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俄罗斯经济表现好于预期

  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全球经济之下,“金砖四国”之一的俄罗斯在二季度继续呈上了一份好于预期的“成绩单”。据俄罗斯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俄罗斯GDP下跌8.5%,这不仅好于俄经济发展部9.6%的跌幅预期及俄央行跌幅9%至10%的预期,也领跑于全球其他各国。数据显示,日本第二季度GDP同比下滑9.9%,欧元区二季度GDP同比下滑14.7%,印度、西班牙、英国更是萎缩超20%;美国方面,二季度GDP同比下滑9.1%,折合年率下降了31.7%,创1947年以来新低。

  这与今年一季度俄罗斯经济表现相对较好一脉相承:一季度俄罗斯GDP增速虽放缓至1.6%;但也好于同期日本、美国等多国。在此背景之下,虽然俄罗斯成为全球为数不多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百万大关的国家,但大多数经济学家均认为,在本轮新冠肺炎疫情中,俄罗斯相较其他国家更好地接受了疫情挑战,其未来经济前景也将由此改善。

  抵御疫情危机表现较好

  一般来说,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虽始于今年第一季度,但对经济体的负面冲击更集中体现在二季度。俄罗斯经济并未像其他欧洲经济体那样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重创。根据官方统计,今年二季度俄罗斯经济收缩了8.5%。相比之下,英国的降幅超过20%,欧洲主要经济体的降幅都在两位数左右。目前,多家机构已经上调对俄罗斯经济前景预期。9月14日,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预测,2020年该国GDP将下滑3.9%,而之前的预期是下滑12%;就业等关键指标将在明年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俄罗斯财政部部长西卢阿诺夫近日也表示,俄罗斯经济今年萎缩的幅度将不到4%,这被各界解读为该国经济前景的一个积极信号。

  据牛津经济研究院的估计,俄罗斯经济活动已从历史低点强劲反弹,目前恢复的比例已经约为疫情前水平的95%。俄罗斯总统普京曾表示,俄罗斯在未来有可能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在经济实力和购买力方面重新回归世界第五名,这些都是俄罗斯政府国家项目要达到的目标。近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称,今年俄罗斯甚至可能实现其思慕已久的目标,即按购买力平价衡量,在全球经济体中排名第五。

  俄罗斯经济在本轮新冠肺炎疫情中表现较好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其一,相对过往,俄罗斯对外部资金流动性的依赖大幅降低,应对低油价冲击的能力已经大幅提升。在2008年和2014年,国际油价曾大幅暴跌。在这期间,俄政府已经学会了面对油价暴跌时该采取何种行动。因此,在本轮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油价暴跌之下,俄罗斯做出了比较好的应对之策。其二,在2014年,面对油价暴跌和卢布贬值,俄罗斯被迫加息至17%以提振卢布,该国经济陷入衰退。但今年以来,卢布虽有波动但总体处于安全区间,俄罗斯央行获得了较大的降息空间来刺激经济增长。其三,与其他许多国家相比,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服务业和小企业在俄罗斯规模较小,这也使得该国相对许多其他国家经济下滑幅度有限。牛津经济研究院资深新兴市场经济学家埃夫格尼娅·斯勒普索瓦表示,俄罗斯经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更温和,可能是因为更短时间内“更温和”的经济停滞以及消费服务在俄罗斯消费中所占份额下降。

  未来经济变数仍存

  尽管官方和多家独立预测机构都对未来俄罗斯经济表现做出了一系列上调,但这并非意味着其未来风险不存在。

  首当其冲的是当前俄罗斯疫情仍然严峻。截至北京时间9月15日2时31分,俄罗斯新冠病毒确诊病例达106万例,新增5509例至1068320例;死亡病例新增57例至18635例。如果新冠疫情在俄罗斯第二次暴发,可能再度带来经济停摆的风险。其二, 9月6日,德国外长马斯在接受采访时称,如果在接下来几天内,俄方对纳瓦利内事件的调查不提供帮助的话,德国将和其他欧洲盟友采取行动。上述消息出炉后,俄罗斯股市大跌。同时,受到上述事件影响,近来卢布对欧元一度跌至89.8卢布兑1欧元,为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自今年年初以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和油价下跌,卢布对欧元和美元已经贬值20%。经济制裁风险成为俄经济前景的“阴霾”之一。其三,受困于全球经济前景不明,国际油价等大宗商品仍存在大幅震荡的风险,这对于依赖原油出口的俄罗斯经济来说,仍是主要不确定性风险。

  俄央行或维持宽松货币政策

  去年,俄罗斯曾经5次降息。今年2月,俄罗斯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6.00%。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 4月24日,俄罗斯央行大幅降息50个基点,将基准利率从6%下调至5.5%,这不仅是该利率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也是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以来俄央行的首次降息。随后,俄罗斯央行连续两次降息,使得今年以来的降息次数达到4次。

  大部分分析师预计,俄罗斯央行可能会在9月18日例会上按兵不动,但也有少数观点认为其可能继续降息25个基点。对于俄央行未来货币政策走向,俄央行行长纳比乌林娜多次给出维持货币宽松的“定心丸”。她表示,低利率将有助于恢复经济增长。

  相对于货币政策,俄决策者在财政刺激方面态度相对谨慎。俄罗斯财政部长西卢阿诺夫最近表示,2021年俄罗斯负债将接近本国GDP的20%。从新兴发展中国家来看,俄罗斯属于负债水平较低的国家之一。资料显示,发展中国家的负债与GDP平均比率为53.8%;其中,印度为68.6%,土耳其为35.6%,巴西为91.9%,南非为65.3%,沙特阿拉伯为245%。

  BCS经纪公司信息和分析内容部门主管瓦西里·卡尔普宁认为,俄罗斯政府维持低水平的公共债务与确保宏观经济稳定有关,因为俄罗斯经济结构与原材料密切相关。复兴资本俄罗斯及独联体经济学家索菲娅·多纳茨则表示,尽管全球对新兴市场的情绪不断恶化,俄罗斯周边的地缘政治不确定性日益增强,但外国投资者仍对俄罗斯联邦贷款债券(OFZs)感兴趣。她认为:“俄罗斯正在相当稳健地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冲击。现在,高度的不确定性可能抑制外部需求,但如果剔除被实施经济制裁的风险,我们可以看到俄罗斯经济将在2020年底复苏。”

责任编辑:杨晶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