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改变,正在悄然发生 雄安新区采访记

  春日暖阳融融,麦田绿意浓浓。在这样一个生机勃勃的春日,从北京西到保定东,再从保定东到容城,经过40多分钟高铁、半小时左右高速旅途后,雄安新区这个不寻常的地方,以一种意想不到的姿态出现在《金融时报》记者一行面前。高速收费站口不远处,“雄安新区欢迎你”字样静静地嵌于容城和安新交界处的绿植雕塑上。容城县城内,想象中的马达轰鸣、热火朝天的施工现场并没有如期出现,除了被当地人称为“央企一条街”上,渐次入目的各大企业办事处标牌透露出本城的丝丝不寻常外,一切都显得异常平静。

  与一年前相比,新区表面上看变化并不大。但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更为重要的理念层面的内容,已在悄然更新换代。

  “从前是不敢想,现在怕想不到”

  ”保定澳森制衣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澳森制衣”)董事长周艳成的办公室与阿里巴巴在雄安新区的办事处同在一栋大楼里,透过窗户正好看到新区“千年秀林”项目的南部起步区。树苗刚栽种不久,还未见绿,占地之广一眼望不到头。

  据悉,澳森制衣是雄安新区仅有的两家挂牌新三板公司之一,主营业务为服装加工生产及销售,产品主要销往国外。公司采用订单式生产,年销售额达1.5亿元左右。在新区成立之前,对一直秉持小富即安的周艳成来说,这样的销售额让他非常满足。然而,2017年4月1日横空出世的雄安新区,让周艳成燃起了“借雄安之势,走上市之路,打造国际国内知名品牌”的雄心壮志。“从前是不敢想,现在怕想不到。”周艳成对《金融时报》记者说。

  过去十几年,澳森制衣一直采用贴牌销售的发展模式,发展自有品牌困难重重,尤其是人才缺口问题始终没能得到有效解决。“雄安新区的设立首先就是解决了我们的人才缺口问题。”周艳成对《金融时报》记者说,“今年我就聘用了两名耶鲁毕业的学生,除了工资之外还给了他们股权。他们愿意来这里工作也是看中了新区的发展前景。”在谈到雄安新区的服装产业时,周艳成表示,服装产业过去一直是雄安新区的支柱产业之一,一定要打出“时尚雄安”的品牌,要把雄安新区建成比肩米兰、巴黎的世界时尚之都。谈到自己的雄心壮志,周艳成满怀信心地说:“我们一直在与深圳服务协会对接,深圳服装产业的发展历程也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为了壮大当地服装产业的影响力,周艳成与其他9家公司抱团发展,成立了雄源集团。同时,积极谋求服装产业的转型升级,开拓在智能穿戴领域的潜在机会。

  对周艳成来说,雄安新区的设立不仅带来了发展机遇,新的挑战也如影随形,工厂的外迁、产业的转型升级都让这位民营企业家时刻感受到压力。要解决这些问题,必要的资金供给必不可少。对此,周艳成对建行保定容城支行副行长崔喜增连竖大拇指。

  据崔喜增介绍,不仅澳森制衣,当地十几家大企业,80%都是该行的老客户。在支持地方发展方面,建行保定容城支行不遗余力——全行存贷比达到100%,全部投放在当地企业发展上,且没有一笔不良贷款出现。针对当地成熟企业,该行利用“成长之路”信贷产品,积极支持企业扩建发展;针对小微企业,该行主要匹配“速贷通”产品,在一个星期内高效完成审批、放款流程,快速满足其资金需求。

  “不是一项工程,是一个过程”

  农行河北省分行副行长兼雄安新区分行行长李军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引用雄安新区党工委副书记党小龙的一句话来阐述雄安新区建设:“雄安新区建设不是一项工程,是一个过程。”以千年大计出现的雄安新区,在其建设过程中保持耐心是建设雄安新区的必然选择,其超脱于一般开发区的战略价值,也使得“创新”二字成为其建设过程中的关键词。

  事实上,雄安新区作为集中创新的“试验场”,从城市发展模式到城市管理,从土地政策到房地产行业,无不在酝酿一系列探索。种种举措也在透露着这样一个讯号——建设雄安新区的过程,将是一个以“新”谋“进”的过程。

  在这一过程中,金融服务也必然面临着“求新求变”的挑战。因规模、属性的不同,大型央企、国企与大中型民企、小微企业的金融诉求大相径庭;因规划需要,新入驻企业与迁出企业渴求的金融服务存在明显差异;受雄安新区未来高端高新的产业定位影响,雄安新区将重点发展的新业态也不可避免地倒逼金融创新。所有这些对金融业的挑战都浓缩于雄安新区这个起步区仅100平方千米的地方。“来雄安工作可以说是几乎天天刷新,天天有新东西,我来这边工作感觉自己都变得年轻了。”李军对《金融时报》记者说,“不知道更前沿的金融技术,是没法思量雄安新区的事情的。”

  诚然,雄安新区确实有此魅力,其突出的“创新”特色使这个地方拥有巨大的想象空间。新区强化房地产“居住”属性的种种举措使得传统房地产金融无法满足新区需求,阿里巴巴等互联网企业的入驻,也在要求传统商业银行不断探索与新业态的合作模式。在服务入驻企业方面,雄安新区也体现出自身的鲜明特性。此前就职于中行廊坊市广阳道支行的陈磊,在调入雄安新区后,曾用了一个生动的例子来说明其在新区工作的不同感受:在廊坊时,客户是华夏幸福这类的成熟企业,银企间有一套成熟的系统化、流程化的模式;而在新区,除了开展授信等信贷业务外,银行还承担了入驻企业注册、选址等前期服务,帮助不熟悉雄安新区的企业尽快完成入驻工作。目前,包括中国银行等在内的商业银行分支机构在积极创新金融产品的同时,均注重提供个性化金融服务,初步探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全新的工作方法及服务机制。

  与此同时,人行石家庄中支和雄安新区当地县支行主动作为,结合当地实际,特事特办,大力支持雄安新区相关工作。针对新区银行机构在办理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和支付系统建设工作中遇到的困难,人行石家庄中支及时下发《中国人民银行石家庄中心支行办公室关于做好雄安新区支付结算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积极助力新区建设发展。此外,该行积极配合相关部门赴雄安新区调研,行长陈建华多次率团队实地调研,了解新区金融改革诉求。同时,为动态掌握雄安新区的经济金融状况,人行石家庄中支建立了雄安新区及周边地区金融统计制度,内容涵盖雄安新区及周边经济金融发展状况、信贷投向、基础设施建设与项目融资、房地产金融、绿色金融等。

  “不可能是智慧城市而没有智慧银行”

  “不可能是智慧城市而没有智慧银行。”在谈到雄安新区金融机构的未来时,李军对《金融时报》记者斩钉截铁地说,雄安新区要打造绿色城市、智慧城市,智慧城市必然需要智慧银行。

  在采访期间,《金融时报》记者走访了建行容城支行营业部。在这家号称长江以北最好的网点内,白色躯干、蓝色底盘的智能机器人首先吸引了记者的视线。这个高一米左右的“小家伙”面带笑容,踩着足底的滚轮四处游走,用天真的童音回答记者一行的各种问题。“他如果不知道答案,会让你来问我。”网点的一位工作人员笑着对记者说。除了机器人之外,矗立在办事大厅中央的六台智慧柜员机同样引人注目。这些智慧柜员机的主要特色是刷脸服务,可为客户办理开户、转账等多种业务,也是该网点的创新之举。

  事实上,设立雄安新区的通知一经发布,各家银行便迅速行动,除了前期筹备外,智慧银行的打造也是各家银行的工作重点。工行雄安分行为新区搭建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千年秀林”资金管理系统1.0版本上线,配套的供应链融资产品一同推出,提高了当地生态建设的智能化水平。农行河北雄安分行不断加强新技术应用,在新区率先推出刷脸取款、聚合支付产品。在支持新区教育三年提升计划方面,对科技系统建设提供全程咨询。中行河北雄安分行与中国雄安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英国金丝雀码头集团共同签署《关于雄安新区金融科技城项目战略合作协议》,积极助力雄安新区建设具备“世界眼光、国际标准”的金融科技中心。同时,主动对接“数字雄安”,运用区块链技术参与智慧银行建设,对“金融实验区”建设提出了富有建设性的意见,推动传统业务与科技手段“双轮驱动”。建行河北雄安分行大力支持服务雄安新区住房租赁市场发展,协助雄安新区管委会搭建住房租赁监测平台和住房租赁交易平台,目前已成功上线运行。针对新区小企业融资“痛点”,建行河北雄安分行借助大数据和“互联网+”等新技术、新手段,推出“税易贷”和“小微快贷”系列创新产品,并通过二者组合创新推出“云税贷”,有效拓宽了普惠金融服务渠道。

  在设立雄安新区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新区内并未出现马达轰鸣的热闹场景,平静的表面之下,是更为重要的意识和理念的悄然转变。在这样一个寻常的春日,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树的叶子,雄安新区一派泰然平和,而隐于平静之下的种种改变,于无声处正在发生。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