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文化动态CURRENT AFFAIRS
文化动态 / 正文
聆听“上古之音”
观“天地同和——中国古代乐器展”

  《礼记·乐记》有云,“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比音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千年以来,音乐穿过厚重的历史,见证了中华文化生生不息的发展和中外文明交流互鉴的伟大历程。

  乐器作为表现音乐、实践音乐活动的物质媒介,其本身就是一部物化的音乐史。日前,“天地同和——中国古代乐器展”在京亮相。该展由中国国家博物馆主办,故宫博物院、中国艺术研究院、上海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山东沂南北寨画像石墓博物馆等作为支持单位,通过展示反映中国古代音乐发展演变历程的代表性物证,彰显中华优秀传统音乐艺术的独特魅力。

  感官享受触发共鸣

  该展览包括四个部分:“鹤鸣九皋,声闻于天”“钟鼓喤喤,大音至乐”“丝竹相合,妙音飞花”“云间锣鼓,日月同辉”,集中展示国家博物馆馆藏精品及向多家文博单位商借的文物共计200余件(套),其中包括河南舞阳贾湖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出土的骨笛、唐代九霄环佩琴、清代十二律管等具有高度代表性的乐器珍品,一定程度上系统反映了中国古代音乐的发展脉络。

  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名誉所长、该展学术顾问田青表示:“该展览的展品的珍稀度、可看度都很高,有不少难得一见的文化瑰宝。”他说,希望通过这个展览,让大众尤其是年轻人了解中国音乐史,从音乐的角度感受中华文化的悠久、绚丽、伟大。

  走进展厅,浓郁的古典文化氛围扑面而来,高台、斗拱、屏风等中国古建的空间布景和室内设计元素点缀得恰到好处,展柜、照明都很好地突出了产品特色,入口处的地板上有精心设计的凤凰投影,象征着古代奏乐时“箫韶九成,凤凰来仪”的盛景,似乎瞬间将观众代入上古时代。而像这样场景设计该展厅中一共有三处。对此,该展展陈空间设计师邓璐表示,希望通过这样的文化性的符号,来传承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的意义。

  每个展陈单元点题的文字更似行云流水,妙笔丹青,将古典氛围烘托得更为浓郁。“遥想先人执鹤骨,一孔洞开乾坤,笛音响起之时,天人互答,其人便是天地,万物主宰。”言语间已道出了中国古代乐器的初始。

  策展人诸葛英良表示,此次展览筹备了很长一段时间,经过多次专家研讨,在展览内容、展陈形式上也做了一些新的尝试,希望观众能够静下心来体会中国音乐文化之美。展览筹备组还特别为此次展览创作了主题音乐《天地同和》,入耳悠扬,参观时视觉与听觉的双重“浸润”为观众打造“沉浸式”般的体验,更容易触发共鸣。

  历史价值与文化价值

  在中华传统文化中,音乐一直是其重要组成部分,既是传统治道的有机组成部分,也是文人修养的重要内容。

  据专家介绍,早期中华文明遗址中,就有以笛、哨为代表的吹乐器和以钟、鼓为代表的击乐器。该展的第一件展品,为1986年出土自河南舞阳贾湖遗址的贾湖骨笛,是我国发现的年代最早的乐器之一,属于公元前7000年至公元5800年的裴李岗文化,距今约八九千年。贾湖骨笛有七孔,表面光滑、制作精良,孔间和上方均有钻孔前刻画取准的记号,证明当时制作骨笛已经经过相当准确的计算。据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研究员项阳介绍,此前我国发现过10万至20万年前的石哨,但究竟是滴水形成还是人工制成,还说不清楚。他表示,在世界范围内发现过距今3万至4万年的骨笛,只有2个孔,而该贾湖骨笛已有6至8个孔,音阶很全,在音乐史上意义非凡。

  先秦至汉代,随着礼乐制度的建立和发展,乐器更加复杂化,出现了编钟、编磬等大型乐器,从商代兽面纹大铙、西周四虎镈、夔龙纹编钟,到春秋虢太子墓铜钲、战国淹城句鑃、汉代虎钮淳于中可见一斑;同时,以琴、瑟为代表的弹弦乐器产生,成为文人雅士精神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魏晋南北朝到隋唐五代,中原王朝与周边民族、国家的交流日益扩大,外来乐器广泛应用于各式演奏场合,诗歌、壁画等艺术作品记录了“胡琴琵琶与羌笛”的繁盛景象。此次展出的九霄环佩琴斫于中唐,颇负盛名。该琴为桐木所斫,做工圆润不露棱角,原漆为黑色,露朱漆地,足池装红色玛瑙足1对,轸池装红色玛瑙轸1副,琴腹内有墨书题字,已模糊不清,底面肩上阴刻小篆书“九霄环佩”4字。似乎近千年岁月的打磨只是留下了些许痕迹,却为其平添了几分厚重与神秘。通过琴腹上的铭文与文献资料可知,该琴原为宋人冯轸藏品,后经南宋鉴藏家周必大鉴定为唐代制琴世家雷氏族人斫制。无论是造型艺术还是髹漆工艺,由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的这件九霄环佩琴皆堪称唐琴的典范之作,为唐琴的断代与鉴定提供了标准器,也为探究唐代斫琴工艺提供了标本。

  宋元之际,戏曲艺术正式确立并不断发展,乐器的运用和改良达到新的高峰,以马尾胡琴为代表的弓弦乐器的地位正式确立。明清两代戏曲、歌舞、说唱等包含音乐元素的艺术样式日益繁荣,塑造了生动多彩的民间艺术成就。展厅里的双清、拍板、三弦等,均为常见的戏曲伴奏乐器。

  数千年来,音乐见证了中华文化生生不息的发展和中外文明交流互鉴的伟大历程。

  传承的力量

  诸葛英良表示,乐器可能在早前是一种礼器,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它逐渐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不可否认,音乐来源于生活,脱胎于时代的社会经济基础,映射着时代的精神价值取向,在推动文明发展、促进交流互鉴、提升精神文化生活方面发挥着极为重要的独特作用。乐器作为音乐的载体,演变间更是折射出时代的缩影。

  展厅里的多媒体互动设备展示了战国曾侯乙编钟的形制和结构。从屏幕上可以看出,这套编钟分三层悬挂在钟架上:上层3组为钮钟,19件;中层3组为甬钟,33件,分短枚、无枚、长枚三式;下层为2组大型长枚甬钟,12件,另有大镈钟1件。每一件钟都能发出两种不同的乐音,整套钟可以演奏很多乐曲。该套编钟,于1978年出土于湖北随县(今随州),是中国迄今发现数量最多、保存最好、音律最全、气势最宏伟的一套编钟,从中即可窥见先秦礼乐文明之灿烂。

  “这些展品是为了告诉我们,中国音乐一直在传承、创新中发展,古代的一些乐器发声原理直到今天依然沿用。古人的智慧与创造为现代人提供了丰厚的文化滋养,这是我们文化自信的底气。”诸葛英良说。这也是音乐乃至传统文化传承的价值所在。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中华文化有独一无二的理念、智慧、气度、神韵,增添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内心深处的自信和自豪。”在新时代的背景下,国人接受丰富多样的“文化输入”,不可避免地会发生多种文化的“碰撞”。因此,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在展览前言中写道:“衷心希望广大观众通过本次展览,了解中国古代乐器的演进历史,把握它们所承载的丰富文化内涵,汲取艺术创作的精神滋养,进一步坚定文化自信,汇聚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磅礴力量。”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