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激发市场主体活力:银行业如何发力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强化对稳企业的金融支持,并明确提出贷款协商延期;鼓励银行敢贷、愿贷、能贷,大幅增加小微企业信用贷;大型商业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速再提高等要求。在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方面,《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出了推动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和完善治理、大幅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增加创业担保贷款等细化措施。

  那么,银行业作为实施主体,如何进一步降低融资成本,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无疑将成为下半年乃至今后一段时期工作的重中之重。

  继续推动融资成本降低

  谈及《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一系列稳企措施,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延期还本付息政策期限等措施,一方面可以减轻中小微企业的资金压力;另一方面,可以降低中小微企业的经营成本。”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也认为,延长延期还本付息政策期限,能够达到以时间换空间的目的,有利于给予企业一定的时间弹性,使企业能够更有效地抓住机遇,推动自身转型发展,渡过难关。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专门提到要利用金融科技和大数据降低服务成本,提高服务精准性。“报告强调对金融科技的应用,旨在依靠金融科技为金融服务增添持续性。”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说。

  而在一系列稳企业金融支持政策中,“大型商业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速要高于40%”无疑最受关注。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对大型商业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设定了30%的增速目标;今年,受疫情影响,小微企业需要银行更多的支持。

  对此,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设定这一目标,可以更充分地发挥大型商业银行在中国金融体系中的责任担当和中流砥柱作用,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中发挥自身的能力。”

  在曾刚看来,大型商业银行具有更为低廉的资金成本和分布更为广泛的营业网点,再加上它们在技术层面上的优势,对于推动我国普惠金融整体规模的发展是强有力的支持。“同时,大型商业银行发挥自身优势,对现有普惠金融客户的下沉和拓宽,同样对我国普惠金融的整体发展形成了非常大的推动。”曾刚说。

  董希淼则提到,2020年是我国《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的收官之年,落实普惠金融发展规划要求、构建普惠金融服务和保障体系,是深化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重要支撑。

  支持制造业发展和创业创新

  在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同时,《政府工作报告》中还将“大幅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贷款”作为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增强发展新动能的重要举措。

  “强调对制造业中长期贷款的增加,实际上更多的是鼓励我国的先进制造业,通过获得中长期贷款支持,完成设备更新、转型升级和提高技术进步程度等。”温彬说,银行业对先进制造业的中长期贷款支持,有助于提高制造业的技术含量,提升我国制造业的竞争能力。

  “先前我国开展的经济调整,特别是制造业的调整目前已基本进入尾声,制造业在我国经济未来的发展中,承担着支撑我国经济增长、解决就业问题和做好‘六保’工作等重要作用。”曾刚表示:“因此,银行从顺应经济结构发展角度来支持中长期的制造业贷款,对银行自身未来的发展同样有好处。”

  值得关注的是,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还提出了通过“发展创业投资,增加创业担保贷款”来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的举措。对此,温彬认为:“创业代表了我国经济和产业结构的转型和发展方向,所以在支持创业投资上,银行也是可以发挥重要作用的。”

  温彬建议,银行可以深入探索投贷联动模式,目前有几家银行正在进行试点,“下个阶段,可以通过扩大投贷联动试点银行范围,使银行实现股权与债权投资相结合,解决创新型企业资本金不足的问题,同时,银行能够更好地将风险和投资收益相结合,也有利于提高银行对科技型、创新型企业支持的积极性。”他表示。

  “银行对新兴产业应抓紧研究,把握其发展趋势,针对企业的生命周期开发相应的创新产品,这将有利于新兴产业的长足发展。”武雯说。

  提升稳企业金融能力

  今年,因为全球疫情蔓延和经贸形势的不确定性很大,我国发展面临着一些难以预料的影响因素。而由于外部环境的变化,使得银行业的经营也面临着一定的压力。

  “一方面要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就需要降息减费,银行的净息差可能会进一步的下降;另外一方面,因为经济下行压力导致部分企业面临着违约风险,所以银行的不良率和不良贷款余额都会有进一步上升的可能。”温彬说。

  在此背景下,银行业应进一步增强资本实力,让自身更好具备稳企业的金融能力。“银行业可以通过增加资本补充,来提升其抗风险能力和对实体经济信贷的投放能力。”温彬认为。

  武雯建议,银行业一方面需要进一步加大自身的改革转型力度,通过增强内生增长,提升自身的盈利能力,这将有利于内源资本的补充;另一方面,也需要积极把握政策的窗口期,创新资本补充工具,及时补充资本,例如通过可转债、永续债、定增等方式,增强自身的资本补充能力,为加大贷款投放力度、支持实体经济、稳企业提升能力。

  曾刚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尽管同样面临经营压力,但是大型银行因其募资渠道广,补充能力强,也有比较宽泛的外部融资渠道,因此更容易依靠自身能力来化解面临的压力。

  “而中小银行,因为息差受影响,致使目前的盈利能力有限,自我积累能力也因此受限。并且很多中小银行缺乏上市条件,导致其面临着较大的资本金约束。要进一步强化对实体经济支持,要加大贷款力度,就需要有相应的资本,这就使得中小银行的压力相对较大。”曾刚说。

  更重要的是,在经济结构调整过程中,资本是帮助中小银行抵御信用风险的最后一道屏障。“从小银行的角度来讲,资本问题不仅制约着他们服务和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还可能影响到银行自身处理和化解风险的能力。所以,对小银行来说,资本补充确实是一个相对比较现实的、迫切要解决的问题。”曾刚认为。

  为此,曾刚建议,中小银行可以采取拓宽资本补充渠道、在公开市场发债等方式获得支持。同时也可以通过适度的政策倾斜来降低资本对中小银行业务的束缚。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