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委员热议:数字经济不容错过

  2020年,受新冠肺炎所困,多个行业都受到冲击,部分甚至按下“暂停键”。然而,几乎所有人都关注到,一个行业逆势而上,那就是数字经济。

  尽管过去几年里,数字经济已经堪称是最亮眼的明星行业之一,从市场主体到政府都对此报之以高度热情,但在委员们看来,这一行业非但没有“过热”,反倒仍有不少短板要补,也大有潜力可挖。

  最热的机会

  目前数字技术在快速变化,市场也在不断变化。“这次疫情催熟了一些产业:一、直播成为新的媒体形式,不再限于‘秀场’和‘带货’,医生、各行业专家学者的知识类直播大量产生。二、远程办公,将来还可以发展为对每一个员工的决策做数字化回溯,看谁的预判更加准确,变成强大的知识管理工具。三、在线问诊和依靠人工智能技术的新药研发。” 全国政协委员、百度董事长李彦宏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联通产品中心总经理张云勇则看到了数字经济投资的巨大回报——数字技术投资的平均回报是非数字技术投资的6.7倍,因此,做好数字经济领域的“新基建”有助于促进技术创新和生产力提升。“不过,在这类新基建领域,要加大开放市场准入,更加依靠市场机制与企业行为”,张云勇建议。

  “短板”待补:数字+制造

  从淘宝掀起的电商狂潮,到微信、支付宝引发的移动支付,再到短视频、移动社交平台、直播热带来的“最高日活”,数字经济的一些机遇带动了全民狂欢。然而,一些更少大众被关注的领域里,数字经济的潜力仍有待挖掘。从“数字经济+消费”到“数字经济+制造”,我们还有漫漫长路要走。

  汽车产业已经感受到了数字化的影响。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奚国华感慨,数字技术对汽车产业冲击可能是最大的,而且是颠覆性的。“当前汽车数字化有几个趋势:软件定义汽车、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制造上互联协作、数字化营销、智能交通等。未来数字在汽车领域的应用前景广阔。”

  当然,趋势之下,传统亦不可偏废。“数字经济给装备制造业带来巨大贡献,数据计算推动了设计能力的突飞猛进和感知技术的智能化提升,但数字经济替代不了传统制造业的基础设计理论和工艺。”全国政协委员、金风科技董事长武钢提示。

  亟待整合与规范

  无限机遇之下,各位委员也提出了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联原董事长葛华勇认为,目前数字经济的发展存在数据孤岛、数据垄断、数据滥用的问题,数据的有序流动不畅通。“要尽快立法”,他呼吁,针对数据的收集、使用、管理、监督几个方面尽快立法;同时要确定一个部门,管理数据这一重要的国家战略资源。

  同样强调立法保护和行业规范的还有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原副主席姜洋。“数字经济现在主要集中在两块。目前比较成型的,能带来效益的是在金融支付方面。我们也有不足和短板,数据管理混乱、整合不够,掌握数据的单位很多,有的没有法律观念,私自出卖数据。建议政府通盘考虑,制定发展规划,加快立法保护隐私、保护消费者,同时加强行业组织自律。”

  此外,委员们还提出,发展数字经济要兼具硬实力和软实力。张云勇建议,要加强数字安全基础设施建设,做好5G投资建设统筹规划,培养适应新发展的复合型人才。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