风险增加。”报告中写道。

  金融市场与经济基本面严重脱节,意味着市场波动将进一步扩大,并有二次暴跌的风险。其中,美股市场的脱钩情况最为严重,在疫情反复、经济低迷的大背景下,美股估值却处于有数据以来最高水平。6月初,标普500指数经历了历史上最大的50天涨幅。目前,美股基本上扳回了3月的跌势,回到疫情暴发前的水平,甚至进入了所谓的技术上的牛市阶段。

  然而,美国经济尚未摆脱负增长的局面。美国商务部修正数据显示,一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折合年率萎缩5%。在过去的两个月中,由于全国性的封锁措施,工厂受到需求急剧下降的冲击。尽管各州已开始允许企业重新生产,但由于消费者支出下降和企业控制资本支出项目,经济复苏缓慢。

  IMF表示,本轮上涨,是投资者对经济重启的乐观预估带来的,但实际上许多股市和公司债市场上的估值似乎都已过高。虽然美联储和各国主要央行的救市举措目前非常有效,但股市不能够长期脱离基本面,缺乏有力可持续的支撑,在诸多风险因素面前,股市将面临较大的下行风险。若干触发因素都可能导致风险资产重新定价,这可能在空前的经济衰退之上进一步增加融资压力。

  加强国际合作是应对全球金融风险的必然选择

  当前,全球金融市场已经形成了一体化运行网络,不同时区、不同地域的股票、债券、外汇和大宗商品市场之间高度联动,在为全球经济贸易提供有力支撑的同时,金融风险跨市场、跨行业、跨领域交叉传染的特征也日益凸显。全球化下没有零和游戏,加强国际合作,对各国抵御金融风险而言至关重要。

  IMF也在《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强调了这一点。IMF表示,对于面临卫生和外部融资冲击这一双重危机的国家,例如依赖外部融资的国家或正是面临大宗商品价格暴跌的大宗商品出口国,可能需要额外的双边或多边援助,以确保其能够在经济冲击下筹得足够的抗疫资金。IMF与世界银行已呼吁官方双边债权人对低于国际开发协会业务门槛且在对抗疫情期间请求提供债务延期的国家暂停偿债要求。此外,二十国集团(G20)也在积极行动,先后召开多次全球会议,为全球抗疫凝聚合力。目前,G20成员国已向全球经济注入超过5万亿美元,用以抗击疫情带来的负面经济影响,并同意最贫困国家可暂时停止偿还债务,用以化解债务压力。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