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货币政策是否要转向应对通胀 各经济体央行态度不一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为支持经济复苏,包括美联储、欧洲央行等发达经济体以及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央行实施了超宽松的货币政策。随着全球经济的逐步好转,又一个难题摆在了这些央行面前——面对不断上行的通胀水平,货币政策是否要调整转向?

  今年以来,全球的通胀水平整体出现上升,其中,美国通胀的快速上行最受市场关注。与此同时,欧元区、部分欧盟国家、英国以及包括巴西和俄罗斯在内的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通胀水平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升。面对通胀上行是否已经带来风险的问题,目前市场上存在不同声音。而针对货币政策是否因通胀上行而要立刻做出改变,不同经济体的央行之间也持有不同态度。

  从近期的情况看,国际原油价格以及农产品价格的上涨,成为推动全球通胀水平上行的重要因素。从发达经济体的角度看,此前长期受困于通胀率无法达到政策目标的美国、欧元区以及英国,近期的通胀水平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提升。在美国方面,最受美联储关注的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物价指数持续创新高。数据显示,美国5月份核心PCE物价指数同比上涨3.4%,续创1992年以来新高,环比上涨0.5%。与此同时,在美联储6月货币政策会议上,美联储仍认为通胀上升是暂时的,同时将今年美国的PCE物价指数上调至3.4%,相比3月份的2.4%高出一个百分点。同时,美联储预计,今年美国核心PCE物价指数为3.0%,高于3月份的2.2%。不过,美联储预计,到2022年,美国的PCE和核心PCE物价指数均会回归至2.1%。

  在欧元区方面,欧盟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欧元区6月份调和消费者物价指数(HICP)初值同比上升1.9%,小幅低于前值2%;HICP环比上升0.3%,与前值持平。其中,能源价格的上涨依旧成为推动通胀率上行的重要因素。欧洲央行在6月货币政策会议上,将今年欧元区通胀预测从1.5%上调至1.9%,2022年通胀率则从1.2%上调至1.5%。欧元区重要成员国德国、法国以及意大利6月份HICP初值预计分别同比上升2.1%、1.9%以及1.3%。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美欧地区的通胀水平已出现明显抬升,但美联储以及欧洲央行目前尚未对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做出实质性调整。虽然美联储已经释放出将就缩减购债规模进行讨论的消息,不过针对是否需要开始缩减购债以及缩减购债的速度和力度等问题,美联储内部依然存在争论。与此同时,欧洲央行也继续维持了当前的低利率水平以及购债规模,并且对调整货币政策保持着更加谨慎的态度。

  与美联储类似,欧洲央行内部的“鸽”派与“鹰”派对此也存在争论。欧洲央行管委魏德曼表示,在新政策框架下,欧洲央行不应开始容忍通胀高于目标。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则认为,欧元区的潜在价格压力仍然较低,通货膨胀率可能在今年秋季进一步上升,但这只是临时性因素,仍需要持续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支持。

  另外,欧洲央行管委诺特表示,欧洲央行政策制定者可能低估了通胀加速变得更加严重的可能性,紧急货币刺激措施应该在2022年3月左右结束。而欧洲央行执委施纳贝尔则称,中期通胀仍将低于欧洲央行的目标,不断上升的通胀预期给了人们乐观的空间,财政和货币政策支持必须继续下去。不过,同为欧盟成员国的匈牙利央行和捷克央行,则在近期接连加息,匈牙利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将基准利率上调30个基点至0.9%,利率走廊维持不变。而捷克央行已经将该国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0.5%。

  另外,近期英国的通胀上行压力也有所增加。不过,英国央行行长贝利认为,英国的通胀上行是暂时的。英国经济可能会回到较低增长的状态,重要的是要确保经济复苏不会受到过早收紧货币政策的影响。英国央行也不应当对通胀上升做出过度反应。

  相较于美欧等部分发达经济体央行的谨慎态度,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央行在货币政策调整以及正常化上已经先行一步。今年3月以来,巴西、俄罗斯以及土耳其等国央行已经收紧了货币政策。为应对持续上行的通胀,稍早前,俄罗斯央行再度加息,将基准利率上调了0.5个百分点至5.5%,并表示未来几个月可能还会有更多的加息。而巴西央行目前已经将基准利率从目前的3.5%上调至4.25%,这已是巴西央行今年以来的第三次加息。

  由此可见,面对持续上行的通胀,不同央行对通胀风险的判断与应对态度存在着差异。安联首席经济顾问埃里安担忧,美联储对于通胀问题的反应落后,可能将导致美国陷入更大麻烦,最终导致美联储不得不提前加息或是收紧货币政策。

  国际清算银行总裁卡斯腾斯表示,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央行已经在加息,以应对不断上升的通胀,但同时,他预计,发达经济体将会等待。卡斯腾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仅仅为了降低通胀而收紧货币政策,牺牲了经济复苏,是不合适的。

  另外,针对美国通胀水平的上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强调,有证据表明,这种通货膨胀将是暂时的,这主要是经济从疫情影响中反弹时出现的相对价格波动的产物,这种波动有时候相当不均衡。IMF预计,美国的核心通胀到今年年底可能会接近4%。但在这些暂时性因素发挥完作用后,预计到2022年底,通胀率将在2.5%左右。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