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职场文化CURRENT AFFAIRS
职场文化 / 正文
一把锉刀“闯天下”
记第24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张文良

  2020年的五四青年节来临之前,第24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评选结果揭晓,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下属的沈阳造币有限公司造币钳工、高级技师张文良获“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这是共青团中央、全国青联授予中国优秀青年的最高荣誉,更是对这位29岁、怀揣钳工梦和印制梦的中钞青年莫大的鼓励。

  

  图为工作中的张文良。

  要做,就做最好的

  2008年,17岁的张文良从辽宁省鞍山市岫岩县来到沈阳,入学辽宁丰田金杯技师学院模具专业,成为一名技工学校学生。张文良的老师曲骊是第一届“振兴杯”全国青年职业技能竞赛冠军,办公室里的证书有一米高,还有一块“全国技术能手”的奖牌。张文良看到后,在心里定下了目标:“既然选择了技术,就一定要努力去学。要做,就做最好的。”

  2012年,张文良参加第八届“振兴杯”全国青年职业技能竞赛,经过市、省级层层选拔,最终获得钳工组全国冠军,是当时“振兴杯”历史上最年轻的冠军。

  2013年,张文良被沈阳造币有限公司以高技能人才特聘入企,开启了他在钳工行业里立足岗位、钻研创新的新旅程。沈阳造币有限公司对造币的工艺质量要求十分严格。只有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才能生产出精美的“国家名片”。作为维修钳工的张文良,其工作职责就是要保证生产线高效、平稳运转。此时,23岁的他目标很明确,也从未改变——要做全国最好的钳工。

  钳工的工作,是利用最传统的工具,完成一些机械无法加工或者难以加工的零件加工,任何一个步骤错了,都不再有补救机会,比拼的是纯手工操作下的精度。无论寒冬酷暑,张文良都在案台前手持锉刀,保持站姿,用身体力量一次一次、日复一日地“推削”着精度、磨合着“手感”。那段时间,他每天推出锉刀达上万次,每次大约15-20cm,算下来一天能推两公里,如今已经可以做到每一锉推出去,就知道“削”下去多少,离标准还差多少,如同习武之人“人剑合一”,这是通过反复训练而形成的感觉,也是一位技工追求精度的关键所在。

  2013年,他再次参加“振兴杯”全国青年职业技能竞赛,挑战“机械安装设备”这一全新工种。赛场上,经CAD制图、钻头刃磨及孔加工、钳工实操等项目角逐,张文良制作出的五角星作品尺寸精度、平面度约为0.003mm,相当于头发丝直径的二十分之一,而正常的机械设备上标注的精度,仅为0.01mm。最终,他获得全国第三名,再一次突破自己,成为不折不扣的“双料”技能人才。

  从“全国技术能手”到“中国青年五四奖章”,在国家和企业搭建的人才成长平台上,张文良朝着目标不断努力、迅速成长,成为了国家级钳工行业舞台上的一颗耀眼新星。

  为企业排解技术难题

  如今,随着自动化程度提高、车间环境提升,“脏乱差”的钳工形象已彻底改变,钳工操作、电路原理与工艺流程的互相结合,也给了这一工种更大的发挥区间,很多年轻人在企业搭建的丰富平台上不断学习、勇于创新,争做复合型技术人才。

  张文良是其中的佼佼者。作为钳工,他主要负责造币生产线设备的维护、维修、改造和创新工作。白天他在车间里熟悉设备构造、生产流程,晚上回家学习专业理论、工艺方法,脑子里时刻想的都是怎样将钳工技术更好地服务企业生产。他常说:“身为技术工人,就要勇于为企业排解技术难题。这需要的不只是自己的钳工技能,还要有与其他技术领域相结合的能力以及举一反三思考解决问题的能力……这种要求,也会随着科技的发展越来越高。”

  很快,他的“技术天赋”开始在生产项目中“大显身手”。

  2018年,中国人民银行响应社会需求,对纪念币包装进行改革。从狗年生肖普通纪念币开始,原来一直沿用的每卷40枚改造成每卷20枚。包装工艺要改变,而现有生产线无法满足新工艺要求,需进行全面技术改造。但生产厂家需要3个多月的设备改造周期,而且仅一台原始设备的改造费用就达约300万元。周期长、价格高,严重影响产品交期。因此,只有利用原有设备自主改造。

  当时只有27岁的张文良临危受命,成为我国普通纪念币包装史上这一重大改造项目的技术负责人。他带领团队放弃“十一小长假”,利用仅7天的时间,尝试了近百种改造方案,在有几千个零件组装成的生产线设备上,对30余个部分进行改造升级和安装调试,每部分涉及到的改造点平均有十几个。最终完全实现了新的包装工艺要求,整个生产线沿用至今,并被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在全行业推广应用,总计节约成本近千万元。

  2019年,生肖纪念币、一角硬币提升品、一元硬币提升品等多品种面临生产转换。由于产品规格参数不同,整条生产线无法连续运行,张文良凭借着对产品、设备性能及参数的熟悉,大胆尝试,解决了多个企业级改造项目,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为生产顺利进行争取了宝贵时间;泰山普通纪念币是我国首个圆角正方形普通纪念币,在形状和包装上都有重大突破和改变。但同时其设备特别是包装设备的调试,几乎没有可借鉴的依据和经验。生产前期,张文良每天至少守在装桶机台12个小时,通过不断创新、改造,最终提出“自动推筒”的改造设想,满足了工艺需求,企业迅速投入使用。同年,张文良被特聘为中国印钞造币行业最年轻的高级技师。

  张文良把个人的钳工梦和中钞人的印制梦紧紧联系在一起,在他的身上展现的,不仅是一个怀有梦想、不懈奋斗的“90后”形象,更是一个秉承印制初心、肩负造币使命的中钞青年形象。

  以身作则带好团队

  2016年,张文良获评“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他的工作又有了新变化——由一名普通的技术工人,成为一名带领班组的班长。

  “90后”张文良带领的维修班,包括他在内一共6人,班组平均年龄52.6岁。在管理上,张文良始终以一名后辈身份跟师傅们相处,虚心向大家请教学习。“有任务时,第一个冲上去,冲在最前面。面对难题,不怕出错,怕的是不去尝试。”他的工作作风感动了很多人,也将班组凝聚在了一起。“我对大家说,一定要认真负责地去对待维修、优化工作。我们就要一次过,就要一遍成,不要做重复返工的事情。”张文良说。

  现在,张文良所带的班组已是沈币公司口碑和能力都很有影响力的团队,连续多年获得企业“优秀班组”荣誉。

  2018年,沈币公司团委成立了以张文良牵头的“青年创新团队”。在他的带领下,团队7人历时六个月成功研发了沈币公司首台拆卷机试验样机。

  此后,很多青年在张文良带动下成长为各自岗位技术骨干。随即,他开启了自己的培训“小课堂”,将钳工技巧和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身边人,经过他培训的青年职工达20余人,其中一人获得第十二届“振兴杯”全国青年职业技能竞赛机修钳工第二名的好成绩。

  “我觉得这就是一件很让人兴奋的事情,我相信在企业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下,还会有更多的青年人慢慢走进来、走出去。”张文良说,“作为产业工人、维修钳工,我们也有自己的诗和远方。”

  2020年4月28日,张文良获得第24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他立足岗位,秉持精益求精态度,在“追求卓越、为国造币”“舞台”上,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钳工之路”,书写着“90后”中钞青年独有的精彩华章。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