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下调2021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

 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面临多重挑战

  当地时间10月12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了最新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报告将2021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测值小幅下调至5.9%,而2022年的预测值则保持在4.9%不变。IMF表示,全球经济持续复苏,但受疫情拖累复苏动力正在减弱,成为横在全面复苏道路上的最大障碍。从宏观层面看,全球经济前景面临的风险已经增加,政策权衡取舍变得更为复杂。从微观层面看,IMF在同日发布的半年度金融稳定报告中警告称,超宽松货币政策导致的“局部市场繁荣和融资杠杆上升”可能会以无序方式退出,随着美联储和其他经济体央行逐步收回其在疫情防控期间提供的支持,全球股票价格和房地产价值面临骤降风险。

  各国经济复苏存在“温差”

  相比今年7月的预测,IMF将2021年全球增速预测值小幅下调0.1个百分点。不过,IMF强调,虽然整体下调幅度很小,但部分国家当前已面临较大的经济下行风险,全球经济复苏正在走向分化。总体而言,疫情的持续使得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复苏前景变得更为黯淡,发达经济体近期经济前景也变得更为困难。

  IMF认为,全球经济复苏前景主要取决于医疗干预程度及政策支持有效性,这也是导致各国复苏进程分化的主要原因。IMF数据显示,发达经济体中超过60%的人口已经完成疫苗接种,并且一些人正在接种加强针。然而,低收入国家仍有约90%的人口没有接种疫苗。此外,尽管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产出缺口更大,但由于融资环境趋紧,加之通胀预期变动风险增加,这些国家正在加速取消政策支持。值得注意的是,分化不仅出现在外部,即使在一国内部,各行业间的复苏也存在“温差”。疫情对各个群体造成的负担不均匀,这可能使社会不平等现象加剧。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劳动者、年轻人、女性以及从事非正式工作的人员遭受了更为严重的收入损失。

  与此同时,供给扰动带来了另一个政策挑战。疫情暴发和不利气候导致部分国家主要生产投入品出现短缺,造成制造业活动疲软。供给不足叠加被压抑的需求释放和大宗商品价格反弹,导致通胀迅速上升。美国、德国等发达经济体以及许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都出现了这种情况。在粮食安全问题最为严峻的低收入国家,食品价格上涨幅度最大,这导致贫困家庭负担加重、社会动荡风险加剧。IMF对通胀风险发出严厉警告,认为全球经济正在进入通胀风险阶段。

  IMF预计,发达经济体的总产出预计将在2022年恢复至疫情发生前的趋势水平,在2024年超出疫情前趋势水平0.9%。相反,到2024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不包括中国)的总产出预计仍将比疫情发生前的预测值低5.5%,意味着这些国家在提高生活水平方面的进展将出现倒退。

  全球风险资产波动预计加大

  除了下调全球经济增速预期,IMF在同日发布的半年度国际金融稳定报告中,也对全球金融市场提出警告。在报告中,IMF表示,疫情带来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引发了“诸多市场繁荣和金融杠杆上升”,但随着信贷收紧,这些繁荣可能以失序的方式告终,并对经济复苏形成威胁。

  IMF货币和资本市场主管托比亚斯·阿德里安当地时间本周二表示,冲击可能来自于一些经济体央行的政策调整,例如一些央行以快于预期的速度收紧货币政策时,鉴于许多风险资产估值过高,市场可能会出现大规模抛售。该报告提出,在部分市场中存在基本面与估值错位的情况,相较于当前有所放缓的经济复苏形势,股价估值正处于历史性高位。估值走高和对国债走势变动更为敏感,意味着在经济前景突然出现变化或政策发生意外变动的情况下,股市将会出现实质性的重新定价。目前,全球已经有13个国家加息,其中不乏俄罗斯、巴西等多次加息的国家,随着全球加息的国家逐步增加以及美联储之后可能推出减债计划,预计全球的风险资产波动会加大。

  疫情防控期间迎来火爆牛市的多国房地产市场也面临同样的风险,在报告中,IMF预期,在最坏的情况下,未来3年里发达国家房价将出现14%的下跌。不过,IMF表示,虽然房价有下行的担忧,但吸取此前次贷危机经验的银行体系对贷款人资质审核的门槛明显提升,这使得银行系统在面临房价波动时处于更稳固的位置。

  抗疫应是各国政策优先事项

  无论是宏观还是微观层面,全球经济面临的复杂挑战背后都有着一个共同因素——新冠肺炎疫情。当前,高传染性的德尔塔变异毒株正在肆虐,全球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已经接近500万人,各国都面临着巨大的健康风险。因此,IMF认为,当前政策的重中之重是让所有国家的疫苗接种率在2021年底达到至少40%,在2022年中期达到至少70%。

  为实现上述目标,IMF呼吁高收入国家履行现有的疫苗捐赠承诺,与疫苗生产商协调,在近期优先向“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提供疫苗,同时取消对疫苗及其生产原料的贸易限制。与此同时,IMF表示,各国还应填补捐赠款中余下的200亿美元缺口,为病毒检测、病患治疗和病毒基因组监测提供资金,疫苗生产商和高收入国家应通过提供资金和技术转让,支持发展中国家扩大本地区疫苗生产。此外,IMF建议应加快实施二十国集团(G20)的“共同框架”,对不可持续的债务进行重组。这些措施将有助于遏制各国经济分化趋势。在历史性的6500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分配基础上,IMF呼吁外部头寸较强的国家将特别提款权自愿转借给“减贫与增长信托”。

  在国家层面上,IMF建议,各国继续根据本地疫情状况和经济形势调整政策组合,以期实现最大程度的可持续就业,同时维护政策框架的公信力。眼下许多国家的财政空间正在缩小,在这种情况下,各国应继续将医疗卫生支出作为支出重点。不仅如此,IMF认为,各国还需要提高救助措施和转移支付的针对性,并通过提供再培训和支持措施,促进劳动力的重新配置。随着健康形势改善,应当将政策重点转向长期结构性目标。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