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我国经济潜力大韧性足
专家认为完成全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没有太大压力

  我国经济虽有压力,但也有动力,存在不少积极因素。例如,稳基建政策将减轻基建投资压力,推动制造业、中小企业的经营环境改善等。下半年,财政政策依旧要加力提效,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提升财政支出效率,保持经济的平稳增长。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同时,宏观政策将更加注重协调,“组合拳”将成为常见的发力方式。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内外部环境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但在“六稳”等政策的支持下,今年上半年,经济运行依旧保持平稳,虽然增速有所放缓,但韧性不减。

  “从我国具有的经济腾挪空间来看,未来将是长期向好的。”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经济学院教授于泽表示,虽然面临下行压力,但我国依旧拥有世界上增长潜力巨大的国内市场、完备的产业体系、日趋完善的宏观调控体系等增长基础。

  展望下半年,不少专家认为,我国经济面临严峻的外部环境和国内需求趋弱的双重压力。于泽也坦言,下半年,我国经济仍有部分短期风险需要防范。

  下半年基建投资增速有望回升

  今年前5个月,房地产开发投资和基建投资构成固定资产投资的主要拉动力量。

  基建投资方面,1至5月份同比增长4%,较去年同期下滑5.4个百分点。但自去年年底以来,基建投资逐渐企稳,前5个月增速较去年全年回升0.2个百分点。“当前,基建投资增速出现了阶段性放缓,预计下半年基建投资增速有望回升。”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基建投资增速或将有所回升,但幅度或将有限,这一方面受去年基建投资总额的高基数影响;另一方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特别是地方债务风险的力度不减,对基建投资增长可能产生限制。

  房地产开发投资方面,1至5月份同比增长11.2%,在保持高速增长的同时较前4个月小幅回落,但仍比去年同期和去年全年分别加快1个和1.7个百分点。在刘学智看来,下半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可能难以维持这么高的增速,可能高位回落,但断崖式下跌并无可能。

  1至5月份,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购置面积和土地成交价款均出现大幅下滑,同比分别下降33.2%和35.6%。刘学智表示,下半年,土地出让金对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拉动作用将减弱。同时,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金额增速出现下滑,对房地产开发投资也会有一定影响。但是,房地产市场的稳定发展决定了房地产开发投资将处于稳定状态。

  “短期内出现大幅回落的可能性较小。”于泽认为,下半年,房地产投资存在比较大的下行压力,增速会逐渐放缓,但一定的补库存动机会对房地产投资起到拉动作用。

  相比基建和房地产投资,制造业投资偏弱。于泽表示,在国际经济走弱和国内市场支撑不足的情况下,需求不足制约了企业的投资意愿。下半年,制造业投资压力犹存。刘学智也认为,下半年制造业投资仍会有所波动,但大幅降低的可能性偏小。

  外贸存在继续回落可能

  今年前5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1.79万亿美元,下降1.6%。其中,出口和进口增速分别为0.4%、-3.7%,较去年同期分别回落12.5个、25.1个百分点。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近日发布的《中国经济金融展望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指出,全球经济减速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使得2019年我国外贸出口面临更大压力,我国经济面临的最大不确定性和挑战更多来自于外部。

  中美贸易摩擦对进出口的实质性影响已经有所显现。2019年以来,我国对美进出口金额及占比降幅明显,美国降至我国第三大贸易伙伴。但我国对欧盟、东盟和日本等主要市场进出口保持增长,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速高于整体,外贸依旧表现出较强的韧性。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预计,今年外贸出口将出现低增长甚至负增长,对此要有充分的认识和准备。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专员刘健认为,当前,世界经济增速下行,我国经济短期压力不减。在内外需偏弱的背景下,进出口增速可能继续下滑。

  在于泽看来,下半年外贸的风险点或是出口增速进一步回落。原因在于今年下半年可能会有较为明显的全球经济下行,拖累我国出口。由于我国进口中有很多中间品和资本品,出口的下行会对进出口总额产生下行压力。但是由于进口下降更快,全年的贸易盈余有望保持在较高水平,对GDP产生推动作用。

  下半年压力动力并存

  当前,我国经济处在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面对新旧动能转换和全球经济下行、中美贸易摩擦等,需要通过逆周期调节政策和体制机制改革,使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报告》指出,中长期的结构性问题需要继续通过制度变迁,比如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升潜在增长率;短期的周期性问题则需要宏观政策加力增效,发挥逆周期调节作用,为结构性改革和增长动力转换赢得时间。

  于泽强调,下半年需要特别注意双创成本显露、补贴退坡、外部环境变化等带来的三类风险。首先,从2014年启动双创政策至今的5年时间内,大量风险型投资和创业进入到成败分界期。按照一般创新创业成功率来测算,将会有很大部分的创新和创业退出,成为双创的正常成本和代价。其次,补贴政策开始退出,将对没有造血功能的企业带来冲击。例如,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调整必将对新能源汽车生产带来影响。最后,外部环境变化以及美国技术反制举措,会对部分高新技术部门产生冲击。

  我国经济虽有压力,但也有动力,存在不少积极因素。例如,稳基建政策将减轻基建投资压力,推动制造业、中小企业的经营环境改善等。刘学智认为,今年完成6%到6.5%的GDP预期目标没有太大压力,经济增速可能在6.3%左右。下半年,财政政策依旧要加力提效,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提升财政支出效率,保持经济的平稳增长。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同时,宏观政策将更加注重协调,“组合拳”将成为常见的发力方式。

责任编辑:赵乘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