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网红也是一种资源

  网络改变理念,流量就是经济。在文化圈里,发展流量经济,同样是新业态的“无中生有”。都知道网红可以带货,殊不知网红本身也是一种资源,一种“硬通货”。

  网红“干掉”脱口秀

  李雪琴的“一飞冲天”与吴亦凡有关。作为铁粉,她不止一次在网络上隔空喊话吴亦凡,如:“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清华大学,你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你看,多白。”终于,2019年1月,吴亦凡回应李雪琴:“李雪琴,你好,我是吴亦凡,别管我在哪,你看那灯,多亮。”从此李雪琴在网络上迅速蹿红。

  李雪琴,来自东北,1995年生人,本科就读于北京大学新闻学院,后到纽约大学攻读研究生。这位搞笑视频的博主,在抖音上人气很高,截至目前,有815万粉丝,发布作品282条,获赞6387.8万,也就是说平均每条视频点赞超过20万。

  然而这个“追星锦鲤”真正爆红、深受观众喜爱是在2020年7月播出的《脱口秀大会3》,这是由企鹅影视、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脱口秀竞技节目。李雪琴一上来就说“大家好,我是李雪琴,我是一名网红”,一口东北口音,诚恳真实又打动人,其搞笑而浑然不知的萌态笑翻众人,段子里满是平庸又懒散的人生哲学,观众都说她“萌丧萌丧”的。

  “从我做起,从自己做起”。听完了李雪琴所有的段子,大家恐怕不难发现,她从不做强势输出的意见领袖。李雪琴的走红一是依赖她“网上冲浪”的经验与智慧,二是她本人的真诚与坚定。

  一路杀进总决赛,李雪琴让职业脱口秀专家们自叹弗如。节目结束后,她迅速“出圈”走红,还参加了陈坤创立的公益项目《行走的力量》。海拔四千多米的山路,每天十几公里的行程,每一步都用尽了力气,发烧、高原反应、生理期疼痛,也吃不下饭。她说,不要追别人,慢慢走,别人行我就是不行,我在体力和身体素质上就是不如别人,承认别人行自己不行,是认识自己,但不行还往前走,那就是勇敢了。天行健,网红自强不息,这俨然是儒家的“知其不可而为之”。

  她为人真实,憨态可掬,段子很接地气,而且都是原创,同时又富含文化“内核”,高级而易懂。她的贴合主题,往往绕了圈子,但是,“包袱”响亮之后,大家发现:“文化网络带货”并不限于什么形式,相声小品、魔术、杂技、脱口秀,如《奇葩说》《吐槽大会》,都可以是“文化网红”的载体,重要的是“内容为王”——数字内容,同样是文化产业的核心竞争力。

  雅俗如何能共赏

  与以往的种种“秀”相比,李雪琴常常有点“欧美冷幽默”的味道。

  大俗即大雅。李雪琴的“土洋结合”的脱口秀,足以引发一点思考:思考幽默作为“文化亮点”的地位与作用。

  李雪琴在首次亮相之际就自我介绍,说她是脱口秀队伍里的“一股清流”。如何“清流”?别的脱口秀演员是“整容”“炒作”,而提起她李雪琴,就是两字:“低俗”。这分明是“破帽遮颜过闹市”的自嘲,有意思。

  乍一看来,李雪琴确实不无“低俗”。她初登脱口秀舞台,先说自己等待时间太久,很想上卫生间,“如果一会儿我讲得非常混乱的话,希望大家多多包涵,因为我现在所有的精力,都在控制另一件事”。她说母亲住院前把存折密码全部告诉她,三个月后出院后第一件事是坐着轮椅去把密码改了……这些确算不上高雅的“正能量”,但是大家在会心一笑之际想到了自己,想到了鲁迅说的“几乎无事的悲剧”,从“真实”里获取了快感。

  然而,她的脱口秀不同于大家司空见惯的相声小品,因为时不时冒出了“现代性”与“学霸气”——将大俗与大雅结合得丝丝入扣,恰到好处。例如面对母亲的“苦情路线”,她让母亲放心:“明年咱们家一定多一个男人!”果不其然,母亲再婚了!观众还在为这“含泪的包袱”发笑,她的“知识性总结”出现了:“结婚是不是大自然给人类家庭的KPI。”谈及决赛就是“几个拉磨的驴转圈”,她不失时机地引用了父亲灌输的鸡汤:麦哲伦总是在路上、永不停步。结论是母亲的“煞风景”:“麦哲伦,他死在路上了!”所以,“知识性”仍然是她大俗大雅的工具。

  然而,你怎么能够想到这是个大四患了抑郁症的女生?你怎么能够想到抑郁症导致她出国读研却休学回国?

  幽默的作用在此时不可阻挡且长势喜人地出现了。

  有人说,讲脱口秀的人,是把生活讲成了段子。但也有人说,讲脱口秀的人,是把生活过成了段子。笔者认为,这种脱口秀,完全是通过自己的“段子生活”自食其力,她已经完成了现在大学里倡导的“创新创业”。

  文化产业与网络

  再进一步,“李雪琴们”的走红是数字文化产业快速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内容输出原创性丰富带来的应有结果。不难设想,在不久的将来,还会有许多的“王雪琴”“张雪琴”出现。

  早在2017年4月19日,文化部在江苏召开全国文化产业工作会议,指出要以“促进优秀文化资源数字化”“推进数字文化产业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为发展方向。当前,数字经济已然成为国家经济稳定增长的新动力,据《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统计,2019年,全国数字经济总量已占全国GDP总量的36.2%,成为国民经济重要的组成部分。

  数字文化产业,依托网络拓宽传播范围,以技术应用、商业模式、知识迭代、智力创新实现市场与产业价值,为文化产业发展创造新的增长极。正因为数字经济与居民的日常生活紧密相连,所以网络直播、虚拟旅游、移动听书等数字文化消费形态才能够迅速“飞入寻常百姓家”——网络上的脱口秀就是一种数字文化,随着数字文化形态的日益丰富,网民们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对于那些抄袭、卖惨、恶俗、强行逗笑的内容都不再买账。所以,李雪琴的出现,也是对于原创力、文化力不足,缺乏文化创意、抄袭雷同现象的反驳。其意义或许在于:更具创意的优质成熟内容,成为未来数字内容产业的核心竞争力。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世界经济陷入停摆。但我国的文化产业却以其顽强的韧性和免疫力逆势而上,实现了数量和规模上的快速增长。这种势头也提示我们,“文化+”理念内涵,要融合到数字文化产业的方方面面。

  总而言之,无论是李雪琴老板的善于“画饼”,还是评委李诞评论的“天赋异禀”,“李雪琴们”无可抵挡地从网络的“大饼”进入了硬通货的“大盘”,在“流量经济”一飞冲天的时下,在荧屏内外会心的笑声里,她们用自己的“大俗大雅文化”赚得流量与收益。这就是“数字文化”与“网络经济”的缩影。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