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2019年经济金融形势前瞻】扶贫攻坚的“中场战事”

  距离2015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吹响的扶贫攻坚号角已经过去3年。而距离“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的历史性目标不足两年。

  可以说,脱贫攻坚战正值中场。过去几年里,每年1000万以上的贫困人口脱贫、数百个贫困县“摘帽”的成绩令人欣喜。随着帮一把、扶上马就能解决的问题得到处理,深水区下的难题也随之浮现。面对“难啃的硬骨头”,接下来的攻坚战将指向何处?

  聚焦深度贫困地区

  从2017年底开始,深度贫困地区成为政策的聚焦点。从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支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实施意见》,到2018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印发《关于金融支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意见》,都体现出“新增金融资金优先满足深度贫困地区,新增金融服务优先布设深度贫困地区”的特点。

  这正是目前金融支持的短板领域。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所研究员、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杜晓山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服务在不同地区、不同机构方面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金融资源向经济发达地区、城市地区集中的特征明显,而农村金融是我国金融体系中最薄弱的环节,特别是低收入和贫困群体的覆盖率和服务深度不足。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贫困之冰,非一日之寒;破冰之功,非一春之暖。针对深度贫困地区工作,尤其要拿出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劲头。如果说其他地区的金融精准扶贫是补齐短板,那么深度贫困地区的扶贫工作甚至是从无到有。不仅需要铺路修桥建井工程的资金支持,更需要社会常识、金融常识扶贫。而这些都需要更多的活思路、下更大工夫来推进。

  激活持续“造血”机制

  金融不是发钱,根本还是为了带动贫困户的发展。然而,这轮金融精准扶贫工作之初,有基础业务员感慨“有钱放不出去”。“你给贫困户钱,他要么就花光了事,要么就不知道该干嘛。按照老习惯,老百姓怕借钱、怕麻烦”。

  各地因地制宜,很快都找到了自己的路子。通过产业扶贫带动贫困农户利益联结机制是目前的主流。其中,贵州省册亨县选取了生态林业作为扶贫产业,利用人民银行主导的“扶贫小额信贷+三变”模式,通过金融促进贫困户与扶贫主体利益联结,帮助农户获得稳定分红和务工收入,探索出一条产业带动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册亨县龙头企业贵州奇松林业公司与政府、银行一起,在“企业用料+贫困户供应”林子变票子、“企业用工+搬迁户就业”农民变工人模式下,通过“企业经营+贫困户入股”,让农民变股东,吸纳800户贫困户,投放4000万元扶贫小额信贷“特惠贷”资金入股企业,实现分红240万元。全年向贫困户收购原木6万方,设立就业岗位1200个,帮助2000余人脱贫。

  不过,更艰巨的任务还在后面。扶贫产业的产品要能经得起市场检验,要避免同质化竞争。目前,尽管部分企业已经借此走出了自己的发展之路,但仍有不少贫困户和扶贫企业的产品还要靠对口帮扶的单位帮助“消化”。从有出路到好出路,从有产业到有竞争力的产业,扶贫路上还充满挑战。

  构建多层次金融支持体系

  银保监会去年发布的《中国普惠金融发展情况报告》显示,目前金融精准扶贫主要的创新与突破集中在普惠金融指标体系的建设、农村支付环境建设、动产融资的创新、保险基础机制建设等方面,而银行信贷支持仍是主流。

  而金融精准扶贫具有更多的可能性。河南兰考希望通过引入上市公司和扶持扶贫惠农企业上市等方式,借力资本市场推动脱贫攻坚;而无论针对农村地区依托于第一产业的“靠天吃饭”特性,还是“因病、因残”等意外或不可抗力带来的致贫风险,保险均有重要的托底作用。

  其中,尽管近年来一直在推出更具适用性的创新产品,但保险“保而不足”的现象仍值得关注。根据2018年8月公布的《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还有3000万左右农村贫困人口需要脱贫,其中因病、因残致贫比例居高不下。据统计,仅因病一项导致的贫困人口即可占据全国总贫困人口的42%以上,往往是“一人得病,全家致贫”。但目前医疗保险所覆盖的内容多为普通药,不少医生推荐的“救命药”并未覆盖在内,且设计条款复杂,即便理赔,金额也偏低。而多地更是未实现农业保险的广覆盖。洪灾、冰雹仍是农村地区重要的“致贫”祸首。

  “实际上,也不必拘泥于这些传统的金融机构。我认为有必要对公益性或非营利性小额放贷组织做出专门规定,需要解决法律地位和融资渠道问题。另外,规范的“三位一体”合作经济组织和新型合作金融组织也是中央政府鼓励发展的对象。”杜晓山提出,“这些专业性金融机构在开展普惠金融方面更有积极性,他们是自觉自愿的,也有独特的优势。”

责任编辑:赵乘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