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报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报道 / 正文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释放重要信号:

压实各方责任 做好金融风险防范化解工作

  近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防风险着墨较多,与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关系”的表述不同,今年会议专门提出“要正确认识和把握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并详细阐述了明年这方面工作的重点内容。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风险防范是金融业的永恒主题,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必须持之以恒推进和落实。未来,要更加重视相关工作,确保金融稳定和金融安全,并在此基础上提升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和服务,维护经济社会稳定大局。

  “目前,风险隐患不少,但总体上是可控的。”在近日召开的“2021-2022中国经济年会”上,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韩文秀表示,要继续按照稳定大局、统筹协调、分类施策、精准拆弹的方针,做好风险处置工作,要压实地方、金融监管、行业主管等各方责任,压实企业自救主体责任,按照各自的职责推动风险的化解。

  精准拆弹化解金融风险

  近年来,我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取得显著成效,金融风险总体可控。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分析师周茂华表示,当前,我国宏观杠杆率过快上升的势头得到遏制,高风险金融机构风险得到有序处置,影子银行治理取得积极成效,企业债务违约风险得到妥善应对,监管制度短板也在加快补齐。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今年以来,在全球经济下行周期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背景下,我国部分地区和行业的金融风险进一步集聚和显现。董希淼分析认为,从宏观层面看,主要关注高杠杆和流动性风险;从微观层面看,主要关注部分银行业机构信用风险;此外,还存在影子银行和金融违法犯罪风险。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应进一步加强和改善金融监管。”董希淼建议,一方面,要强化监管统筹协调,实施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提高监管针对性;另一方面,要充分运用金融科技尤其是监管科技手段,提高监管数字化、智能化水平,提升监管的精准性。此外,还要加强金融法治建设,惩治金融腐败,提升金融系统干部队伍廉洁意识。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会议提出,化解风险要有充足资源,研究制定化解风险的政策,要广泛配合,完善金融风险处置机制。在业内专家看来,这意味着要做好足够的政策储备,以稳定市场信心。在风险化解的资源方面,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支持或是重要着力点。人民银行此前发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也指出,要探索多种市场化、法治化方式,支持中小银行化解风险和补充资本。

  此外,董希淼提醒,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重在“排雷”。未来一段时间,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既要坚定信心和决心,又要把握好力度和节奏,坚决防范“处置风险的风险”。需要注意三个方面问题:一是采取切实措施,加大对中小银行的支持,维护好银行体系稳定;二是满足房地产企业合理融资需求和购房者合理住房消费需求,实现房地产业良性循环和健康发展;三是进一步压实地方政府主体责任,防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蔓延到金融体系。

  压实“地方、监管、企业”三方责任

  对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业内专家普遍认为,从此次会议传递的信号看,在“稳定大局、统筹协调、分类施策、精准拆弹”的原则下,要进一步压实“地方、监管、企业”三方责任,发挥各方作用。

  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强调,要落实地方党政同责,压实各方责任,畅通机制、明确职责、分工配合、形成合力。光大证券研究所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表示,事实上,随着风险处置案例的增多,地方党政化解地方风险经验更为丰富,央地联动机制进一步理顺,风险处置分工、流程更加顺畅。未来,强化属地责任仍然是化解重大风险的重要抓手和行之有效的手段,各地方作为风险处置责任人,要做到“守土有责”,同时增强和中央的高效联动。

  周茂华表示,对于监管部门,需要继续补齐监管短板,完善风险预警机制,加强地方监管及其他部分协同配合,避免监管真空,提升监管效率。同时,要完善监管法规制度,严格执法,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

  需要明确的是,企业发展最重要的生命力来源于企业自身,而对企业风险的化解,同样也应以企业为主。王一峰谈到,化解问题企业风险,首先应以“自救”为主,不能让企业形成“大而不能倒”的预期,从而选择主动“躺平”和“不作为”。他进一步表示,要基于法治化原则,对问题股东和管理层予以坚决清退,股东方要为过去粗放、高杠杆经营行为负责;要坚持“做生意是需要本钱的”基本原则,防止企业股东通过关联交易等方式“掏空”企业。在此基础上,企业需要维持运营,恢复自我“造血”能力,逐步剥离非主营业务,通过资产转让、引入战略投资者、并购等机制,引入“活水”,使得企业重新恢复生机。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