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十四五”时期资管市场机遇良多 银行理财如何乘风破浪

  “十四五”时期,既是中国财富增长的关键时期,也是实现“民富”的关键时期,提升居民财产性收入对于改善民生、拉动内需显得尤为重要。作为助力“民富”的重要方式,财富管理市场发展正当其时。在资管新规推动市场进一步规范的同时,大资管市场格局也在不断构筑。

  作为财富管理市场的重要参与者,截至2020年底,银行理财市场规模已达到25.86万亿元,当年累计为投资者创造收益9932.5亿元。在不断推进净值化转型的过程中,银行理财如何丰富产品体系,优化自身布局,进一步做大做强,发挥金融工具优化社会资源配置作用,服务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将成为“十四五”时期的重头戏。

  资管市场发展恰逢其时

  站在“十四五”时期的起点以及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大背景下,我国财富管理迎来诸多机遇。

  得益于过去10年经济的高速增长,我国逐渐进入私人积累了一定量财富的社会发展阶段。“快速发展的经济和不断增长的财富催生了居民投资理财与资产保值需求,而这将使我国资产管理行业大有可为。”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剑表示。

  在我国经济发展取得卓越成就的背景下,国家对改善人民生活水平密切关注。“切实增进民生福祉”“持续改善人民生活”“多渠道增加居民收入”“改善消费环境,让居民能消费、愿消费,以促进民生改善和经济发展”等,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相关内容被广泛提及。

  提升居民的财产性收入是当务之急。“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意味着要把满足国内需求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即国内大循环的战略基点是扩大内需。内需包括消费和投资,而消费需求又是第一性的。若无稳定的收入以及收入的稳定增长作为基础和条件,居民消费需求难以持续提升。从我国当前的情况看,居民财产性收入一直以来占比偏低,是我国居民消费能力不强、抵御风险能力不高的重要原因。”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财政金融室主任郭威认为,提高居民财产性收入,是进一步拉动内需、促进国内大循环的重要突破口。

  如何提高居民财产性收入?财富管理显得愈发重要。“当前,相较居民以个人投资者身份参与资本市场投资,资产管理机构在人才、信息、资金方面都有着明显优势,在资本市场投资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同时,居民对资产管理产品的重视程度不断提升,但受限于财富存量,低收入居民可以选择的资管产品有限。资产管理能够聚集他们的财富,并投资于其无法进入的优质资产领域,从而为其享受资产管理收益提供了重要渠道。”普益标准首席经济学家王鹏表示。

  继续破净迎接行业红利

  资管新规的推进以及大资管市场的形成,将在“十四五”时期继续推进。对于银行理财而言,在经历了理财净值化转型的“阵痛”后,在更为规范的行业新格局中,银行理财将获得更广阔的展业空间。

  资管新规落地实施以来,银行理财净值化转型不断推进。据《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年度报告(2020年)》显示,截至2020年年末,净值型产品存续规模同比增长59.07%,至17.4万亿元,净值型产品占比较2019年年末提升22.06个百分点至67.28%,转型效果明显。同时,银行加快存量资产处置,合规新产品占比持续升高,同业理财及嵌套投资规模持续缩减。

  “银行业保本理财压降明显,部分银行已实现清零。保本理财由资管新规前约占全部产品的30%,压降幅度已超过90%。”光大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表示,“银行就存量难处置资产情况及详细处置计划进行了上报,监管对银行理财整改已摸清底数。监管部门将延续强监管、严监管的思路,坚定不移推动银行理财平稳转型,后续部分存量‘硬骨头’适当给予一些灵活措施,不影响理财主体在2021年年底如期完成能力范围内的整改任务。”

  “随着资产管理机构可管理的资产范围逐渐放开,市场空间将有所扩容。具体到各类资产管理机构,银行业优势明显,未来银行理财资产配置将趋于多样化。不论是净值需要较为稳定的要求,还是对理财收益的预期要求,都将使得大类资产配置成为未来银行理财的主流。”在王剑看来,银行在销售渠道、投研能力、客户资源、人才团队以及资金端、资产端等多个方面都具备优势。

  “银行在债权类资产的开发、投资、管理上形成了绝对优势,非标债权是大型银行最擅长的资产类型。同时,理财子公司作为独立法人机构,可使用账上的充裕现金用于自营投资,利用自身具备的投资管理技能,发挥更大的规模效应。”王剑分析说。

  把握未来破题方向

  在未来大资管市场格局中,银行理财要在与其他机构的竞合中把握自身优势,不断创新探索产品模式,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对于银行而言,需要牢牢把持投资银行业务和财富管理业务。对于投资管理业务、非债权类资产领域的业务可以继续委外,比如银行理财可以借助公募基金或者基金专户来开展部分固收、权益类投资。”王剑建议。

  王一峰认为,在限制期限错配的约束下,产品期限的延长为银行理财在资产端探索多资产、多策略配置提供了有利条件。银行理财具有强大的养老业务协同优势,未来养老第三支柱建设的加强,有望进一步打开银行理财创设长期限产品的业务机会,拓展多元资产配置。

  与此同时,自资管新规实施以来,基金中的基金(FOF)型银行理财产品也得到了较快发展。普益标准研究员陈飞旭认为,在宏观政策推动、客户需求改变、行业监管要求和银行机构自身能力不足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FOF型理财产品成为银行机构涉足股票投资和主动管理转型的重要创新方向。

  “由于国有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整体实力领先,在产品创新方面更有余力,因此,预计在较长时间内仍将是FOF型理财产品的主要发行主体。在具体的产品发行方面,虽然年轻一代投资者风险偏好抬升,但并未改变银行理财投资者整体风险偏好较低的事实,FOF型理财产品以固收类产品为主,并重点面向私行客户,是在当前背景下的较好选择。”陈飞旭进一步预测。

  大资管的前景被银行业看好。招行在最近的2020年度业绩发布会上首提“大财富管理”。“这是我们立足于‘十四五’开局之年,对未来5年业务主线的规划。大财富管理相关业务有弱周期特征,我们可凭此完成轻型银行的战略使命。”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表示,对此,招商银行下一步将在资产组织和产品创设方面进行重点打造。

  金融机构也在大资管的背景下进行了许多有益探索,与其他业务板块相互赋能提升。中国光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晓鹏表示,光大提出了涵盖财富、投资、投行的“大财富”以及涵盖环保、旅游、健康的“大民生”的两个大方面的生态圈。“大财富”很好体现了作为金融控股集团的基本定位和业务特色,“大民生”则反过来为财富管理提供了基础资产和产业经验。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