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一位人大代表的“疫期中小企业观察”

  这是一份近百页的调查报告。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西安分所主任方燕,在她的《关于新冠肺炎疫情下为中小企业纾困的建议》后面,附上了一份详实的调查报告。

  2月以来,她和团队调研了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中小企业面临的生存困境。通过梳理全国 52 个地区应对疫情过程中支持中小企业的金融、财政及其他政策,方燕提出,“中小企业在疫情之前就面临诸多困难,而疫情是又一次强冲击。结合困扰中小企业生存发展的长期问题来看,现有政策仍需要进一步加强。”

  矛盾激化,更要寻求共识

  由于规模小、业务单一、现金流匮乏等原因,中小企业在产业链上处于弱势。本次疫情发生突然,各地只能迅速进入以封闭隔离为主要形式的应急管理。没有营业收入,融资能力差,导致部分体量较小、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面临破产倒闭的困境。此外,风险还可能沿着供应链和担保链上下及横向传导,引发局部性危机。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我们通过客户的咨询、日常接触到企业的反映,感受到了很多变化和困惑。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方燕介绍了她这次调研报告的初衷。

  “最先遇到的是金融领域的咨询。比如,企业会问我们,这两个月没有营业收入,贷款如何偿还?如何申请延期?随后,包括租金、水电费等固定成本,员工的社保缴纳、工资发放,一系列问题随之而来”。方燕列举了企业在疫情期间最经常咨询的几类问题。

  一刀切的做法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比如租金问题,虽然政策鼓励租金减免,但可能房东也需要以租金来偿还贷款或其他开支,一旦资金断流断供,将会引发连锁反应”。

  作为律师,她明显感到,疫情期间,类似的经济纠纷、劳务纠纷明显增多,一些隐形的矛盾凸显出来。“疫情期间业务停滞,可能之前不被关注的小矛盾反而成为了焦点。”

  这种情况下,多元化的调解机制十分重要。“企业、员工、银行、房东,这些主体并不是对立的,如果强制要求企业全额发放工资,可能有些小企业就倒闭了,那员工面临的不是收入打折,而是直接失业。”方燕表示,疫情前面社会各界都是利益共同体,呼吁大家达成共识,共渡难关。

  支持要落地,包容要审慎

  困难时期,政府的调控和支持尤为重要。

  在方燕的调研中,她发现了当前政策需要进一步加强的方面:贷款贴息支持力度有限,应急转贷资金支持力度有限,税收减免覆盖面不足,惠及小微企业的较少,劳动用工补偿、失业保险返还等有待强化。她提到,“疫情当下,中央及各地方对财政方面出台一系列政策,主要利好集中在减税收、降成本、促预算以及政府导向基金方面。一定程度上通过“信贷+债券”组合的方式解决疫情期间中小企业融资困顿问题,但措施力度有限,且地方政府层面制定的解决方案也存在适用的局限性。”

  为此,她建议,对受疫情影响出现暂时困难但发展前景较好的中小微企业,给予不超过基准利率 50%的贷款贴息;各地方政府,结合本地财政及政府引导基金具体情况,成立“中小微企业纾困基金”,切实帮助中小微企业多元融资等。

  此外,减税降费政策力度还要进一步加大,例如,“向中小企业收取的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可以暂停一个阶段,给中小微企业一个缓冲期;阶段性降低企业增值税及附加或降低企业增值税、所得税等税率”。

  除了这些具体的支持性政策,方燕还表示,对于一些新动能、新业态领域的小微企业,要采取审慎包容的监管态度。“我们鼓励创业创新,给企业一个发展的空间,因此政策要有一定的包容性,允许大家试错,也要及时纠偏纠错”,但是包容性监管并不意味着无原则,“有时候政策出台会有滞后性,我们可以共同去摸索新的规则,但企业自身也要有底线思维和法律意识,不能触碰法律红线。”

  自救与变革

  当然,更重要的是,企业不能坐以待“救”,而要积极自救、主动变革。在政府、金融机构支持之下,中小微企业还必须强健自身。“企业要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找到自己最有优势的产品或服务”。

  其次,疫情期间也有一些新的机会,小微企业可借此开展商业模式的创新。受疫情影响,很多活动都转移到了线上。中小微企业也应该挖掘这方面的业务潜力,从线下拓展到线上。

  再次,中小企业之间也可以寻求合作,或者与强者联手。方燕长期关注资本重组、并购业务,她强调企业要发挥自己的长项,也可以与其他企业进行优势互补;同时,寻求战略投资者,或者被控股参股也是困难时期的“自救”之道。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