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拍卖的“无处不在”

  编者按 

  “拍卖无处不在,影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人们总是把东西卖给出价最高的人,或者从出价最低的人手中购买。如今,每天都有无数物品在拍卖会上易手,不仅有艺术品和古董,还有证券、矿产和能源,公共采购也可以通过拍卖的方式进行。”这是202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颁奖词。获奖者保罗·米尔格罗姆和罗伯特·威尔逊,以长期的理论和实践探索,对拍卖理论做出了卓越贡献。瑞典皇家科学院称其“发展了拍卖理论、发明了新的拍卖方法”。开宗立派更须遍地生花。在摘得奖牌的背后,获奖者对研究精神的传递、研究理念的传承和价值观的引导更为重要。

  10月12日,202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保罗·米尔格罗姆和罗伯特·威尔逊,以表彰他们对拍卖理论做出的卓越贡献。

10月12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瑞典皇家科学院诺奖宣布现场电子屏幕上显示两位获奖的经济学家。 新华社发(魏学超 摄)

  实至名归的“师徒”

  以往,每次诺贝尔奖揭晓都有质疑声音,尤其是诺贝尔经济学奖,令不同学派的经济学家达成共识本就是一件难事。但此次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布后,连以脾气火爆著称的经济学家大卫·克瑞普斯都一反常态,给威尔逊发去贺信,甚至不乏有人提及这是“迟到了20年的诺奖”。

  威尔逊于1937年5月16日出生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曾任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计量经济学会研究员、前官员和理事会成员等,被称为“商学院里的数学家”,这主要是源于他在哈佛进修时,曾师从当时赫赫有名的应用数学家霍华德·雷法。运筹学中常用概念“序贯二次规划法”(SQP)便是从其博士阶段主要研究问题发展而来。与商学院较主流的理论研究不同,威尔逊一直致力于将理论研究和实际应用结合起来,其同事贴切地形容威尔逊更像是一位“以工程师视角研究问题的经济学家”。威尔逊的经济学成就十分广泛,对博弈论、拍卖、竞争策略等方面均做出了卓越贡献。比如,他开创性提出“序贯均衡”概念、“KMRW”定理、非线性定价等,解决了很多经济学界难题。

  威尔逊教授的学生,保罗·米尔格罗姆则更是“经济理论的全能型选手”,其研究范围比老师更为广泛,涉及博弈论领域、激励理论、组织理论、拍卖理论等,并且在每个研究领域均有较大贡献。仅在博弈论领域,米尔格罗姆对重复博弈的研究、KMRW模型构建、博弈学习理论、超模博弈研究等均获得成就,有效指导了实践。事实上,经济学圈内许多人都认为他至少应比罗杰·迈尔森、霍姆斯特朗——2007、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更有资格先斩获诺贝尔奖。

  拍卖理论和拍卖实践

  拍卖理论令大多数人感到较为陌生。实际上,拍卖理论的应用具有悠久历史。希罗多德《历史》记载,早在公元前700年,古巴比伦人就利用拍卖来交换物品。古罗马时期,拍卖已十分常见,甚至已经从日常生活拓展到了重大问题决策,公元193年,罗马帝国曾通过拍卖来决定帝位归属。

  在古代中国,拍卖也曾被广泛应用。根据历史学家、哈佛大学教授杨联陞的考察,我国唐代到元代时就出现了拍卖圆寂僧人遗物的活动。杨联陞表示,古人在涉及这些拍卖时也花费了较多心思,如当报价严重偏离正常价格时,主持人要负责出言提醒。宋朝的“买扑”制度,即通过拍卖向私人发放酒坊、税场、盐井等的所有权或经营权,甚至采用了双向拍卖。而现代,拍卖更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从能源领域的市场分配、搜索引擎的广告位排序到普通的拍卖行拍卖即可知悉。

  拍卖理论的发展远不如拍卖实践历史悠久。20世纪60年代,拍卖理论的奠基人维克里在一篇论文中指出,在单物品的拍卖中,如果所有竞拍者对于拍品的评级都是各自独立给出的,那么无论采用什么样的拍卖形式,拍卖人都可以获得同样的期望收益,这就是拍卖理论中经典的“收益等价利率”。

  维克里之后,大批学者开始对拍卖理论加以关注。尤其是罗杰·迈尔森,他对共同价值拍卖的研究使拍卖理论迈进了一大步,对“赢者的诅咒”问题也进行了分析。而后,米尔格罗姆在迈尔森研究的基础上研究发现了“联系原理”,解释了英式拍卖的流行,其对“赢者的诅咒”等问题也给出了一些处理方法。保罗·米尔格罗姆则制定了更为笼统的拍卖理论,不仅允许共同的价值,而且允许不同投标人之间的私人价值。他提出的“相关评价”“联系原理”,以及对于“同时向上叫价拍卖”的设计都极大丰富了拍卖理论的内容。

  学以致用 生生不息

  对此次诺贝尔经济学奖,瑞典皇家科学院给出的获奖理由是“发展了拍卖理论、发明了新的拍卖方法”。颁奖词中提道:“拍卖无处不在,影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人们总是把东西卖给出价最高的人,或者从出价最低的人手中购买。如今,每天都有无数物品在拍卖会上易手,不仅有艺术品和古董,还有证券、矿产和能源,公共采购也可以通过拍卖的方式进行。”

  学以致用、服务实践才是经济学研究的根本目的,这在疫情尚未远去、全球经济不稳定因素增多的当下,意义更加凸显。正如诺贝尔奖项委员会主席弗莱德克森所说:“今年的经济学奖获奖者从基础理论开始,将其结果用于实际应用中,这些应用已遍及全球。他们的发现对社会大有裨益。”

  在现实中,威尔逊和米尔格罗姆都是拍卖设计的高手。最让他们名垂史册的应该是他帮助联邦电信委员会(FCC)设计的美国无线电频谱牌照拍卖。1993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签署法令,授权FCC对频谱许可证进行拍卖,并要求在一年之内进行第一次公开拍卖会,而米尔格罗姆则作为顾问参与了拍卖的设计。米尔格罗姆为FCC给出的方案是一种“同时向上叫价拍卖”的机制:在每轮拍卖中,竞拍人为自己想要购买的一个或多个频谱分别报价,报价是不公开的。每轮报价结束时,只公布每个频谱的最高报价,并基于此确定下轮拍卖中每个频谱的起始价。下一轮拍卖开始后,上轮拍卖的最高报价仍然保留着,直到被更新的最高报价取代。如果没有新的更高报价出现,拍卖结束。这种新的拍卖机制非常适合被拍卖的许可证是相互替代的。在拍卖过程中,随着价格上升,对某个频谱的出价已被别人超过的买家可能转向对其他一些当前价格较低的许可证进行投标,这时将发生互替许可证之间的有效套利。替代作用越显著,这些许可证的拍卖价格就越接近。这些,都是传统的拍卖机制不能实现的。在1994年的拍卖中,经过5天47轮竞价,10张牌照最终拍出了6.17亿美元的价格,远远超过此前预期。《纽约时报》把这次拍卖称为“历史上最大的拍卖”。

  需要注意的是,诺贝尔奖得主们最大的贡献不仅是对经济理论的发展、对社会实践的指导,其背后以教育方式对研究精神的传递、研究理念的传承和价值观的引导更为重要。仅在威尔逊门下,就有霍姆斯特朗、米尔格罗姆、罗斯多名诺奖获得者。开宗立派后更是遍地生花,这种生生不息的传承比任何理论都重要。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