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目标管理:射箭之道

  在管理过程中有太多重要环节和元素,制度、人才、技术、创新,等等,但如果一定要选出一个最关键的,或许就是目标。有现代管理学之父美誉的德鲁克,在其《管理实践》一书中最先提出了“目标管理”的概念,他甚至认为,并不是有了工作才有目标,而是必须先有了目标才能确定每个人的工作。

  目,就是眼睛;标,就是定位物;目标,就是目之所及的一个明确标示之物,引申为追求的事物、状态、境界。

  清晰可见的合理目标,配合清晰可见的合理计划,事情就成功了一半。

  谁都知道设立目标的重要,但是如何设计却大有学问。

  无论目标一词的意义演变,还是人们设定并追求目标的过程,都和瞄准箭靶的射箭行为有密切联系,也可以围绕射箭之道展开讨论。

  庄子推崇“用志不分,乃凝于神”的专注状态,并以此为核心描绘了一批潜心修炼技术的奇人异士,而与道家有着深刻渊源的《列子》中,有一篇“纪昌学射”的故事,和庄子写的这一类寓言有异曲同工之妙。

  

  《列子》明嘉靖六年许宗鲁樊川别业本

  纪昌向神箭手飞卫拜师学艺,飞卫对他说:“尔先学不瞬,而后可言射矣。”就是说先练一种功夫,盯住一个目标不眨眼睛,然后才谈得上学习射箭。纪昌回到家里,就仰面躺在妻子的织布机下,双眼紧盯织机的踏板。两年之后,即使锋利的锥尖刺到眼眶边,他都不眨眼,于是就去告诉飞卫。飞卫说这还不够,你必须要继续练好眼力,当你能练到把极小物体看得很大,将模糊目标看得很清楚,能够“视小如大,视微如著”之后再来。于是纪昌用牛尾毛拴住一只虱子,吊在窗前,目不转睛瞪着它。几十天后,虱子在眼中渐渐显得大了起来,三年以后,竟显得有车轮那么大,再看其他东西,就如山丘一般。这时纪昌再朝虱子射箭,利箭穿透虱心,而牛尾毛丝毫未损。这时飞卫才兴奋地说:射箭的奥妙你已经得到啦!

  

  图片来自新世纪出版社图书《幼学启蒙(第2辑):中国寓言故事》

  这个故事影响深远,后世兵家著作和武学典籍凡涉及到箭术练习的内容,都没有跳出其笼盖,同时它也对目标管理有着深刻启示。

  第一,目标要简化。

  执著注视一物,不要贪多、不要分散、不要浪费时间精力。就像纪昌练习射箭时,没有先练一个月拉弓,再去练一个月力量,又回来练一个月瞄准;也没有频繁变换物体,今天盯树叶,明天盯挂钩,而是盯准一个物体、确定一种练法,至精至诚地把一件简单事重复操作两年。

  正因为目标的“先简化再确定”极其重要,所以在西方管理学体系中多设有“目标简化术”课程。老子说:“事不欲多,多则杂,杂则扰,扰则忧,忧则不救。”岔路太多,选项太多,反而会迷失目标,人就会无所适从,多方案也往往等于无方案。所以目标必须简明清晰,未经简化精炼的目标,就不能称其为目标。

  企业的目标、管理层的战略、给员工布置的工作内容,如果超过50个字,就很可能完成度为0。某国际浏览器公司,对于每季度的员工目标,主管会要求删减再删减,直到删减到只有1行。1个季度,集中全力做好最重要的事,10万员工就在这个季度完成了10万件最重要的事,这对于公司的成长、员工的发展无疑更有意义。

  一个关于时间管理的故事也与此相通。有人向股神巴菲特请教职业规划问题,巴菲特建议他先写下人生的25个目标,再从其中筛选出最想做的5项,随即问这个人是否明白该怎样去做,这个人回答说应当用主要精力去做这5件事,其余20个则放慢速度尝试完成,巴菲特却立刻指出这样做是大错特错。巴菲特认为一个人的时间是有限且宝贵的,所以在最重要的5项工作没完成之前,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去管其余20项。

  第二,目标要强化。

  这首先要求目标一旦经过简化、精炼、确定之后,就要有延续性和稳定性,尽量不变化、不更换;特别是当某些目标已经与企业理念以及宣传符号紧密捆绑时,就已在员工和大众中积累了认知度和认可度,对企业人具有引领和导航意义,更加不可轻易变动。

  其次则是要强化宣传。飞卫教给纪昌的练眼力方法,其实就是目标聚焦术和放大术,这也正是企业宣传最重要的两项功能。先是要聚焦,引导人们靠拢和关注目标体系中的各关键点;然后再放大,使目标的细节更丰富、亮点更鲜明,进一步提升人们的关切度、重视度,乃至占据人们的思维空间和心灵空间。具体来说有三项高指标:一是对目标的描述阐释要简明有力,最好将目标及其相关文化理念,提炼形成logo;二是选择“作品式”载体,最好采取文学、影视、音乐作品等形式演绎企业目标,然后在不同范围传播;三是有创意地扩大宣传渗透区域,从工作操作区域向工作休闲区域、甚至适度地向生活区域渗透。事实上,相当多的西方企业集团,都乐于投入大量时间与金钱,将企业宣传语、logo、产品外形、文化理念等,制作成高质量文艺作品;同时在logo及宣传语的传播渗透方面,也覆盖了企业的工作区域、健身场所、餐厅,以及嵌入办公用品、餐具、发放员工的各类物品中。

  第三,目标要内化。我们有理由相信,故事中的纪昌在经过一系列魔鬼训练之后,射箭对于他已经不是一个动作、一项技术,而是融入血液,成为了他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言说方式。同样,在简化和强化的基础上,企业的目标也需要真正走进企业人的心里,成为工作时的一种潜意识思维、下意识反应、无意识行为。

  特别要强调的是,这种内化应当是自上而下发生,员工要让目标走进心中,管理者更必须这样做,因为上有行为,下必效之。我们可以通过一个例子来看,管理者将战略目标内化于心的一次行动,所产生的极大示范作用。海尔集团曾有一件颇为轰动的“反败为胜”案例,当时企业领导发现有一批刚产出的冰箱存在某些质量问题,这时的常规做法大多会照常投放市场,因为从概率上说发生投诉的可能性是比较低的,至少可以等出现投诉再随机应变,但是当时的最高管理者却做出一个令人震撼的艰难决定,把所有问题冰箱全部砸毁重新生产,引发了社会轰动。这是因为海尔的企业目标一直是品质至上、精益求精,而管理者也笃信这个目标,践行这个目标。事实上,海尔集团的这次决策虽然表面亏损了,但在本质上、在长远上却是稳赢,因为无论企业员工还是市场大众,都已经相信海尔的企业目标是玩儿真的,是说到做到的,从此以后,“海尔出品,品质保证”“海尔绝不会将不合格产品推到市场”,深入人心。

  企业目标和企业理念,二而一也。企业的最高目标,不仅是“初心”,而且是员工和管理者的安身立命之本,维护目标就是在维护管理者和企业本身。作为管理者,要随时向自己发出“灵魂四问”:自己想要什么?员工想要什么?市场想要什么?未来想要什么?然后警醒自己维系根本、一以贯之。

  目标管理的最终进阶境界,也正是射箭之道的最高境界——不射之射。如果说纪昌学射的故事令人拍案叫绝,那么《庄子》中的“不射之射”则是匪夷所思的神奇。

  列御寇去见伯昏无人,向这位箭术大师展示他的快、稳、准、狠的箭术,附带各种花式炫技。伯昏无人只是微微冷笑,说这只不过是为了射箭而射箭,远远没达到“不射之射”的境界。如果咱们一起“登高山,履危石,临百仞之渊”,你还能不能继续你的表演?随后他们登上险峰,伯昏无人背转身来慢慢往悬崖退步,直到部分脚掌悬空,然后请列御寇跟上来射箭。列御寇早已吓得腿软瘫倒在地,汗透重衣。伯昏无人说:“真正的高手无论身处何种境地,始终能做到神气不变;如今你心中已经被恐惧占满,已经根本不可能再射箭了!”

  将“不射之射”的射箭之道转化入管理学范畴,包含四层含义。

  一是不要太过张扬、太过生硬,把目标时时处处做强制灌输、刻意渲染;而是采取柔性的、渗透的方式,让员工在不经意间已沿着正确轨道不断接近目标。特别注意不要把“追求利润”这样简单粗暴的欲望作为终极目标大肆宣扬。

  德鲁克曾说:把盈利目标确定为企业的唯一目标是很危险的,过分强调单一目标,会使管理者和员工变得鼠目寸光、投机取巧,会不断放大“趋利避害”的本性,更会放弃冒险与创新;为了获得今日利润,往往会损害未来利益,危及企业生存;目标设定从步骤上要循序渐进,从内容上要有层次感,形成多元化体系。事实上,很多成功企业证明了一条规律,当管理者不将纯功利性盈利作为自上而下的唯一目标时,员工会激发更多的事业心和创造力,企业的名声和利润也会水到渠成。

  二是艰难困苦是考验坚韧度的试金石。

  无论目标管理多么科学完善,但是设计起来是一回事,贯彻执行是另一回事,执行起来能够处变不惊、目标始终清晰不乱又是一回事。就像射箭,平常环境下靠的是技巧娴熟,危急凶险的环境下就必须要靠意志坚定和心态沉稳。

  三是不可纸上谈兵,要在切实拼斗中对目标强化与磨砺。

  这和军事训练非常相似,许多国家的训练纪律中都明确规定:必须构造真实或接近真实的战场环境,达不到实战标准不得训练。因此只有提高训练难度、增大危险系数,才能确保部队战时攻坚克险,从深涧沼泽到雷区火网,凡是战场上可能遇到的险情和境况,都一一仿照如真,最好能使作战过程成为训练实践的翻版。正如美军海豹突击队员所说:“行动时遇到的各种困难早已在基地训练中见识过了。”企业管理也如是,在临危时、受挫时、商场恶战时、前途渺茫时,能否始终坚守目标,靠的就是平时的目标管理水平、企业培训质量、宣传渗透效果,靠的就是在一次次实战中监督与引导员工对目标的理解与执行。

  最后,不射之射,是一种全面超越。

  射箭之道,有很多东西是超越于具体技术和射中目标之上的;目标管理,也有很多东西是超越于具体工作和完成目标之上的。从超越外在形式、外部评价、可实测可量化的指标,到超越目标本身,再到忘我、超功利、无机心,最终做到不瞄准而瞄准,不完成而完成,手中无目标,心中有目标,而这一切的关键,在于通人情、赢人心,这才是企业最大的目标、最难的比赛。

  管理学家科瑞尔有一段表述耐人寻味:一个企业或集团,如果能让员工在私人聚会、酒吧餐馆、家庭教育等场合,都能不自觉地提到企业的目标和理念,并且作为一种正向价值观来表达、去操作,那么这就是企业最辉煌的成就。这或许就是一种与“不射之射”对等的境界。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