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谁将折桂欧盟金融中心?

  在英国脱欧后,鉴于金融服务对英国经济的贡献较大,且超过四成的金融服务出口至欧盟,而去年年底达成一致的《英欧贸易与合作协议》鲜少涉及金融服务安排,脱欧对英国特别是对伦敦的负面影响开始显现,这从今年1月阿姆斯特丹已取代伦敦成为欧洲最大证券交易中心可窥见一斑。那么,伴随着伦敦逐渐失去欧盟主要金融中心地位,未来哪个欧盟城市有望在金融中心争夺战中胜出而最终折桂呢?从目前群雄逐鹿的态势看,伦敦很可能被数个专业金融中心而非单一城市所取代,巴黎、阿姆斯特丹、法兰克福、卢森堡等将各有千秋。

  众所周知,英国脱欧终结了伦敦的护照权利(允许企业为欧盟各地的客户提供服务),也终结了伦敦金融城作为无可争议的欧盟主要金融中心的地位。眼下,英国金融市场已开始感受脱欧带来的阵阵寒意。不仅近60亿欧元的股票交易从伦敦金融城不可逆地转移到欧盟主要国家的交易所,因管辖权变更问题,欧盟监管机构还撤销了6家总部位于英国的信用评级机构和4家交易数据库的注册登记。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争夺欧盟主要金融中心桂冠的大战愈演愈烈。

  其实,这场大战早在2016年6月英国投票决定退出欧盟几天之后便拉开了帷幕,欧盟各地竞相抛出“橄榄枝”,吸引那些将被迫迁移其伦敦总部的金融公司的目光。几年过去,当英国终于如愿脱欧后,许多金融公司已不动声色地将其欧盟总部迁至巴黎、阿姆斯特丹、法兰克福、卢森堡或都柏林,有的银行已将业务分散到多个城市以扩大现有业务。毫无疑问,英国脱欧给了这些城市难得的金融服务发展机遇,其优势和不足也一一暴露于聚光灯下。

  先说说巴黎。该城市在英国决定脱欧后即迅速发起了积极主动的魅力攻势,以吸引英国企业。笔者注意到,在一系列有利于商业的改革中,法国将公司税率从33%降至25%,监管当局还制定了欢迎跨国公司到巴黎拓展业务的快速通道程序,目前在巴黎开设一家证券或资产管理公司只需要两个月的时间。这些举措吸引跨国金融公司进一步扩大巴黎业务,其中包括直到上世纪90年代仍将其欧洲总部设在巴黎的多数美国公司,如摩根大通、花旗和高盛等。新金融智库的研究显示,法国的借贷、保险和公司债券市场规模超过英国,而且法国占到了欧盟资本市场活动的24%,比其他任何欧盟国家都要多。不仅如此,当地大学在金融和数学方面的优势使法国主导了全球的交易平台。

  不过,随着阿姆斯特丹成为欧盟新的交易所中心,巴黎与阿姆斯特丹的竞争势必会进一步加剧。目前,伦敦证交所、电子交易平台运营商Market Axess和芝加哥期权交易所等交易平台,已将总部在英国的欧盟业务转移至阿姆斯特丹;欧洲最大证券交易所——泛欧证券交易所的总部也设在该城市;今年1月阿姆斯特丹单日股市交易金额达到92亿欧元,超过了伦敦的86亿欧元。自2016年以来,这两个城市在智库Z/Yen发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排行榜的名次均有所上升:巴黎从32位升至18位,阿姆斯特丹从33位到22位。尽管如此,他们仍然落后于另外两个欧盟城市,即被誉为“银行业热土”的法兰克福和“黑马”卢森堡。

  德国金融中心法兰克福,在“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排行榜上稳居第16位。新金融智库在追踪了332家金融公司在英国脱欧后的搬迁情况后发现,有45家公司选择了法兰克福,其中四分之三是银行。究其原因,主要在于其拥有较强的金融监管能力,吸引了跨国银行欧盟总部“落户”。一是法兰克福是欧洲央行所在地,监管人才和能力在欧盟首屈一指;二是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具有丰富的监管经验和专业知识。尽管如此,迄今银行家们并没有集体迁往法兰克福,这引发了一些质疑,即这里是否只是银行名义上的总部。但即便撇开银行不谈,毋庸置疑的是,作为欧洲最大的互联网交易场所,法兰克福也正在吸引那些没有被传统IT系统拖累的公司,这让该城市成了一个利用最新的数字和云服务开展业务的好地方,吸引了各种金融基础设施公司。

  除法兰克福外,目前值得关注的还有“黑马”卢森堡,这个城市在GFCI排行榜上居第12位,为英国脱欧后欧盟城市中排名最高的。事实上,卢森堡已悄无声息地成为英国脱欧移民的第二大热门目的地,且其经济、政治和社会稳定没有让投资者失望。我们看到:在其71种业务中,多数是资产管理、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其中许多业务已经在卢森堡注册,但在伦敦进行管理;卢森堡是全球第二大基金中心,仅次于美国;英国脱欧使卢森堡得以通过在业务中增加投资组合管理,在价值链上攀升……不足之处在于,卢森堡大公国仅约2500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造成了一些自然限制;因希望维持生活的平衡,该国存在一种与增长有关的紧张情绪。

  综上所述,英国正式脱欧才两个来月,脱欧后遗症的显现尚待时日,而欧盟各地围绕金融中心的竞争仍在继续,远不到“终局”之时。因此,从金融企业的角度看,要想在欧盟获得更大发展空间和更大业务规模,如何准确判断顺势而为,找到适合自己充分发展的地域并进行战略布局,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挑战。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