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内外兼修线上线下齐发力银行业助推消费回升

  “我国内需潜力大,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突出民生导向,使提振消费与扩大投资有效结合、相互促进。”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用了很大篇幅对实施扩大内需战略、推动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转变进行部署。

  作为扩大内需的重要一端,推动消费回升不仅是当前应对疫情冲击、推进“六稳”“六保”工作的重要手段,也是中长期增强我国经济韧性、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举措。对此,《政府工作报告》从提高居民消费意愿和能力、支持生活服务业恢复发展、推动线上线下融合、拓展农村消费等多个方面进行部署。

  消费金融展业迎利好

  “通过扩大内需开启新的经济局面,是尊重市场规律的选择。短期来看,在境外疫情蔓延的大背景下,扩大内需有利于应对外部需求的不确定性;长期来看,全球经济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逆全球化浪潮愈演愈烈,扩大内需对于增强我国经济韧性具有重要作用,是需要长期坚持的战略举措。” 中国银行研究院资深经济学家周景彤、研究员范若滢认为。

  在消费领域,2019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41.2万亿元,同比增长8%,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57.8%,拉动GDP增长3.5个百分点。“中国是全球第二大消费市场,消费已连续6年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巨大的市场规模和消费潜力是扩大内需的坚实基础。”周景彤和范若滢表示。

  当前的环境也给银行业发展消费金融领域提供了多重利好。首先,线上消费的发展以及由此带来的消费升级已初具规模。“预计今年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有望突破10万亿元。疫情期间,更多商品通过线上渠道销售,‘直播带货’交易火爆,各地政府负责人也加入线上直播,做起‘网红’推销本地特色商品,推动消费复苏。”交行有关负责人表示,“一方面,消费者线上服务消费的习惯得以延续;另一方面,预计将有更多服务类消费运用互联网平台,引导消费者利用线上线下两个渠道,改变消费习惯、提升消费体验、推广消费升级。”

  其次,消费改善还有巨大空间。“从目前来看,国内消费继2月份跌入低点后正逐渐改善,但4月份消费仍同比下降7.5%,‘报复性’消费尚未明显出现。从结构上看,必要消费继续保持较快增长,4月份粮油、食品类消费增长18.2%;升级类商品销售增长较好,通讯器材类消费增长12.2%;而汽车消费增长0%,增速比上月提高18.1个百分点;非必要消费增速仍然有较大幅度回落。”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告诉《金融时报》记者。

  同时,政策的推动与监管的规范也为银行提供了助力。“对于促进消费回升的政策,《政府工作报告》首先强调了提高居民消费意愿和能力。居民收入有了保障,才有意愿和能力消费,因此必须通过‘稳就业’来‘促增收保民生’。对于消费需求方面,《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适应群众多元化需求’,也就是要大力发展新型消费模式。”温彬分析认为。

  监管层面,5月9日银保监会公布的《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对商业银行依法合规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对消费类个人贷款限额(不超过20万元)、强化风险管理、规范与第三方合作机构等给予明确。

  消费回补空间广

  “我为金阳农特产品打call!”“不是所有的花椒都叫青花椒,金阳青花椒,花椒中的佼佼者!”“买它买它买它!”……5月底,四川省金阳县丙乙底村索玛花海旁,当地老乡、工行扶贫干部、扶贫受益人纷纷为特色产品“代言”。

  “作为克服疫情影响、促进扶贫产业发展的重要举措,今年以来,消费扶贫热度悄然攀升。其中,与‘直播带货’的融合成为选择之一。我们通过‘扶贫美食汇’网络直播,综合美食制作推介当地特色产品,与当地实际融合,真正拓宽销售渠道,让居民在家门口实现增收探索新方向。”工行有关负责人表示。

  工行近期的这一举措,是银行业将新颖的消费方式带到田间地头,拓展农村消费的写照。在消费回补领域,银行业还有更为广阔的空间。

  “下阶段,应加快发展健康管理、医疗保健、养老托幼等消费项目,通过电商、快递进农村,支持农村消费发展,并推动线上线下融合,支持餐饮、商场、文化、旅游、家政等生活服务业恢复发展。同时,在防疫条件允许的条件下,可继续通过发放消费券、打折促销等多种方式,促进消费加快回升。”温彬说。

  银行业也通过各种方式参与其中。5月25日,江苏省正式启动2020年体育消费券发放工作。中行江苏省分行连续第4年中标并承接发放保障服务,将通过“江苏全民健身卡”发放3000万元。

  建行协助地方政府做好消费券发放和资金配套承接,目前已完成部分地市区的消费券发放和方案对接、系统准备工作。同时,该行还加大信用卡和个人消费贷款投放,配置专项费用开展支付满减、消费信贷手续费优惠、结算费用减免等活动,提升用户活跃度、扩大消费交易额。截至4月22日,该行信用卡消费交易额达8549亿元,个人消费贷款“快贷”累计投放1980亿元。

  新型消费崛起机遇多

  新型消费方式的崛起,为消费金融提供了更广泛的需求。“居民消费结构的深层次变化,已深入改变消费金融服务场景和业务内容。目前,用户取得消费信贷后用于购买家电最多,而用于家庭装修、教育培训、旅游和非汽车类交通工具的消费贷款增长也很迅速,消费者更加注重健康和医疗保健,健康消费需求也呈现大幅增长态势。多元化的消费形式,为银行开发适用于不同消费场景的消费金融产品提供了机会。”交行有关负责人表示。

  对于新型消费,温彬认为,要大力培育新兴消费增长点,不断丰富5G、虚拟现实等应用场景,带动5G手机等智能终端消费项目,大力培育线上消费、网上娱乐、在线医疗、远程教学等消费模式。

  与此同时,金融科技的迅速发展,极大地提高了消费金融的便利性和可控性。金融科技与传统金融业务和场景进行深度融合,通过流程改造与工具创新,深刻改变了金融交易的产品形态和业务模式。

  “商业银行的技术和人才优势将推动消费金融数字化转型,人工智能识别、大数据风控、线下业务线上化结合等进一步加快实现消费金融和金融科技的深度融合,可为用户提供全天候的在线金融服务,帮助优化业务决策、风控管理等。”交行有关负责人认为。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