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职场文化CURRENT AFFAIRS
职场文化 / 正文
精印“国家名片”的“驯”机手
记全国劳模刘惠春

  11月24日,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党中央、国务院决定,授予1689人全国劳动模范称号,授予804人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北京印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钞”)刘惠春名列其中,荣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刘惠春是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首位行业级技师、北京印钞有限公司高级技师,几十年间,他在平凡的岗位上,将工作做得不凡。

  图为刘惠春(右一)在给同事们讲解设备运行原理。韦长颖 摄

  半辈子“挪”出来的绝活

  在北钞,问谁能开所有凹印机,刘惠春首屈一指。三十多年,他跟机器“长”在一起,先后在十二个机台当领机,成为公司凹印工序首席技术带头人。他走到哪里,好成绩就跟到哪里。他所在的机台设备保养最好,质量、产量、墨耗指标均完成出色,大家都想和他“搭帮”工作。面对产品作废率很高的“老大难”凹印机,车间领导安排刘惠春去当机长,他带着几名同事,三个月就创造了作废率最低的佳绩。

  这种能冲锋陷阵的将士,自然少不了挂帅出征的机会。“有问题,惠春上!”降低作废率,提高产品转换速度,是刘惠春最擅长的。2012年,印刷机台转换印品,换新的版墨纸、重新调试机器压力,全过程下来要三天,而他只需16小时,创下公司的转产记录。这样的实力,他是从垛纸、看色、端盘到机长,一个岗一个岗“挪”出来的。

  靠着稳扎稳打的精神,刘惠春一步一个脚印,每挪一个岗,他就有新的进步和突破。如今,他成为印钞造币行业首位也是唯一一位行业级技师,并被北京市委、市政府授予“北京市有突出贡献的高技能人才”光荣称号;因为对印钞造币行业的突出贡献,他享受北京市政府技师特殊津贴、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19年,以刘惠春命名的“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正式通过国家人社部评审。在印钞造币系统,刘惠春取得的荣誉甚多,在业内,人们提起他会说:“刘惠春这人不简单!能把印钞机那么复杂的大家伙,驯得服服帖帖。”

  非一般的“倔强”和心量

  要练就一身硬功夫,在哪个行业,都少不了一点近乎倔强的执著。刘惠春的执著,从进厂就出了名。

  刘惠春当学徒时,遇到问题,不弄明白就不让师傅走;他当了机长,遇到问题,弄不明白自己就不走。上中班时,设备有了故障,他停了机就开始研究。往往,一个毛病,他能从天黑琢磨到天亮。同事都知道他倔,也都知道他一琢磨起来根本顾不上时间,可还是在一边陪着他“犯倔”。刘惠春也不辜负同事们的信任,不仅能琢磨明白,还总能用最佳绩效回报大家。

  面对构造日益复杂的印钞机,刘惠春深知,光靠一股子韧劲儿远远不够,必须完成同步的知识储备。于是,他在业余时间学习了印刷工程和计算机应用,取得了相关专业本科学历。然而,说起刘惠春的成绩,了解他的人都说:“惠春这本事,更多得益于人品和心量。”

  在车间干活,收入是跟效益挂钩的。一样出工出力,谁都想挑个好使唤的机器与配合默契的同伴。可刘惠春既不挑机器也不挑同伴。作为出了名的“降废专业户”,他频繁被从“驯”好的机器上“请”下来,去“调教”问题机。但绩效并不是刘惠春一到就立刻上去,前几个月的磨合期,奖金待遇都会受损,可刘惠春从来不找领导。聊起这段经历,他说:“不是谁都有机会开全部机型,这是钱都换不来的历练。”

  这份豁达配上不服输的倔强,让无论什么机器到他那儿都特别“听话”,这也成就了今日行业里印钞技术的最强能手。新世纪塑料钞、澳门流通钞、奥运纪念钞、澳门生肖系列钞、航天纪念钞、人民币发行70周年纪念钞……这类重要的生产试验,总少不了他。

  把“笨功夫”做到家

  “磨刀不误砍柴工”,刘惠春的功夫成就于扎实的积累。周末,机器歇了他不歇,他揣着纸笔、一项项记录机器的参数。他说:“这是逐台排查设备参数的好时机。”在信息化还未普遍应用于印钞设备前,他用这种“笨”办法,完成了当下人们才熟悉的“建立大数据积累”。他的这一习惯被延续下来,成为车间里多年的“规定动作”。每次新印品试验之前,刘惠春都会利用休息日,带领机台操作人员对设备进行全面检查。他看见印刷参数不规范就立即进行恢复,为新旧机型建立统一工艺技术标准,让各机台保持印刷数据统一,由此,印品的质量也得以保证。刘惠春常跟大家说:“不要忽视细节,做好每一次常规检查与保养。”

  在人员培训方面,刘惠春扎扎实实做好“笨功夫”。他把自己辛苦练成的“笨功夫”,毫无保留地传给同事。为了让操作人员熟练掌握技巧,他连续加班。刘惠春说:“捷径无他,足够长的时间,足够的熟练。”按照这个“笨”办法,一批优秀人才成长起来,成为业内最宝贵的财富,也保证了一批批重要印品得以顺利生产。

  在北钞,有些专业人员解决不了的设备问题,他却能解决。当维修人员把症结锁定在“分纸器”上,他发现原来是磨损的螺丝干扰了活塞闭合;通过给凹印机链道加油,他找到了所有凹印机电池故障的原因,将安全隐患一次性排除;在特殊品试验的攻坚期,针对图纹清晰度差的问题,刘惠春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异于常规的承印物,必然对印刷有新要求,必须展开多方位调试。于是,刘惠春带领机台人员从版墨纸的适配开始,一点点微调、一个个参数地过,重新排摸出一整套新的设备参数和工艺流程;他不再局限于设备操作的单一层面,而是从多方面入手,调整墨斗的出墨量和印版的垫层,一举解决了新品试验清晰度不达标的问题。

  树立榜样,授业育人

  这些年,刘惠春将更多精力投入到人才的挖掘与培养中。他连续多年被公司评为优秀技师、技术工人导师,签约带徒传授技艺,并培养出四名优秀青年技师机长。

  不仅在北钞,在印钞造币行业内,刘惠春也积极地为人才培养作贡献。作为行业技师考评委员会首位高级技师专家评委,刘惠春数次参加行业职业技能鉴定考评工作及行业职业技能鉴定题库建设工作。2014年,他被印钞造币总公司高级技师技能培训班聘为授课老师。在“刘惠春劳模创新工作室”组建后,他带领工作室人员,提供全方位、多工种技术交流;2017年,该工作室被评为“北京市职工创新工作室”。

  刘惠春为了参透生产工艺,拓宽知识面,拜公司资深技术专家钱浩为师,进一步跳出操作层面,从工艺管理、新产品开发等方面深入学习,成为公司第一对“高师带高徒”,在全公司掀起了终身学习的热潮。

  一切为了工作

  入职33年,刘惠春先后参与了第四套、第五套人民币以及第五套人民币提升品的生产试验,更为第五套人民币最具突破性的数字光彩光变技术作出了重要贡献。

  人民币上的光彩光变数字技术缘于新印制技术的引入,而刘惠春正是行业内学习该技术的第一人。2002年,行业第一台新型机器落户北钞,经行业内领导慎重考虑,学习新技术的任务就落在了刘惠春身上。2002年9月初,他离京参加培训;此时,他的爱人正经历着艰难时光——产假。至今,提起这段往事,刘惠春的爱人还会戏称:“儿子刚出生10天,我歇产假,他去‘度假’……”刘惠春笑着说:“整个行业就派我一个人大老远地去学开机器,这要学不会可怎么办。”

  刘惠春不负众望,培训结束后,他掌握了操作技术与机器运行原理,还能进行设备修理,并在全行业推广新印制技术。2004年,这项新技术取得成功,并最终应用在人民币的生产中,呈现于第五套人民币数字面值之上,使“国家名片”的光泽度、细腻感和防伪性更进一步。

  每当触摸到人民币上绚丽的感光变色数字,刘惠春总是感慨良多。十八年间,星移斗转,机器国产化早已顺利开展,印刷技术也越发成熟,使我们的“国家名片”愈发美丽。刘惠春也成为印制行业的翘楚,成长为“全国技术能手”“北京市劳动模范”“全国劳模”。无数荣誉加身,可刘惠春依然不离开机台,将自己的全部奉献给印制事业。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