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三位经济学家摘得202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桂冠

  瑞典皇家科学院常任秘书戈兰·汉松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卡德因“对劳动经济学的实证贡献”获奖,安格里斯特和因本斯因“对因果关系分析的方法论贡献”而获奖。

  瑞典皇家科学院当天发表的声明指出,三名获奖者的研究成果提供了劳动力市场新洞见,展示了可以通过自然实验的研究方法得出关于因果关系的结论。相关研究方法已经扩展到其他领域并彻底改变了实证研究。声明说,社会科学中许多重大问题都涉及因果关系,今年的获奖成果表明,可以使用自然实验的研究方法来回答相关问题,类似于“医学临床试验”。

  北京时间10月11日傍晚,总部位于瑞典斯德哥尔摩的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2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戴维·卡德、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福特经济学教授乔舒亚·D·安格里斯特和美国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吉多·W·因本斯,以表彰他们在劳动经济学及实证方法研究领域的突出贡献。这一结果与众多媒体和专业人士的预测并不相同。此前这三位经济学家基本未列入本次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热门人选之中。究竟是何种原因导致本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出人意料?在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复苏背景之下,这三位经济学家的贡献在哪里,其研究成果有何价值和意义?

  “这三位经济学家完全重塑了经济科学中的实证研究。”瑞典皇家科学院如是表示。瑞典皇家科学院常任秘书戈兰·汉松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卡德因“对劳动经济学的实证贡献”获奖,安格里斯特和因本斯则是由于“对因果关系分析的方法论贡献”而获奖。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虽然三人早先并不在许多媒体的热门人选名单之列,但总体来看,这三位学者获得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算得上实至名归。这三位都是相关领域非常著名的经济学家,早年也曾得过颇具盛名的克拉克奖。事实上,这三人的研究存在一定的逻辑关联。

  和往年惯常的获奖者以相同比例分享奖金不同,根据诺奖评委会的决定,卡德获得了一半奖金;而安格里斯特和因本斯将分享另一半奖金。据悉,卡德1956年出生在加拿大圭尔夫,现就职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安格里斯特1960年出生在美国俄亥俄州,现就职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因本斯1963年出生在荷兰艾恩德霍芬,现就职于美国斯坦福大学。

  瑞典皇家科学院当天发表的声明指出,三名获奖者的研究成果提供了劳动力市场新洞见,展示了可以通过自然实验的研究方法得出关于因果关系的结论。相关研究方法已经扩展到其他领域并彻底改变了实证研究。声明说,社会科学中许多重大问题都涉及因果关系,今年的获奖成果表明,可以使用自然实验的研究方法来回答相关问题,类似于“医学临床试验”。

  声明还援引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委会主席彼得·弗雷德里克松的话说,卡德对社会核心问题的研究、安格里斯特和因本斯对方法论的贡献表明,自然实验研究方法是知识的丰富来源。他们的研究大大提高了人们回答重要因果问题的能力,对社会有很大益处。

  “安格里斯特和因本斯都属于计量经济学家,也是重要的计量经济学教科书的编撰者。”曾刚表示,安格里斯特的著作《基本无害的计量经济学》被视为近10年计量经济学圣经级教材。卡德的研究集中在劳动经济学领域,其研究兴趣包括最低工资、教育回报、移民以及不平等等。

  “事实上,这三人的研究存在一定的逻辑关联。”曾刚表示,卡德关注劳动经济学,但他用的方法主要是因果推断;虽然安格里斯特和因本斯的获奖理由主要是因果推断,但他们也都在劳动经济学的问题上有所探究。因果推断是计量经济学中非常重要的内容。因为在计量当中可以发现,许多事情在统计上都具有相关性,但这个关系是不是因果关系呢?或者说是哪个方向的因果关系呢?这就涉及计量经济学非常核心的话题——因为、如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计量经济学只能发现关联性,无法再进行经济学上的解释,从而导致难以有更深入的发展。所以,安格里斯特和因本斯的研究可谓计量经济学中非常基础和重要的内容。卡德把因果推断理论拿去应用和检验了劳动经济学中的重要问题——最低工资究竟影不影响就业等。最低工资是经济学中争议很大的一个政策问题。尽管公众普遍认为,最低工资法是保障职工就业条件的一项法律,但很多经济学家却对此大有异议。最低工资政策是否有效?因果关系如何?是否会对就业产生影响?可以说,这个问题的研究是非常重要且影响深远的。

  因此,从这个角度说,三位经济学家今年获奖虽是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有趣的是,因本斯事先并未预计自己能得奖,他在接受电话连线采访时表示,听到获奖消息“惊呆”了,很高兴能与另外两名经济学家分享奖项。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奖金为1000万瑞典克朗(约合114万美元)。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