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文化动态CURRENT AFFAIRS
文化动态 / 正文
流动的文化遗产
观“舟楫千里——大运河文化展”

  策划人语

  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可以给予人们精神滋养,培育文化自信。有着2500年历史的大运河作为“中国古代三大工程”之一,凝结着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它推动了古代商业贸易的繁荣,促进了沿途城市的发展,其所蕴含的文化价值历久弥新。以大运河为主题的“舟楫千里——大运河文化展”,系统展示大运河的开凿历史、通航功能、漕运管理、工程技术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引得社会关注。同样作为穿越古今的文化遗产,古代乐器与音乐,亦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代表。展现中国古代音乐发展演变历程的“天地同和——中国古代乐器展”别具特色,彰显了传统音乐艺术的独特魅力。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大运河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流动的文化,要统筹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千百年来,大运河穿越历史的长河,日夜不息,流淌至今,恰如中华文化生生不息、奔涌向前,已经成为中华民族长盛不衰的重要文化基因。

  日前,“舟楫千里——大运河文化展”在京展出,该展由中国国家博物馆联合首都博物馆、天津博物馆和河北博物院共同举办,展期近4个月。

  该展览分为“一河千载通南北”“货通南北利四方”“千艘并进万夫牵”“神工当惊世界殊”“因河而兴文化盛”五个部分,展出170件(套)展品,辅以多个数字影像和互动项目,系统展示大运河的开凿历史、通航功能、漕运管理、工程技术和非物质文化遗产。

  灵动的历史长河

  进入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厅,一块长长的屏幕上正播放着“穿越时空的大运河”数字影像,引得许多观众驻足。画面中,从河流到河岸,从日出到夜幕,河中划船的船夫、码头边叫卖的货郎、酒馆里交谈的食客,构成古时的繁华盛景。动画最后出现的生机盎然的运河公园、远处高楼大厦等场景的写实航拍,仿佛让观众穿越古今,感受到大运河的历史与发展。

  “舟楫千里——大运河文化展”是国家博物馆首次全面系统地展现大运河及其衍生文化,不少文物是首次展出。大运河文化展主持设计师何欣表示,该展览从文物层面对大运河文化进行了整体梳理,希望观众在展厅观看、阅读时,能联想到大运河本身的特色,因此展厅运用了很多曲线元素,个别展项也做了突破和创新。

  在展览第一部分,一幅明代《运河全图》,以传统的形象画法,描绘了运河及黄河的河道大势、水利工程及沿途城池。该图色泽艳丽,以各种符号表示山川、城池、乡镇、寺观、桥梁等。一件扬州市曹庄隋炀帝墓出土的鎏金铜铺首造型别致,斑驳的痕迹记录着无声的岁月。这些文物讲述了大运河两千多年的历史。

图为观众在观看“舟楫千里——大运河文化展”。谢愚摄

  大运河的开凿和改造,源于人类对水资源认识、利用的不断深化。远古传说中就有关于先民治水和开凿运河的故事。从春秋末期开凿短距离的水道邗沟开始,之后逐渐兴盛,到隋炀帝开凿大运河,形成隋唐宋时期以洛阳为中心、沟通南北的交通大动脉。元代定都北京后,裁弯取直,构成了纵贯南北、以大运河为中心的水上交通网。至清末,部分水道逐渐淤塞,大运河运行时间长达2000余年。运河的兴衰与封建王朝的命运息息相关,成为维系统治、稳固江山的大动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一直对大运河进行修复和整治工作,大运河焕发出新的生机。

  该展览在布置与设计上颇具特色。首先,展览在空间上用曲线打造出运河蜿蜒的造型,并将文物呈现在“河岸”之上,突出了展览主题。同时,一些相关的辅助展品和多媒体形式,如“穿越时空的大运河”数字影像、“大运河文化”系列动漫短片、“中国大运河申遗宣传片”等,让文物鲜活起来,增强了观展的体验感。

  据大运河文化展主持设计师上官天梦介绍,该展览围绕着蜿蜒曲折的河道与历史长河两个概念进行平面设计,运用了一些表现历史厚重感的大型喷绘,以新的材质(玻璃板、灯光效果)表现河流波光粼粼的感觉。

  繁华的商贸要道

  大运河的开凿,便利了中国古代南北货物运输,成为一条重要商路,促进了城市商业贸易的发展与繁荣,其中,漕粮运输更是关系当时的国家命脉。与漕运相关的内容,是该展览的一个重点。

  漕运是中国古代政府将征收来的部分粮食,通过水路将其运往都城或其他指定地点所形成的一整套管理制度。漕运对于北京的城市发展具有重大意义,明清时期,运河沿岸的八个省份每年要向北京提供300—400万石的漕粮,供皇室亲贵、官员、百姓、兵丁等食用。除了稳定供应北京粮食,还携带其他商品至京贸易。

  清代明确规定漕船上可以附载地方特产,沿途自由贩卖,并免征税钞,返回时可增载客商,代客运输大宗货物。其中,从南方运往北方的商品,主要有丝绸、茶叶、木材、纸张、瓷器等。展厅中,明宣德时期的青花海水云龙纹天球瓶与清康熙时期的五彩描金花蝶纹攒盘造型精致,图案细腻。

  一幅展现清代漕运盛景的《潞河督运图》引人注目。整幅画面以督运官舫为线索,以盐坨春季开坨为核心,向左右两侧展开。图中两岸码头、衙署、店铺、酒肆、民居等琳琅满目,画有官船、商船、货船、渔船等64只,官吏、商贾、船户、妇孺、盐坨杂役等820余人;人物形态各异,极富生活气息。该图卷在早期被认为是记录乾隆年间潞河漕运经济、商贸及民俗盛况的作品。近有学者研究认为,这是一幅展现乾隆年间天津的画卷,描绘了潞河尾闾天津三岔河口一带的漕运盛景和民俗民风。

《潞河督运图》

  为保证漕粮运输的顺利完成,相应的管理机制不可或缺。从唐代的转运使、宋代的发运使、元代的都司使,到明清的漕运总督转掌漕运,一套完整的制度与机构逐步形成,保证漕粮的征收、运输、交仓等主要环节管理有序。

军粮经纪密符扇

  众多展品中,一把绘制着特殊符号的“军粮经纪密符扇”十分有趣。据了解,清代各地漕粮运抵通州后,官府委派雇佣的经纪人验收。为了防治勒索舞弊等情况发生,制定出密符制度。每一名经纪都有自己的一套密符,在自己验收、转运的漕粮袋上,根据验粮情况,用“福炭”把符形画出。监察官员随时抽查袋内的漕粮质量,如有不合格的,则对照粮袋上的符形,知道符名,查出真实姓名,然后按照朝廷规定,予以惩处。在该展品旁边,还有一个数字触摸电子屏,观众可以在游戏中,亲自体验密符制度,领略古人的管理智慧。

  焕发生机的文化遗产

  大运河为运河沿线城镇带来了生机,成为维系这些区域发展及繁荣的动力。在经济、商业发展的物质基础上,带来了沿途文化的兴盛与繁荣。

  11月14日拍摄的运河三湾生态文化公园景色(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季春鹏摄

  展厅中,一幅描绘天津皇会的风俗画《天津天后宫过会图》颇具代表性。该画作真实记录了清末天津妈祖信俗的风采,是研究我国北方妈祖信俗的重要实物。自元代妈祖信仰传入天津地区以来,在当地得到了长足发展,妈祖由最初的海神转变为天津城市的全能保护神。在与天津本土文化融合的过程中,妈祖信仰演化出以天津天后宫皇会为核心的妈祖信俗,它集合了天津建城以来多种民间文艺形式,深具天津地方文化韵味。

  运河地域文化的鲜明特点,以及运河沟通带来的文化融合,既异彩纷呈,又融会贯通,成就了大运河文化的璀璨与辉煌。

  时至今日,尽管大运河沟通南北的交通作用已经不再,它所蕴含的重要历史文化价值却历久弥新。2012年,《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法》公布,2014年,中国大运河列入《世界遗产名录》,2019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印发《长城、大运河、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2020年,《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传承专项规划》印发,标志着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四梁八柱”规划体系形成,千年大运河焕发出新的生机。

  从“舟楫千里——大运河文化展”,可以深入了解大运河、理解大运河文化、认识中华民族用勤劳和智慧创造伟大文明和美好生活的历史经验,并从中汲取精神力量。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