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生活时尚CURRENT AFFAIRS
生活时尚 / 正文
悬崖之上 心向黎明

  根据猫眼票房统计,截至5月5日五一小长假结束,影片《悬崖之上》以5.56亿元的票房成为假期电影的票房亚军。相较去年的《一秒钟》累计票房只有1.31亿元,这已经是张艺谋近些年较为卖座的电影。豆瓣评分稳定在7.7分,可谓是口碑票房双优。

  《悬崖之上》的故事以一明一暗两条线展开:张译饰演的张宪臣所带领的四人小队空降茫茫雪原执行“乌特拉行动”,营救日军人体实验重要见证人王子阳,此为明线;于和伟饰演的周乙潜行在伪满洲国,与特务周旋,帮助完成乌特拉行动,此为暗线。

  因为叛徒的出卖,张宪臣、楚良、王郁和小兰这四人刚降落就被盯上,张宪臣和小兰死里逃生来到哈尔滨,楚良和王郁则被伪装成队友的特务“绑架”到哈尔滨套取行动机密。剧情过半,明暗线交汇,周乙的身份揭晓,如何继续潜伏智斗特务,还要解救同志并完成任务,成为全片的焦点。

  为了营造紧张和冷峻的氛围,把观众完全拉入当时的情景中,全片用漫天飞雪“造”出了一个纯白的哈尔滨,整部电影的雪几乎没有停过。不管是一开始降落在兴凯湖附近的雪原,还是哈尔滨的城市街道,雪花飞舞,积雪厚重,人烟稀少,影片背景音中低吼的风声持续地沉吟。下雪的时候,万籁俱静,此时不管片中人物是低声暗语,还是冒险寻找代码母本,都占据着画幅的焦点。在不自觉中,观众的情绪被情节牵引,时起时伏。

  色彩运用是张艺谋电影中最显著的美学特征,早期的艺术电影里色彩是人物内心的真实投射,比如《大红灯笼高高挂》用成片的红灯笼晕染出来凄厉的红色表现整栋宅子压抑的欲望。转型商业片之后,这一特质没有消失,不管是《英雄》里的红、黄、绿等大块的色团,还是近些年《影》里的水墨色,都能看出导演对色彩的匠心独运。在《悬崖之上》里,为了形成与雪白色的对比张力,无论是敌方特务、普通行人还是党的地下工作者,都穿着黑色大衣,戴着黑色帽子。在一片雪白中,追捕、接头、斗智斗勇,白色与黑色相抗衡,是对这场向死而生的营救行动最好的隐喻,紧张感也油然而生。此外,在革命者被枪决而牺牲,或击杀敌方特务时,鲜血溅射在雪地里,血色与死亡在黑白色的衬托中格外耀眼,这是革命的红色。

  为了更好地把观众拉进这场生死较量中,摄影机多用近景、特写迫近着人物的一呼一吸和神色微妙的变化。越是近距离地观察,观众越能够沉浸其中,感悟着悬疑与危险带来的紧张情绪。影片一开始用主观视角降落在茫茫林海雪原中,扑面而来的雪花、呼啸的风声、沉重的喘气声还有坠入林中的窸窣,一瞬间将观众拉入到上世纪30年代沦陷的东北。

  紧接着四人开始执行任务,打开一个写着俄文的小盒子,镜头给了一个特写,里面是四颗白色的药片。观众隐隐约约能够猜到,这应该是行动失败用来自尽的毒药。这个特写不仅加剧了“乌特拉行动”的不确定性和对人物命运的隐忧,同时也为后面的剧情埋下伏笔。王郁为了能够和楚良脱身,偷偷吃下一点药片,伪装成食物中毒,才得以在医院和周乙接上头。行动暴露后,楚良在巷口吃下毒药,配合周乙把戏演得逼真,帮助他继续潜伏。枪决、酷刑的近景镜头把人物身体的颤抖和面部的挣扎展现得淋漓尽致,让观众对革命者的赤胆忠心肃然起敬。

  张艺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较多的动作戏压缩了人物内心的时间和空间,《悬崖之上》里的角色塑造重点在于精炼和准确。演员与演员之间要用最短的几帧以“惜字如金”的方法展现角色的特征,且达到群戏的平衡。所以观众很难在整部电影中看到多余的煽情,任何角色的内心波动都是以迅速的眼神和简短的台词一带而过。以张宪臣和王郁这对革命夫妻为例,片头的话别非常简短,他们约定谁能活着就去找孩子,这之后再未谋面。在医院里,王郁得知自己的丈夫被抓后生死未卜,自己的两个孩子流落在马迭尔宾馆门前乞讨,她只能躲在卫生间捂住嘴,用水流的声音淹没自己的哭泣。这是全片情感波动最大的一次,但秦海璐同样以克制内敛的方式表达人物的情感汹涌,第二天她立刻投入到战斗之中,将个人私情抛诸脑后。

  内收的表演非常符合地下工作者的身份,特殊的工作决定了他们不能外溢自我的感情。影片中有一场戏十分令人动容,张宪臣外出找寻电码母本时在街上发现了自己的孩子,再三挣扎下车询问,结果被捕。在周乙的掩护下,他从牢房中出来,在确信没法逃离关卡时,他向周乙交代了行动未竟之事。周乙连问了两个“还有吗”,张宪臣终于讲出了自己的个人遗愿:“马迭尔宾馆前面的小叫花子里有我和王郁的孩子。”张宪臣没有多说,拖着残躯慷慨赴义,周乙眼泛泪光,却又无法恸哭。在这场戏中,张译和于和伟都贡献了上乘的表演,把革命战友之间的相惜、不舍和诀别演绎得相当到位。

  在表现周乙这个潜行间谍时,于和伟非常注意用细节表现角色身上的双面性。从药店出来看完密信后,周乙点燃了纸条,并在手中反复揉捏,直到确定纸条已经燃尽,展示出一名特工的专业素养。处决张宪臣时,为了掩饰内心的痛苦,他默默点燃一根烟,却在枪声响起时身体为之一振。尤为精彩的是追捕楚良时巷子里的枪战,于和伟不仅要演出一个特务的凶狠,还要演出与同志短兵相接时的矛盾。在楚良吞下毒药时,周乙冲上前去佯装制止,实际上他既希望楚良死去免于酷刑,又哀恸战友的逝去,还要用狰狞的动作显示自己忠于特工局。可以说,于和伟以精湛的表演征服了观众。

  除却主演,配角也都相当精彩。倪大红演出了特务头子的缜密、狐疑和阴险,余皑磊活脱脱一个头脑简单、容易操控的警察厅职员。唯一游离于角色之外的是刘浩存饰演的小兰,在片中众多演员中她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在她的上一部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中,刘浩存的外形和气质非常贴合一个高中少女,但在《悬崖之上》里,她过分纯真少女的外表很难挑起一个在苏联接受过7个月秘密训练的地下工作者形象。影片反复提到“乌特拉”在俄语中是“黎明”的意思,结尾完成任务后,小兰和周乙在久违的阳光中相会。导演或许希望用小兰这个角色寓意充满希冀的黎明与未来终将降临,但却也让这个角色沦为空洞的符号。小兰在剧中的设定是其过目不忘的瞬时记忆力,在之后的剧情中却没有得到充分的展现,导致这个特工的存在意义是有些单薄的。

  像这样虎头蛇尾的地方在影片中还有不少,最让人费解的是营救王子阳本应该是剧情的重点着墨之处,影片结尾居然一笔带过,只告诉观众营救成功。这种感觉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与之前的牺牲和奉献不相匹配。为了平衡电影的双线剧情,张艺谋用了章回体的方式,把电影分为7个小段落:暗号、行动、底牌、迷局、险棋、生死和前行,以便观众更好地走入情节中。但前后剧情中还是存在割裂感,营救王子阳这条主线的铺陈不够,后来完全转向了周乙的潜伏。对比2009年上映的国庆献礼片《风声》,在单一空间有限时间内以“狼人杀”的方式展开剧情,紧张和悬疑贯穿始终。《悬崖之上》或许也可以照此设计,周乙这张底牌甚至可以只在最后30分钟揭开,以明线上的争斗掩住暗线操作,最后收获出人意料之感。

  虽然故事不那么精巧,但《悬崖之上》依然称得上是自《风声》之后10年间最好的谍战片。这个故事遇上了张艺谋导演,而独具奇情之外的美学风格,凛冽酷寒的冬夜与极致的热血构成张力,为信仰而战的饱满情感也在血与泪之间迸发。皑皑雪原上的跋涉正仿佛朝向信仰的荆棘之路,即便鲜血染红雪域、危局如临悬崖,也要为心中的黎明而战。当主题曲响起,“别忘记冬夜漫长的北方”,黑夜与黎明作为影片中的核心隐喻再度出现,为造出黎明而选择走入黑暗的先烈们,应当被永远铭刻于记忆之中。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