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生活时尚CURRENT AFFAIRS
生活时尚 / 正文
“未来汽车”或已到来

  上海国际车展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但有关汽车产业新变局的相关话题仍旧热度不减。市场上,某国际知名新能源汽车品牌刹车安全、数据安全问题一直被热议;华为、小米等一众“互联网大厂”与其他造车“新势力”涉足汽车制造领域并迅速崛起;传统汽车企业用尽浑身解数谋求转型……在管理层面,5月12日,《汽车数据安全管理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发布,针对汽车数据安全管理、企业权限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存在的空位,进行了细致规定。然而,当这些变化一同呈现时,便透露出清晰的变革脉络:当前,汽车这一仅有百余年历史的人类“伙伴”,正在经历的,并不是例行产品更新,也不是传统化石能源向新能源的简单蜕变,而是一场更大量级、更高维度的变革。

  又一个移动的智能终端

  当前,人们关于汽车数据安全的关注超乎以往,而汽车数据的运营管理却无法可依。鉴于此,5月12日,国家网信办发布的关于《汽车数据安全管理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定义了重要数据的概念:重要敏感区域的人流车流数据;高于国家公开发布地图精度的测绘数据;汽车充电网的运行数据;道路上车辆类型、车辆流量等数据;包含人脸、声音、车牌等的车外音视频数据等。同时,这份文件也明确了运营者收集信息时应满足七大规定动作,包括收集告知收集何种数据类型、收集目的用途、一旦收集触发条件、收集来的数据如何存储处理、如果不允许继续收集如何停止、如何删除等问题。另外,文件还明确了汽车数据安全管理部门及运营者责任。

  车流数据、测绘数据、音视频数据……这些智能时代的必备数据,却是传统汽车时代未曾出现、也无法设想的。海量数据的产生和运用昭示着:眼下的这场“高维度”变革,其中一个重要维度是产品定位的变迁。汽车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机械交通工具,正在化身为新的智能终端。

  早在2020年第二十三届成都国际车展期间,吉利就曾宣布,不再把车当作单一整体,而是将造车所需要的一切功能,以模块化的方式分解,打造汽车制造的各个生态,孕育出新一代的“科技生命体”。

  “科技生命体”,是对智能化的更好诠释。随着智能化高速发展,消费者对自动驾驶、车联网功能日益高涨的需求得以满足。与其同步的是,汽车数据安全问题迫在眉睫,因而促成了上述文件的出台。如今,一些厂商已经打出5G智能汽车的宣传理念。这一幕,恰与十年前智能手机面世的场景不谋而合。

  如今,虽然街头的汽车看似大同小异,但智能与否,却令他们已然被划分为两个时代。好比智能手机和功能手机的区别远不是物理按键的存废与否,汽车的智能化,也远不是形状相貌的改变。更多的是产品功能、理念的区别以及人们对其认知、感受与理解的不同。

  得年轻人者得天下

  一旦定位为智能产品,产品主要面向的就必然是年轻人;事实上也是如此,诸多厂家的产品设计、营销思路,愈来愈符合年轻人的胃口。即便是从前专门营销成熟消费群体的豪华品牌,也不得不更多考虑年轻人的需求。当下这场“高维度”变迁的另一维度,便发生在市场与消费者身上。

  于是,一些上了年纪的消费者不禁会心生疑问,毕竟汽车是耐用消费品,为什么产品设计不再像过去那样“照顾”更有消费能力的“60后”“70后”和“80后”,而去讨好初入社会的“90后”和“Z世代”?

  这背后的逻辑不单是年轻消费群体消费能力的增长,更多的,是年轻人对家庭消费的影响日益增加。

  一项市场研究,在对1000多名“Z世代”年轻人的父母调查显示:67%的人表示在他们购物前会询问孩子的意见;59%的人表示他们不会购买孩子不认可的产品。甚至,8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在购买行为的搜索和计划阶段就会开始征求孩子的意见;91%的人说,当他们实际决定购买一个产品的时候会听取孩子的看法。

  “Z世代”孩子们的意见,严重影响着当下家庭生活的消费行为,何况是选购每天要使用的家庭重要耐用消费品。因而,在智能汽车时代,产品设计、营销方式越讨好年轻人,就越能占据市场的主动。

  消失的“护城河”

  于是,在产品端,是传统汽车向智能终端的演化;在市场端,是年轻消费群体力量的日渐庞大。从而,国内企业“造车新势力”的崛起和弯道超车,占据了“天时”“地利”。

  在刚刚结束的2021年上海国际车展上,自主品牌已经不单单是全面崛起,而是占据了市场的半壁江山。

  这背后,是诸多新企业纷纷入局既往“城墙高企”的“传统”汽车产业:3月2日,百度吉利共建了合资公司“集度汽车”;3月30日,小米集团春季新品发布会上雷军公布了“小米历史上最重大的决定”,进军智能电动车业务;4月9日,广汽集团宣布与华为共同研发L4级别自动驾驶产品;4月17日,华为与北汽新能源合作的纯电轿车产品亮相……虽然刚刚入局,但据悉华为研发的自动驾驶系统,已将其成本大幅拉低;小米也积累了很多汽车相关专利,截至2020年底,累计申请858项,授权325项。

  业内有言:“造车新势力”们,跑通了智能汽车的技术和商业模式,以电动化、智能化为主旨,新型电子电器架构,正在取代传统的分布式架构。

  传统内燃机产业研发成本高、耗费时间长、人才培养慢、生产投入大。巨大的人力物力成本不仅造成后来者入局难,而且传统企业船大难掉头。当今,这些年传统且年迈的“内燃机巨人们”发现,只过了短短几年时间,他们积累了近百年、以发动机变速箱技术赖以生存的传统技术“护城河”,正在逐渐消失。

  与传统“护城河”消失同步发生的,还有这产业链体系的有机配合,为“新势力”们的入局提供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有业内人士指出:随着汽车产业链高度集成化,生产制造门槛降低,只要控制、管理好供应链,生产汽车似乎可以像生产手机一样定制生产线,自行组装。跨过传统汽车行业的高门槛成了大概率事件。生产方式的变革,也正在促成汽车的“高维度”变革。

  跨过高门槛的底气,来自高销量。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136.7万辆,增速11%。2020年中国市场新能源汽车销量占全球的近44%。截至2021年一季度,全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551万辆,新注册登记46.6万辆,同比增长295%,与疫情之前的2019年相比,增幅也达到86.76%。

  不论从销量角度观察,还是从观念视角感知,新的产业格局已经展开,未来已来。让认知跟上时代,或许才是面对“未来已来”的最佳姿态。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