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生活时尚CURRENT AFFAIRS
生活时尚 / 正文
“颜值经济”的A面与B面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社会竞争加剧以及网络媒体的发达,个人外在形象越来越受到关注,越来越多的人希望通过技术手段改善外在形象,从而在求职、工作、社交中获得更多优势。而在网络时代,有时“有颜”就会吸引更多资源与流量。被浴室门割伤手的宁波小张,因颜值高而“喜提”热搜第一;播报内蒙古耐踩草坪的央视记者王冰冰,也因长相清纯甜美被推上热搜;丁真的短短10秒回眸一笑,千万网民为之“倾倒”。因为高颜值而爆红网络的事件已经是屡见不鲜了。当下,对颜值的关注不断刺激着消费者对“颜值经济”的需求。

  A面:颜值之红利 “颜值经济”为何兴起?

  “颜值”一词最早出自日本,2014年底爆红于百度贴吧。其含义,顾名思义,颜,即颜容、外貌;值,指的是“指数”“分数”。因此,颜值通常是用来指一个人“容颜靓丽的指数”。

  不过在当下,“颜值”显然不再是网络用语那么简单。当大众对于颜值的追求成为趋势,便影响到社会经济的方方面面。尤其在消费领域,也从“注意力经济”逐渐聚焦于“颜值经济”。“颜值经济”就此悄然兴起,并在多年的发展过程中,迎来大爆发。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说出“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的亚里士多德,也曾对弟子们说“俊美的相貌是比任何介绍信都管用的推荐书”;白居易形容杨贵妃“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粉丝追随偶像,也是“始于颜值,敬于才华,久于善良,终于人品”,颜值往往是留给人的第一印象,进而引发对其内心世界的探索。

  一些证据也表明,高颜值会产生“高溢价”,而且会在某种程度上带来额外的好处。

  经济学家丹尼尔·荷马仕的研究论文《颜值与劳动力市场》中指出,颜值和劳动力总收入呈较强的正相关性。电影《整容日记》说的恰恰也是这样的故事:女主角是一个样貌普通的女性,整容后颜值指数上升,一跃成为工作市场和婚恋市场的“香饽饽”,备受追捧。

  由此,高颜值易获得更多的关注度。但并非每个人都是天生丽质,因此催生出许多围绕颜值的消费行为,“颜值经济”蓬勃发展。如引领潮流的服饰行业、“改头换面”的整形美容、减肥塑形的健身美容、“耳目一新”的化妆美容、“由内而外”的养生美容。

  此外,对自我外在颜值关注的人,往往会分外注重自我形象管理,注重身体锻炼,注重仪容得当与否,注重穿搭。如此,“颜值经济”不仅对活化经济环境益处多多,对加强自我认同感、实现自我价值也起着不小的推动作用。

  B面:颜值即未来?

  “对颜值的关注,本质上是人类的生物本能。”有专家这样说。然而,“颜值经济”的崛起,有时背后却暗藏消费陷阱。

  3月14日,网易新闻报道,武汉某整形机构轰炸式洗脑顾客,声称“颜值即未来”,数十名女生在武汉参加免费整形讲座,然后被整形机构洗脑签高息贷款。工作人员一味灌输“干得好不如长得好”。无独有偶,3月22日,“深圳31岁女子整形后智力水平降至1岁!母亲一夜白头”,该女子原本花容月貌,只是认为自己鼻子不够挺拔,于是去做隆鼻手术,却因为这样一次手术,竟让自己的智力下降到了1岁婴儿的水平,经过鉴定,这起整形事故导致该女子的身体出现六级伤残,终生需要专人陪伴。

  显然,对于颜值的过度追逐已经不只是个别案例。因为高颜值可以带来太多颜值红利,但是许多颜值红利却都是在热火上烤,炙手可热、红红火火的。然而,烈火皆难长久,热锅油烹,热得快、红得快,奈何烫手,也没几个人能在这滚烫之中久留。网红的职业生命长则三五年,短则三五个月;曾经爆红的素人,闪耀转瞬即逝;整形而得到颜值红利,也有持续不断的整形维护支出。颜值红利看似唾手可得,但殊不知,颜值圈的热血厮杀也要惨烈得多。

  “颜值即未来”的错误观念,在非整形圈子里也是愈演愈烈。笔者的一个朋友,在深圳打拼2年,收入不菲。据她说,以前收入微薄的时候,生活还觉得富足,现在收入远远超过之前,却觉得窘迫。她说,“每个月为推动‘颜值经济’发展奉献全部收入”,每个月除去护肤品化妆品衣服包包的支出,工资就已经所剩无几,一套护肤品至少3000元,买了一件2500元的大衣,又想着买3000元的高跟鞋,还有动辄一两万元的包包……

  如果整个社会都在讨论“颜值经济”,一切事物都以颜值为标准,无疑是一种悲哀与倒退。著名画家吴冠中先生说“这个社会慢慢地减少文盲,但是美盲日益增长”,因为横行社会的“颜值标准”是单一的肤浅的——肤白貌美大长腿,瓜子脸高鼻梁大眼睛,以瘦为美,“一白遮三丑”。所谓的“美丽”,这样的具体而单一。

  A面还是B面?

  笔者认为,未来的审美趋势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独特的性格、独家的风格、独立的人格,会成为审美的参考标准,而不是一味追求高颜值。小眼睛也有人喜欢,胖瘦皆宜,高矮平分秋色。在激烈的社会竞争中,高颜值的确可以帮助夺得先机,但是要想在竞争中长久地成为焦点,还是要靠自身出色的业务能力,颜值高只是加分项,否则只是空有“花瓶”之名。笔者很喜欢的一个电影明星,奥黛丽·赫本,她出道绝对与颜值正相关,但是她到老都让人念念不忘,是因为爱心与慈善的“心理颜值”。同理,德兰修女几乎是个乞丐,个子矮,很早就满脸皱纹,但是全世界的富豪都在做她的义工,她获得了世界各国的大奖,直至获诺贝尔和平奖。她的颜值没有终点。相反,现在娱乐圈很多流量明星,仅凭高颜值红极一时,却终难长久,只是昙花一现。

  A面还是B面?“颜值经济”,于社会于个人都是大有裨益的,是一股推动社会经济发展的强劲力量,但红利只是一时的。如果因势利导,正视“颜值经济”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同时也看到“颜值经济”带来的消费陷阱,则可避免行业落入深渊。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