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政协委员聚焦如何应对就业压力显著加大:把保就业放到第一优先位置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篇幅明显缩减。但“就业”二字的出现频率却比往年明显增多,达30余次。

  “作为‘六保’中的‘首保’,保居民就业就是保民生、就是稳经济,也是我国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要紧盯需求、多措并举,把保居民就业放到第一优先位置。”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税务学会副会长张连起表示。

  2019年,我国城镇新增就业1352万人,调查失业率在5.3%以下。“今年要优先稳就业保民生……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6%左右,城镇登记失业率5.5%左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综合研判形势,我们对疫情前考虑的预期目标作了适当调整。”

  今年,高校毕业生达874万人,就业压力显著加大。“从我们学校与湖北工业大学几场联合举办的云招聘来看,学生和用人单位的反馈还是不错的,这些都提振了我们的信心。”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交通大学党委书记杨振斌在首场“委员通道”上呼吁,用人单位可利用这个时间点逆周期而行,提前进行人才储备。

  全国政协委员、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钟茂初认为,居民就业水平既是宏观经济景气状态的重要指标,也是微观经济主体运行正常与否的重要标志,而且还是多数民众获得稳定收入并维持其供养人员正常生活的根本来源。所以,保障居民就业,既是经济复苏的关键性内容,也是维持社会稳定的根本性手段。

  那么,下一阶段该如何落实“保居民就业”?

  政府工作报告给出了答案:就业优先政策要全面强化。财政、货币和投资等政策要聚力支持稳就业。努力稳定现有就业,积极增加新的就业,促进失业人员再就业。

  以财政政策为例,在今年更加积极有为的财政政策中,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上述2万亿元全部转给地方,主要用于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

  实际上,无论是保住就业民生、实现脱贫目标,还是防范化解风险,都要有经济增长作支撑,稳定经济运行事关全局。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主任丁时勇建议,要坚持把扩大就业摆在经济社会发展的优先位置,重点支持和发展吸纳就业能力强的服务业、中小微企业、劳动密集型产业,实现稳企业、稳岗位。

  在下一阶段工作部署中,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将加大减税降费力度、推动降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强化对稳企业的金融支持、千方百计稳定和扩大就业。

  “当前,就业结构性矛盾凸显,需要聚焦重点群体,做到精准就业。”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汉民认为,从实践看,加强职业技能培训是提升就业质量和拓宽渠道的根本途径。其中,民办非学历培训机构不仅自身吸纳大量人员就业,而且承担着大学生和转岗人员的职业培训及实用技术培训任务,在稳就业、保居民就业中理应发挥积极作用。

  政府工作报告显示,将加强对重点行业、重点群体的就业支持。资助以训稳岗,今明两年职业技能培训3500万人次以上,高职院校扩招200万人。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