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拜登酝酿万亿美元刺激计划 能否为美国经济注入“强心针”?

  随着入主白宫的时间进入倒计时,美国当选总统约瑟夫·拜登已基本完成其新政府内阁部长和内阁级官员的人事布局,其酝酿已久的新经济刺激计划也在近日揭开面纱。尽管美国国会刚刚通过了一项9000亿美元的经济救助法案,但这并未削弱拜登刺激计划的规模。拜登表示,与需要采取的行动相比,9000亿美元只是“首付”。新经济刺激计划将是一项耗资数万亿美元的一揽子计划,帮助美国走出疫情带来的经济“寒冬”。这份计划细节将于当地时间1月14日公布,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民主党在此前的国会改选中取得了参众两院的控制权,使得该刺激计划的通过前景较为乐观。

  受此影响,美国金融市场走高。汇市方面,美元指数近日持续反弹,截至当地时间1月11日收盘,衡量美元对六种主要货币的美元指数上涨0.38%,在汇市尾市收于90.4600。美国股市同日也受到影响短线上涨,但随后因美国国会遭遇暴力冲击而急转直下,三大股指尾市收跌。此外,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提振,推动了新资金流入大宗商品。总体而言,拜登的经济刺激计划让市场对于美国经济复苏前景有所改观,但美国经济的未来仍存在极大不确定性。

  疫情冲击美国经济前景 劳动力市场复苏停滞

  虽然2020年已经过去,但盘桓在美国上空的“新冠阴云”仍未驱散。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公布的疫情数据显示,当地时间1月10日,美国7天内日平均新增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达到3249例,至此已连续13天上涨。而8日,该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30万例,为单日新增最高纪录。在疫情的重灾区加利福尼亚州,9日新增死亡病例达到了创纪录的695例。

  疫情反弹对美国社会的负面影响已经从医疗领域蔓延至经济民生,特朗普政府取得的经济复苏成果目前已是危如累卵。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上周发布的2020年12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官员认为,2020年四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持续复苏,但整体复苏步伐放缓,且GDP仍远低于疫情前水平。随着疫情在全美境内恶化,预计未来几个月美国经济扩张速度将进一步放缓。

  经济复苏的乏力也体现在美国就业数据上。美国劳工部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2月,美国失业率环比持平在6.7%,非农业部门就业人口环比下降约14万人,而失业者大多是女性,并且有色人种占比很高,凸显了疫情下美国男女就业差距拉大,有色人种就业形势进一步恶化。美国劳工部表示,非农部门就业人数出现8个月以来首次下降,反映了近期新冠确诊病例增加以及为抑制疫情蔓延而出台的各项经济限制措施对就业市场造成的影响。

  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 资金来源成为新挑战

  面对当前美国经济的种种难题,拜登开出了当选后的第一份“药单”,即针对疫情空前泛滥,启动新一轮大规模救助,避免经济回升中断。拜登在上周发表演讲时提到,入主白宫后会推动数万亿美元的新经济刺激计划。按照拜登的说法,现在需要数十亿美元的资金为国民接种疫苗,同时还需要数千万美元助力学校重新开放,州、地方等也需要数百亿美元的资金来维持教育工作者、警察、消防员和其他一线人员以及公共卫生工作者的工作。

  从美国媒体的报道来看,拜登的经济刺激计划将分为两步走。首先是将发放疫情援助现金金额从600美元/人提高到2000美元/人。其次是拜登经济计划的“重头戏”,增加联邦政府的基建和新能源投资,总金额约为3万亿美元。建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宏观研究主管崔历认为,拜登的基础设施计划青睐与清洁能源有关的行业,例如电动汽车,旨在令美国到2050年实现净排放为零、到2035年实现电力部门净排放为零的目标。这与特朗普在过去4年中对化石燃料的支持和对煤炭行业的放松管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如能顺利落地,这一计划将填补此前财政刺激政策到期后的空缺,为美国经济复苏注入新动力。但拜登面临的最现实问题是,资金从哪来?来自西弗吉尼亚州的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在谈到该刺激计划时直言:“我不知道这2000美元从哪里来,那又得额外需要4000亿美元。”事实上,如今美国政府已是债台高筑。2020财政年度美国预算赤字达到3.13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15.3%,远远超过3%的安全水平,也远远超过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的9%水平。财政赤字只能靠国债填补。截至2020年12月3日,美国国债总额达到27.41万亿美元,相当于2020年预计GDP的130%以上,超过了2011年希腊债务危机爆发时的债务率。这一方面引发国外对美国主权债务违约风险的担忧;另一方面带来美债收益率下降,从而引发外国央行减持。2020年3月至9月,外国央行持有美债总额净减1552亿美元。

  就目前公布的经济计划来看,税收将成为拜登政府增收的最主要手段。在税收政策方面,拜登的政策与现政府减税正好相反,他计划将公司税从21%提高到28%,将个税最高税率从37%提高到39.6%。以期在10年内增加3.3万亿美元财政收入。但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何伟文认为,提高公司税和富人税,必然在参议院遭到强烈反对,能否通过尚属未定。即便通过,按照10年增收3.3万亿美元,即每年增收3300亿美元,也远不足以弥补赤字,遑论还需要增支。拜登国内经济政策的实施大部分靠扩大财政开支,但需要拿钱太多,增收却不足。总体来看,美国经济的未来走势仍存在极大不确定性。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