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2020年金融工作关键词:稳字当头 灵活适度 强化改革

  12月10日至12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认为,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但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基于此,明年各项经济工作部署重在一个“稳”字,即在“稳增长”的工作基调下,各项政策仍然要保持战略定力,以改革和开放应对可能存在的压力和挑战,加强逆周期调节,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圆满收官。

  针对金融工作,会议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融资”等相关内容。对此,市场普遍预计,明年宏观政策将根据经济形势进一步提高灵活性和针对性,民营小微企业融资状况也将进一步改善。

  稳增长重量更重质

  会议对于2019年经济工作表现评价较高,对未来中国经济发展也充满信心。会议认为,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但专家也提醒,在看到发展成绩的同时,经济下行压力不可忽视。明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要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做好经济工作是重中之重。

  值得注意的是,会议再次提及要全面做好“六稳”工作,并指出实现明年预期目标,要坚持稳字当头,坚持宏观政策要稳、微观政策要活、社会政策要托底的政策框架,提高宏观调控的前瞻性、针对性、有效性。要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持续用力,确保经济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

  中商智库首席研究员李建军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前瞻性要求宏观政策对总体经济走势和物价水平变化做好研判,密切关注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变化;针对性则要求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要精准有力,财政政策更多发挥结构调整优势,货币政策需要继续以金融市场改革为基础,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不采用‘大水漫灌’式调控政策已成各界共识。”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当前我国面临经济增长和物价稳定、币值稳定和金融稳定等多重任务,宏观调控需要在多重目标中寻找多重平衡。因此,逆周期调节要继续强调方式方法创新,而非简单数量扩大。比起发展规模和速度,2020年经济工作更重高质量,这更需要通过体制机制改革来释放改革红利,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和积极性。同时,只有调控政策稳,才能给市场创造稳定预期,为改革营造良好环境。

  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

  会议指出,明年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其中,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与此前“松紧适度”的提法不同,此次会议对于货币政策表述出现了细微变化。对此,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认为,“灵活适度”一方面要求货币政策力度要拿捏适度,为经济发展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条件;另一方面也要求货币政策要提高前瞻性、针对性、有效性。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认为,货币政策强调稳中有活,落脚点是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针对“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的要求,温彬表示,这意味着货币政策更加着眼于全局考量。就目前而言,货币政策要突出平衡好稳增长和控通胀的关系,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确保资金流向制造业、民营企业等实体经济领域。

  此外,打好宏观政策“组合拳”已成共识。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认为,各项政策要更好服务于“充分挖掘超大规模市场优势”这个主题,充分发挥消费的基础作用和投资的关键作用,做强做大内需是未来长期转型的重中之重。

  以改革强化服务实体经济

  以改革的方法加大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力度,是明年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工作,也契合稳增长的工作基调。会议指出,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融资,更好缓解民营和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在2019年已获得实质性缓解,但当前,企业经营环境和融资环境仍面临困难和挑战。王青预计,2020年对以民营企业为主的制造业信贷支持力度还会加大,非金融企业中长期贷款多增势头有望持续,或将助力制造业投资企稳反弹。

  银行业金融机构是服务实体经济的主力军。会议提出,要引导大银行服务重心下沉,推动中小银行聚焦主责主业,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就此,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李奇霖表示,与中小银行相比,大型银行负债成本更低,同一条件下贷款利率定价也会更低。要求大银行服务重心下沉的目的在于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进一步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在业内人士看来,实现差异化发展、更有针对性地加强监管或是未来趋势。温彬表示,未来大型银行需更多发展普惠性金融;中小银行主要是服务当地企业、特色产业、地区居民;农村信用社需通过完善法人治理、提升管理能力,加强服务“三农”能力。他认为,金融改革要全面统筹各类金融机构,形成分工协作的金融体系,同时继系统重要性商业银行认定和实施“特别监管、特别处置”之后,也可能会针对不同类型金融机构出台分类监管和分类处置政策。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