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职场文化CURRENT AFFAIRS
职场文化 / 正文
家国金融情
记交通银行海南省分行钟楚男

  “楚男很喜欢学习,平日无别的爱好,就是喜欢看书,喜欢思考,喜欢写点建言献策的东西,而且几乎都被采纳了。”凡接触过钟楚男的同事、朋友们大都这么说,钟楚男是个胸盈家国、有金融情怀的人!

  所谓匠心精神,就是做哪个行业就做到专业精致。钟楚男这样解释他从事的事业。

  走进钟楚男所在的交通银行海南省分行办公室,除了电脑就是书刊杂志。可能是职业缘故,经济金融类占据多数。身材中等的他,说话略带湘音,好似总在思考问题,“满打满算,在岗工作的时间顶多还有四个年头,要做的事还多啊!”他说,也许是因儿时家乡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以下称城步县)太落后太穷,从上学到1980年参加银行工作,再从县城到省城,从工商银行省分行到交通银行省分行,从湖南到海南,“思变”二字总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老同事们一谈到钟楚男,就有种发自内心的羡慕。说他除去在工商银行海南省分行工作的时间,先后在交通银行海南省分行信用卡部、私金部、办公室、个金部等部门担任过负责人,还曾是中国银联筹备组成员。在工作之余,先后编撰出版金融和金融法律制度等专著5部,在全国性报刊发表经济金融文章80多篇。他胸中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与“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情怀,可谓是新时代金融人的精神“珍品”啊!

  

  钟楚男(左二)调研网络设备使用情况。

  金融改革勇建言

  “说实话,当时上书建言,心里多少还真有点忐忑不安。”钟楚男取出一大本发黄的历史资料说。1983年,是他19年人生中的第一次大转折。这一年,刚刚参加工作的他,从工商银行城步县支行考上了湖南省金融职工大学首届金融电大班。在贫穷落后山区长大的他,对未来,充满美好憧憬。

  入学后不久,爱思考的他,出于职业敏感,觉得电大课程与内容设置太陈旧化,教学管理方式太简单化。他思考再三,决定向校领导手书《关于电大突出专业,改进课程设置的意见》。“没想到校领导不仅肯定了他的意见,而且还鼓励他将建议修订完善后上书给中央电大”,钟楚男说。不久,他修订后的建言在中央电大主办的《电大教育》刊物上发表。“这既鼓足了我建言的勇气,又受到了鞭策”,钟楚男说,建言鞭策他不断学习、了解国内外经济金融变革新动向。1983年,他在报刊上读到了邓小平关于“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相关新论著,这更加激发了他关注国家经济金融改革发展的满腔热情。接着,他结合金融服务工作经历,针对当时银行改革中管理者观念滞后的问题,写出《关于银行改革与管理者观念更新》的建言,得到当时人民银行湖南省分行主要领导的重视,并刊发在《湖南金融研究》上。

  “为改革建言,要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钟楚男说自己赶上了中国改革开放的首发列车,打心底里兴奋,总想为推进国家金融业的改革尽点力、做点事。1986年,年仅22岁的他,从工商银行城步县支行直接调入湖南省分行后,经过工作中观察、思考、分析,敏锐地发现当时的金融法律法规制度建设还存在许多空白。“当时,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对此有重要讲话。”他翻开《邓小平文选》第3卷的第277页,在“我赞成边改革、边治理环境整顿秩序。要创造良好的环境,使改革能够顺利进行”做了读书笔记。他说,邓小平当时提出要整顿经济秩序,就是要整顿金融体制改革中出现的混乱现象。乱在哪?乱在当时没完整建立健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金融法律法规制度!这促使他在紧张工作之余,联系金融服务工作中发现的实际问题,系统自学法律知识,先后写出了《关于借款合同运行状况的考察报告及建议》《金融体制改革的法律思考及建议》等有代表性的建言报告,先后得到工商银行领导和人民银行条法司领导的重视,随后在《中国法制报》发表,并应邀为交通银行编写了《担保法概念》和《金融诉讼概论》等培训教材,多次被邀请参加全国性金融法律研讨会,参与起草《银行卡条例》。

  追梦海南写新篇

  好男儿志在四方。

  “1991年9月,我追梦海南的愿望实现了!”钟楚男翻开陈封多年的学习笔记本,上面记录着邓小平上世纪80年代初在接待外宾时的几句讲话。“我们正在搞一个更大的特区,这就是海南岛经济特区。”正当海南经济特区大开放大建设的春潮拍岸之时,不安于现状的钟楚男,面对家人及同事的劝阻,舍弃当时同事朋友羡慕的工商银行湖南省分行的工作生活条件,通过全国招考来到交通银行海南省分行工作。他坚信勇闯海南,必将种出金融创新改革建言的新“实验田”。

  闯海南那年,钟楚男30岁,三十而立。这年,交通银行海南省分行党委让他负责一个重要业务部门的工作。“年轻的本钱是思想活跃,思维敏感,精力充沛,极富创新力!”领导们认为,要让年轻人发光发热,钟楚男用实际行动交出了一份满分答卷。他结合负责的金融业务工作,反复学习邓小平1991年初在上海视察时明确指出的“金融很重要,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搞好了,一着棋活,全盘皆活”的论断,对照讲话,他思考着海南经济特区经济金融发展的良策。他先后向各级党和政府上书《优先发展海南金融业》《加快发展大特区金融市场》《关于金融支持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等多项建议,其建言分别得到中国银监会、海南省、海口市领导的批示。

  1994年,组织安排钟楚男负责筹备信用卡部,他此前为之付出过近7年的心血和汗水。通过查阅大量国内外相关资料和走访相关专业人士,他察觉IC卡(当时称智能卡)将成为我国创新发展金融服务领域的重要金融科技工具。“有新想法就不过夜”,同事们说,钟楚男有了新点子就睡不了觉。到信用卡部没多久,他编写出了发行IC卡的建议与提案文书,很快得到了该行党委认同。“当年,海南省委书记兼省长阮崇武现场观摩IC卡演示会”,同事们介绍,阮崇武当即要求开发全省统一的银行IC卡,并与社会医疗保险功能结合起来。这同时还推动海南省制定了全国第一部关于银行IC卡的地方性法规,人民银行制订了全国统一的试行技术标准,成为全国第一张跨行使用的银行IC卡。同行们说,由于种种原因,海南银行业IC卡当时虽然没有取得预期效果,但为后来银行IC卡在全国的普及推广应用起到了先导作用。

  “华彩人生,银联相伴。”这是中国银联成立时的宣传语。然而,人们并不知道中国银联的诞生,融入了钟楚男多少炽热的年华。 2000年,他通过大量调查研究,发觉当时各家银行发行的银行卡分散经营、无法联网通用、存在金融内生资源严重浪费问题。他上书国务院《尽快成立银行卡联合发展机构,加快实现银行卡联网通用机制》的建言报告。“当时能把建议报告直接寄呈给国务院总理、人民银行行长,没有足够的勇气和担当不行!”同事们说,直到人民银行点名借调钟楚男,参与中国银联筹备组的工作,大家才为他松了一口气!

  播种金融诚信林

  人无信不立,国无信不强。

  当中国改革开放巨轮破浪驶入21世纪时,建立完善社会主义社会信用综合体系建设,日益受到关注。“实际上,钟楚男早就开始对金融信用建设问题进行细致研究”,钟楚男的同事老莫取来一本2001年由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的钟楚男专著《个人信用征信制度》,并自豪地介绍,这本书上的建议当时得到国家有关部门、国际组织、专家学者的重视和引用。时任全国政协委员、海南省总商会会长童石军,多次找钟楚男商议,最后作为海南重要提案提交上了全国政协会议。

  “没有楚男多年调研分析积累的实例佐证与建议,提案就无十足的说服力和代表性”,童石军认为,正是当时的提案上了全国政协会议,才有了后来国务院成立的社会信用综合体系建设办公室机制,才有了上海征信中心、人民银行及政府征信机构的成立,国家征信系统的建设和信用惩罚制度的建立。他说,作为商会代表,关心信用体系建设是自然而然的事,特别是看了钟楚男专著《个人信用征信制度》后,就有不谋而合的认知感。每次政协会召开之前,童石军都要邀请钟楚男反复讨论修改他关于信用建设的提案,充分汲取钟楚男的意见建议,且连续10多年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推出信用体系建设的提案,并得到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批示,后来,还得到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吴仪接见。“信用建设不是独树一帜,应是层林尽染,绿水青山!”童石军说,后来他同钟楚男合著的少儿读本《心中有棵诚信树——诚信的故事》得到了全国政协副主席何鲁丽、周铁龙的签名肯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新书发布会,充分证明信用体系建设是经济金融与社会稳健发展的基石,是国家大事。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