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专家观点CURRENT AFFAIRS
专家观点 / 正文
全国人大代表、深交所理事长王建军:减轻企业实施股权激励税费负担 激发微观主体活力

  “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加大股权激励实施力度,有利于企业稳定员工,提质增效,增强活力,有利于完善公司治理,促进提升全球竞争力。”日前,全国人大代表、深交所理事长王建军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股权激励“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机制下,企业和员工共同做大蛋糕,缓解企业现金流压力,充分调动各方积极性,将为社会带来更高的整体财富效应。

  上市公司推出股权激励计划,对提升员工归属感、缓解企业现金流压力、提振市场信心、促进业绩提升等,起到了重要作用。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27日,深沪两市共3826家上市公司中已有1465家公司实施过股权激励计划,占比38.29%;从纳税贡献看,实施过股权激励计划公司的2018年所得税额合计为2304亿元,成为市场中缴纳企业所得税的重要群体;从业绩表现看,实施过股权激励计划公司的2018年净利润合计为8172亿元,平均每家实现净利润5.58亿元,高于未实施过股权激励实体行业公司的平均水平。

  但是,王建军表示,从股权激励费用抵扣企业所得税的角度看,还存在两个“不匹配”:一是会计上确认的股权激励费用与税收上可税前扣除的期间不匹配;二是终止股权激励而加速一次性确认的费用不可在税前扣除与经济行为实质不匹配,一定程度上加深了公司对实施股权激励摊薄当期利润的顾虑,不利于调动企业实施股权激励的积极性。

  对此,他提出以下两点建议:

  一是允许企业在列支激励费用的期间即可申报企业所得税的税前扣除,在股权激励实施完毕当期按“实际行权时市场价与行权价差额”汇算清缴,进行所得税额多退少补。由此,实现上市公司税前抵扣费用的时间点前移,减轻企业所得税缴纳的现金流压力,有利于改善其税收体验。同时,在股权激励的整个期间,按“实际行权时市场价与行权价差额”汇算清缴实施所得税额多退少补,总体缴纳税额并未降低。

  二是取消主动终止股权激励仍需确认加速行权费用的会计处理要求,避免企业由此确认大额费用。终止股权激励需确认加速行权费用的会计处理要求,一定程度上对上市公司随意终止股权激励起到了阻吓作用,但也对因股价倒挂等情形终止本次激励以尽快推出新激励方案的公司构成了障碍。取消终止股权激励时仍需确认加速行权费用的会计处理要求,减轻企业无法抵扣企业所得税应纳税额的费用负担,以利于企业在终止无效激励措施后尽快推出新的激励方案。

责任编辑:王佳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