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报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报道 / 正文
更快更准更严 直达机制护航财政资金规范安全高效使用

  5月21日,国新办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介绍了财政资金直达机制实施情况及进展。

  2020年,党中央、国务院作出重大决策部署,建立了财政资金直达机制,为开展疫情防控、纾解企业困难、保障基本民生提供了重要支撑。据介绍,通过重构流程、压缩时间、高效管控,直达机制实现了“快、准、严”的预期目标。具体表现在,资金下达“快”,2020年仅用20天左右时间,即将九成以上直达资金下达到位;资金投向“准”,在去年直达资金形成的实际支出中,市县基层占比超96%,用于支持企业纾困解难支出8379亿元,惠及各类市场主体95万家;资金监管“严”,专门搭建直达资金监控系统,确保资金规范安全高效使用。

  直达机制的变与不变

  在总结去年经验的基础上,财政部研究提出了建立常态化财政资金直达机制的方案和具体措施。据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介绍,相较2020年,今年常态化直达机制在“不变”的方面,主要体现在继续保持现行财政体制、资金管理权限和保障主体责任基本稳定,坚持“中央切块、省级细化、备案同意、快速直达”的流程不变。这也是直达机制的核心内容,确保资金“一竿子插到底”。在“变”的方面,主要是对照2020年直达机制实施中存在的不足和问题,对直达范围、分配办法、工作机制和监控等方面进行优化和改进。

  具体来看,一是资金范围由新增资金调整为存量资金。今年,抗疫特别国债不再安排,财政赤字总量有所调整。直达资金范围由原来的增量资金改成现有存量资金,总共涉及27项转移支付,总额2.8万亿元,主要涉及惠企利民资金,总量增加了1.1万亿元,基本实现中央民生补助资金全覆盖。

  二是资金分配由全部安排给市县调整为兼顾省级统筹需要。去年,增量资金强调向基层倾斜,省级政府是“过路财神”,要分配到基层。今年,大量资金是存量资金,要求根据本地实际情况省级可以留用一部分,尽可能多向基层倾斜。

  三是调整了省级细化时间,由去年一周时间,延长至30天左右。今年按照正常预算流程,从去年10月份开始提前下达下一年预算,时间预留更充分。

  四是工作机制以财政部门为主过渡到注重发挥各方作用。今年,除了原来几个操作部门和监管部门外,又扩充了教育部、卫健委,形成了部门协调机制。

  五是监控系统由数据追踪扩展到全程管理。去年建立的监控系统重点放在数据跟踪上,今年增加了更多功能实施全程管理。

  确保资金“一竿子插到底”

  科学、严密的资金监管体系,是促进直达资金规范、安全、高效使用的重要保障。财政部按照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建立起科学、严密的直达资金监管体系,确保落实直达机制各项要求。“概括来讲,就是4个‘一’,即‘明确一个目标,构建一套制度,搭建一个系统,建立一个机制’。”财政部预算司司长李敬辉表示。

  一个目标,即明确直达资金监管的工作目标。围绕直达资金分配、下达、使用等整个流程,建立全过程、全链条、全方位的资金监控体系,确保资金下达与资金监管同步“一竿子插到底”“一竿子”插到基层和项目单位。

  一套制度,即构建直达资金管理制度体系。财政部印发一系列文件,构建了覆盖资金分配、拨付、使用和监管全过程的制度体系,明确管理要求,细化管理措施,构建起直达资金制度体系。

  一个系统,即搭建直达资金监控系统。建立贯穿中央、省、市、县各级财政的直达资金监控系统,实现资金从源头到末端的全链条跟踪监控。同时,通过设置预警规则,可以对截留挪用、虚列支出等严重违规行为进行自动提醒,有利于审计等监督部门及时跟进,促使相关单位立行立改。

  一个机制,即建立多部门协同联动工作机制。邀请与直达工作相关的部门作为成员单位,共同协商解决重大问题。同时,加强数据信息共享,向审计、人社、民政等部门全面开放监控系统数据,加强各部门在资金监督方面的协同配合。

  强化预算管理

  据财政部国库支付中心主任刘金云介绍,在2.8万亿元直达资金中,中央财政已经下达2.579万亿元,下达比例为92.1%;省级财政分配下达2.362万亿元,占中央财政下达资金的91.6%。按照有关规定,省本级使用0.869万亿元,下达市县1.493万亿元,市县财政已将1.428万亿元分配到资金使用单位。截至4月底,各地区形成支出1.071万亿元,支出进度达41.5%。

  去年以来,在实际操作中,一些财政审计部门反映资金下拨速度较快,但受制于项目前期工作不扎实等因素,出现了“钱等项目”的现象。

  对此,许宏才表示,客观来说,上述问题主要是预算管理工作中有关主管部门和项目单位前期准备工作不充分造成的。为解决这一问题,财政部主要采取了四项举措。一是要求地方提前做好项目准备,增加项目数量,提高项目质量,确保资金尽快落实到项目,形成支出,减少沉淀和闲置。二是加强部门协调配合。资金分配主要以行业主管部门为主,加强项目评审论证,根据年度工作需要科学分配资金,提高资金分配与项目需求的匹配程度,避免或者减少执行中的调整。三是增加地方分配资金时间。四是允许地方进行调整。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