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从“三农”到乡村振兴 银行业接续演绎“农”情画意

  40年前,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18位农民的鲜红指印,不仅开创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先河,也在改革开放大幕初启时书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只有支农惠农才能强农富农,40年间,从包括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内的一系列农村改革到“三农”问题的各种探索实践,再到党的十九大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决策部署,银行业在其中发挥了至关重要作用。

  时至今日,政策性金融和以农行、邮储银行为主的大中型商业银行为乡村振兴提供了不可替代的金融支持。农发行董事长解学智在今年初该行全国分行长会议上透露,近3年来,农发行累计投放支农资金5.9万亿元。此外,截至2017年末,农行县域贷款余额3.57万亿元,较年初增加3900亿元,增速12.3%;涉农贷款余额达到3.08万亿元,比年初增加3586亿元。

  同样不可忽视的是,在一系列的农村金融体制改革之后,以村镇银行、农村商业银行为主的一批专注于地域性金融服务的机构已经成为该领域的中坚力量。据银保监会7月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村镇银行机构组建数量已达1601家,其中,中西部地区机构占比65%,已覆盖全国31个省份的1247个县(市、旗),县域覆盖率达68%。

  务农重本,国之大纲。在改革开放进程中,银行业服务“三农”的主体作用日渐明晰,力度不断加大,方式不断完善。当下,借助科技金融的力量,银行业加大创新,探索差异化特色产品与服务模式,为乡村振兴融资融智、献计献策。

  服务主体日渐明晰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农村经济金融获得了发展新机。在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和乡镇企业蓬勃发展下,以农业银行和农村信用社为主的农村金融体制改革同步展开。其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持续推进,服务该领域的银行业主体也日渐明晰。

  历史的开启,要从农业银行的恢复说起。1979年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恢复中国农业银行的通知》。恢复后的农行突破“农贷只用于维持农业简单再生产和用于救济”的限制,将业务范围扩大到与农业、农村经济发展有关的工业、商业领域,走上全面支持农村商品经济发展的道路。同时,还规定农行作为农村信用社的上级机构,负责对其日常工作进行组织管理,形成了以农业银行为主体、农信社为其基层机构的农村金融体系。直到1996年8月,根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农村金融体制改革的决定》,农行不再领导管理农信社,标志着这段历史的结束。

  在与农行脱钩后,农信社的市场化改革不断深入,并逐渐改制为今天的农村商业银行。目前,农商行的发展已初具规模。据统计,截至2018年2月,农商行总资产规模近25万亿元,占农村金融机构比例约为74.5%。其中,资产规模超千亿元的农商银行有近30家,占农商银行总数的2.4%。

  而该领域的重要支柱性政策性力量——农业发展银行则诞生于1994年。当年,农发行正式接受农行、工行划转的农业政策性信贷业务。作为唯一一家农业政策性银行,该行以国家信用为基础筹集资金,承担农业政策性金融业务,代理财政支农资金的拨付,为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服务。

  有别于商业银行,作为粮食收购的主管银行,该行采取了“钱随粮走、购贷销还、库贷挂钩、封闭运行”的方式,对粮食收购资金贷款进行封闭管理。在彻底终结了困扰各级政府和广大农民多年的“白条”现象的同时,也大大降低了不良贷款比例,保障了银行正常运转。

  时至今日,农发行在支农惠农方面取得了突出成绩。2017年,该行全年累放粮棉油收购贷款3062亿元,累放精准扶贫贷款5120亿元,年末贷款余额1.26万亿元,比上年增长40%;而自2015年年初至2018年年初,该行累计支持收储粮食1.26万亿斤、易地扶贫搬迁惠及贫困人口524万人、帮助906万人改善居住条件。

  此外,为了弥补农村地区金融服务不足、金融竞争力不强的问题,2006年12月,原银监会发布了《关于调整放宽农村地区银行业金融机构准入政策更好支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提出了在农村地区发展新型农村金融机构的决定,自此拉开了村镇银行发展的序幕。

  截至2017年年末,全国共有5大类型、294家银行机构作为主发起人发起设立村镇银行。在对村镇银行的探索进行总结时,银保监会从三方面给予了肯定:首先是坚持专注“存贷汇”等基础金融服务,近六成资产为贷款,近九成负债为存款,吸收资金主要用于当地;其次是持续加大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的投放力度,农户和小微企业贷款合计占比达92%,连续4年保持在90%以上;再次是坚持按照小额分散原则开展信贷业务,户均贷款余额37万元,连续5年下降。

  从“三农”到乡村振兴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再次聚焦于“三农”。至此,中央一号文件已经连续15年关注该领域。而与前面14年稍有不同的是,这一次文件的主题是十九大全新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作为“三农”的升级版,十九大报告将十六届五中全会新农村建设的“生产发展、生活富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五大目标进一步升华为“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

  中央一号文件还专门提到农行和邮政储蓄银行,要求其加大三农金融事业部对乡村振兴的支持力度。据记者粗略统计,从2004年至今,15次一号文件12次提到了这两家银行,可见其与该领域的渊源之深。

  作为与“三农”联系最为紧密的商业银行,农行的发展与该领域密不可分。2007年1月,第三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农行“面向‘三农’、整体改制、商业运作、择机上市”的改革总原则。而在2009年,原银监会印发《中国农业银行三农金融事业部制改革与监管指引》,开启了银行三农金融事业部设立的新篇章。

  同时,改革开放以来,广大的农村邮政储蓄机构也承担了大量的农村金融业务。邮储银行行长吕家进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截至2017年年末,该行拥有近4万个网点,覆盖内地所有城市和近99%的县域地区,超过了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营业网点总数的1/6。如此深和广的网点分布以及扎根农村的经验,也让该行成为服务“三农”的主要力量。2016年,在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对邮储银行建立三农金融事业部的要求后,该行于当年9月成立了三农金融事业部。

  据了解,两家银行都在为服务乡村振兴战略进行探索,农行董事长周慕冰撰文表示,要着眼于服务乡村振兴战略,持续深化“三农”金融服务改革。突出做好金融服务国家粮食安全战略、农村产业融合、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县域幸福产业、农村普惠金融等“七大行动”,确保乡村振兴每个重点领域都有产品对接、有服务方案和政策保障。

  农行最新发布的“三农”金融服务报告显示, 2017年,该行三农金融事业部9项监管指标全面达标,县域增量贷存比达到80.5%,存量贷存比达到51.7%,基本实现了县域资金取之于农、用之于农。

  今年5月,邮储银行与农业农村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农业产业化领域金融合作助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该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贯彻落实好此意见要求,进一步深化三农金融事业部改革,加强产品和服务模式创新,加快探索具有自身特色、商业可持续的“三农”金融发展道路,力争2018年实现涉农贷款净增1000亿元以上,3年内实现100个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与100个农村项目的开发,授信金额达到1000亿元。

  此外,中央一号文件也明确了国开行和农发行在乡村振兴中的职责定位,要求其强化金融服务方式创新,加大对乡村振兴中长期信贷支持力度。对此,两家政策性银行均在今年的年度工作会议上有所部署。

  国开行表示,将发挥开发性金融独特优势和作用,通过信用、市场、制度建设,积极创新支持乡村振兴的模式和方法,把乡村振兴战略分别同脱贫攻坚、新型城镇化统筹起来。

  农发行则表示,要紧扣中央关于乡村振兴战略的决策部署,聚焦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制定服务乡村振兴战略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明确服务乡村振兴战略的目标任务、重点领域和保障措施。要把政策性信贷主要放在支持粮棉油收储、助力脱贫攻坚、支持农业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支持农业现代化四个方面,以更大作为高质量服务乡村振兴战略。

  银行系各显神通

  在探索对“三农”服务的模式方面,各家银行也充分发挥自身优势,不断创新产品与服务。

  提升乡村信息化水平,消除城乡数字鸿沟,是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重要内容和抓手。为此,农行将互联网金融服务“三农”作为全行的“一号工程”。“在授信模型、贷款流程、利率定价、电子合同文本等方面,我们要加大改革攻坚力度,尽快制定一整套与互联网金融相适应的政策制度体系。”周慕冰表示。

  “自2016年11月投产上线以来,‘农银惠农e通’平台注册商户突破214万户。2018年上半年,交易金额达到2267亿元,累计交易金额4759亿元。” 农行副行长郭宁宁在7月19日召开的银行业例会上表示。

  建行搭建的“善融商务”电商扶贫平台,则在2017年年末累计覆盖545个贫困县,实现扶贫交易额51亿元。据该行有关负责人介绍,为实现善融扶贫常态化营销推广,该行在去年8月设立了“善融商务扶贫馆”,并充分应用新一代最新科技成果,对扶贫馆进行了持续升级和扩容。目前,已实现PC、微商城和善融手机APP的全渠道部署。

  同时,借助金融科技的力量,建行探索丰富“裕农通+”普惠金融模式,通过新一代系统“裕农通”APP、智能POS、“建行裕农通”微信公众号三位结合,积极推动“银行+供销社”“银行+卫生社保”“银行+电商平台”“银行+通信公司”等多种合作模式,构建服务平台。例如,该行山东分行将金融、社保和医疗就诊服务进行整合,通过农村医务室为农户提供金融、医保缴费、医疗就诊服务。

  而邮储银行则坚持“人嫌细微,我宁繁琐”的服务理念,不断加快各类产品研发,完善业务产品体系,推出再就业小额担保贷款、家庭农场专业大户贷款、存单质押贷款等小额信贷产品,进一步提升对“三农”领域的金融服务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2月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及今年的一号文件均强调,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必须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走乡村绿色发展之路。这为“三农”绿色金融的发展提供了政策支持。

  对此,解学智表示,农发行要大力发展绿色金融,支持节水节肥农业、农产品质量安全体系建设、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增加绿色优质农产品和生态产品供给;支持改善农村人居环境,推进农村垃圾处理、污水治理、改水改厕等民生工程;支持水环境治理、土壤污染和农业面源污染治理,加大林业生态建设支持力度。

  农行也表示,绿色发展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底色。去年12月,该行与农业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推进金融支持农业绿色发展工作的通知》。该行已将绿色信贷理念纳入到全行政策体系中,并明确提出“绿色投行”业务发展理念,积极引入绿色债券、绿色基金、绿色理财、绿色顾问等新型金融服务工具,着力打造集信贷、投行、基金、融资租赁等工具于一体的专属产品箱,“融资+融智+融信”服务国家农业农村绿色发展重大战略。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