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蹄疾而步稳 金融改革持续深化

  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是社会生活不可或缺的基础服务。自“十三五”规划提出“加快金融体制改革”以来,我国金融改革有序推进,金融业保持快速发展,更好满足了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多样化的金融需求。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从长远来看,促进经济与金融良性循环,就必须把深化金融改革作为根本动力。业内普遍预计,下一阶段,我国金融改革仍将蹄疾步稳,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利率市场化改革取得重大突破

  “利率是最重要的金融要素价格。中国人民银行分别于2013年7月和2015年10月放开贷款和存款利率管制,利率市场化改革取得重大突破。2019年推出由商业银行报出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以来,利率市场化程度进一步提高,市场利率持续下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日前在署名文章中介绍,目前,90%以上新发放贷款已将LPR作为定价基准。

  中商智库首席研究员李建军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在高效的货币政策传导渠道中,央行通过调节政策利率来影响金融市场利率,并通过金融机构将货币政策意图传导给企业和个人。近年来,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持续推进,我国贷款利率上下限已放开,特别是LPR改革取得了重要成效。

  中国人民银行2020年5月10日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以改革的办法促进降低贷款实际利率成效显著。LPR改革后,企业议价意识和能力提高,贷款市场竞争性增强,一些银行主动下沉客户群,加大对小微企业的贷款支持力度,促使企业贷款利率整体明显下行。2020年3月,一般贷款(不含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为5.48%,较LPR改革前的2019年7月下降了0.62个百分点;今年以来下降了0.26个百分点。

  “最近一段时间,我国贷款利率确实有所下行,尤其是中小微企业得到了更低成本的资金支持,充分反映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和逆周期调节的力度在不断加强。而且从总量上来看,央行货币政策的传导效率提高很快。据央行测算,今年一季度,每1元的流动性投放可支持3.5元的贷款增长,是1∶3.5的倍数放大效应。”李建军说。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还指出,从实际情况来看,银行存款利率已出现一定变化,部分银行主动下调了存款利率,以市场化定价的货币市场基金等类存款产品利率也有所下行,存款利率与市场利率正在实现“两轨合一轨”,贷款市场利率改革有效推动了存款利率市场化。

  资本市场改革再迎里程碑

  经过多年建设,我国基本形成了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科创板、新三板分工不同,各具特色,错位发展。2020年4月27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我国资本市场改革再迎里程碑。随后,相关工作逐步展开,创业板发行上市审核系统5月13日起开始试用。

  “在资本市场深化改革新周期下,创业板改革及注册制试点的出台,是资本市场长期制度改革的延续。”光大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改革后,创业板定位更具针对性,将着重于服务成长型创新创业企业,且更聚集于推动传统产业创新升级,以资本市场高质量供给服务实体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此次改革,证监会明确要把握好“一条主线”∶实施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股票发行注册制,提高透明度和真实性,由投资者自主进行价值判断,真正把选择权交给市场。

  “注册制改革最终目的在于完善我国资本市场体系,加速双向扩容,促进股权融资,优化资源配置,最终加速实现经济转型升级。”王一峰表示,未来,随着我国资本市场建设不断完善,企业上市融资持续扩容,市场也将迎来股权融资大时代。

  规范市场秩序让资管业务回归本源

  2018年4月27日,《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发布实施。资管新规实施两年多来,对于规范资产管理市场秩序、防范金融风险发挥了积极作用。

  在李建军看来,让资管业务回归主动风险管理、打破刚性兑付和多层嵌套、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确保金融市场健康运行,是改革完善资管行业制度的核心。王一峰也表示,资管行业回归本源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一环:“随着资管新规落地实施,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等领域资管业务配套细则相继出台,相关金融机构大力整改,通道业务有序压缩,各细分子行业逐步回归资管本源。”

  资管新规实施以来,金融市场对规范资管业务已有了统一认识,并积极采取了改革行动;投资者的金融风险意识也逐渐提高。李建军表示,金融机构应按既定步骤推进资管业务的整改和转型,在做好风险防控前提下,以客户为中心,提供量身定制的全方位金融服务,满足投资者更加多元化的投资需求。

  改革多点推进与风险防范并重

  实际上,“十三五”期间的金融改革还有很多。比如,在区域改革方面,提出30条具体措施,推动上海成为金融改革开放“排头兵”;部署26项金融改革创新工作,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在金融科技方面,在北京等10省市开展金融科技应用试点;在上海市等6市(区)扩大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

  伴随着金融业务改革创新的还有金融监管体制机制改革。从形成“一委一行两会一局”的中国金融监管新格局,到建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地方协调机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连平认为,随着我国金融监管体制的不断完善以及不断增强中央与地方合力,稳健的微观金融主体和稳定的宏观金融环境将使金融有效服务实体经济。

  在深化金融改革的同时,我国也持续推进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易纲在前述署名文章中表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党的十九大确定的三大攻坚战之一,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大举措。2020年,中国人民银行继续认真履行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职责,一方面,稳妥有序推进重点领域金融风险处置;另一方面,继续加快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制度建设。

  谈及今后金融改革重点,李建军表示,疫情发生后,中小微企业在突发事件面前资金链较脆弱等问题暴露出来,而针对中小微企业和创新型企业的差异化、个性化金融服务格局远未形成,应补足结构性金融服务短板。要进一步提高中小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水平,包括要特别注意加强党的领导与加强公司治理的深度融合。同时,要加快金融机构的数字化、科技化进程,依托金融科技推出更多惠企利民的服务内容。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