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欧洲央行或连续加息 欧洲债务风险魅影潜行

  在美联储激进加息引发美国经济衰退担忧加重的同时,欧洲央行即将在7月开启10多年来首次加息,利弊几何也引发激烈的讨论。6月20日,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在欧洲议会经济和货币事务委员会作证时表示,欧洲央行计划在今年夏天两次加息,同时应对欧元区不同国家借贷成本利差扩大的问题。拉加德指出,欧洲央行打算在7月的政策会议上加息25个基点。她还表示,预计欧洲央行将在9月份再次提高关键利率。

  多年以来,欧洲央行在超级宽松货币道路上“猛踩油门”,但如今随着欧洲通胀“高烧”不退,欧洲央行将逐渐退出负利率政策日益明朗,投资者愈发担忧:欧元区廉价资金的终结可能会触发欧洲债市的紧张情绪,新一轮欧债危机风险不容小觑。这些担忧并非杞人忧天。近期,许多欧元区成员国的主权债务水平已经超过了欧债危机时的主权债务水平。例如,希腊、法国、意大利等;一项被称为欧洲恐惧指标的衡量标准——投资者广泛关注的意大利和德国债券收益率之差已扩大至自2020年初以来的最大幅度。

  在市场紧张情绪再度集结之下,6月15日,欧洲央行临时召开特别管委会会议,讨论欧元区多国的政府债券收益率飙升问题且开出“药方”意欲稳定金融市场。值得一提的是,欧洲央行举行这种计划外的会议并不常见。上次欧洲央行在市场压力期间举行临时会议之后,推出了新冠大流行紧急购买计划——一个价值1.7万亿欧元的债券购买计划。

  通胀高企倒逼欧洲央行加速紧缩

  当地时间5月31日,欧盟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继4月份攀升7.4%之后,欧元区5月调和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初值同比上升8.1%,这不仅连续7个月刷新纪录,还创下欧元问世23年以来的纪录。5月30日公布的数据则显示,欧元区经济“火车头”德国的通胀数据再度拉响警报。德国联邦统计局发布的初步数据显示,德国5月调和CPI同比上涨8.7%,大幅高于经济学家预测的8.1%,继续刷新历史峰值。调和CPI是欧洲央行用来衡量通货膨胀和物价稳定的一项指标。德国上一次通胀率达到类似水平是在1973年至1974年冬季,当时矿物油价格也因第一次石油危机而急剧上升。

  与德国类似,5月30日公布的西班牙通胀数据也显示,该国通胀远超预期——西班牙5月调和CPI从之前一个月的8.3%升至8.5%。除此之外,比利时、意大利等欧元区成员国通胀在5月也无一例外地“爆表”,爱沙尼亚的通胀率甚至创下欧元区最高,达到20.1%。这不仅大幅高出欧洲央行2%的通胀“红线”,更是与欧元区CPI在2020年后半年一度跌至负0.3%的情形不可同日而语。

  当前欧元区通胀数据如此之高,让欧洲央行货币政策不得不尽快转入紧缩立场。6月20日,拉加德表示,高昂的能源成本、加剧的供应中断和更大的不确定性正在抑制欧元区的经济活动。价格上涨在各个行业变得越来越普遍,潜在通胀指标进一步上升。“能源成本和供应链状态影响市场预期。”拉加德表示,如果有必要,欧洲央行将在授权范围内调整所有工具,增加政策灵活性,以确保通胀在中期内稳定在欧洲央行2%的目标。与之对比的是,去年以来欧洲央行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和美联储一样,始终坚称“通胀暂时论”,直至通胀数据一路攀升才不得已快速切换至紧缩状态。

  欧洲债市紧张情绪引发担忧

  随着欧元区通胀高企和欧洲央行紧缩预期不断增强,近一段时间以来,欧元区主权债开始遭到大量的抛售,欧洲地区的国债收益率在2022年出现快速攀升。例如,意大利的国债收益率水平已经达到了3.85%,回升到了2010年年中欧债危机发生前的水平。而德国国债收益率也在经历了从2019年3月的持续负利率后在2022年2月再次收益率走正,并逐步攀升到了1.75%的水平。除此之外,重债务国家的风险溢价(与德国国债收益率利差)显著增加。例如,意大利和德国10年期国债的利差,一度超过2.5个百分点,为2020年以来的最大利差水平。

  欧债地区国债收益率的快速飙升,引发了市场对欧洲债务危机或将卷土重来的担忧。其背后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为应对新冠疫情对经济和社会的冲击,欧洲等发达经济体推出了大规模的财政救济措施。2020年和2021年欧元区连续两年进行了大规模的财政支出,一般政府支出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连续两年超过50%,相应的财政赤字率在2020年达到7.1%、2021年也高达5.1%。财政支出的飙升导致欧元区的杠杆率水平快速提升至2021年年底的267.7%,已经远高于此前欧债危机发生前的250%左右的水平。二是在新冠疫情的影响还未完全消退之下,欧洲就经历了第二次的冲击——俄乌冲突。俄罗斯能源产量和出口体量大,欧洲对俄罗斯能源依赖程度高,俄罗斯天然气、煤炭和原油出口分别占全球的16%、16%和11%,其中,欧洲从俄罗斯进口占其总进口的比重分别为35%、28%和27%。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4月的展望报告中下调了欧元区的增长预期,从1月预测的4%下调到了3%。而欧洲发展中经济体(如匈牙利、波兰等)则面临经济负增长,2022年预期负增长1.7%,较1月下调了5.2个百分点。研究人士表示,如果俄乌冲突持续,欧洲能源危机难以缓解,预期2023年欧洲或有陷入经济衰退的风险。

  为了安抚市场的紧张情绪,欧洲央行在6月15日召开理事会特别会议研究对策。在不确定此次特别会议后欧洲央行是否会出台具体的措施时,金融市场一度作出积极的回应——欧股全面高开,欧洲国债价格应声上涨。欧洲央行在特别会议结束后发布的声明表示,欧洲央行决定再投资已赎回债券以增强市场稳定性,同时要求欧元体系内的委员会和欧洲央行内部机构加快设计一个新的机制,以防止欧元区各成员国的金融市场和债券市场发生割裂现象。经济学家表示,这份声明言辞笼统缺乏细节,并不足以完全安抚市场情绪。在6月15日当天特别会议后,欧股涨幅收窄,意大利国债回吐涨幅。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