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生活时尚CURRENT AFFAIRS
生活时尚 / 正文
解读新基建
读《新基建——全球大变局下的中国经济新引擎》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重点支持既促消费惠民生又调结构增后劲的“两新一重”建设(新型基础设施、新型城镇化、重大工程)。主要是: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新一代信息网络,拓展5G应用,建设充电桩,推广新能源汽车,激发新消费需求、助力产业升级。

  新基建经济学应时代而生,成为危机应对和大国竞争的关键。日前,《新基建——全球大变局下的中国经济新引擎》一书由中信出版集团出版发行。何谓新基建?包括哪些内容?与以往的基建有何不同?企业、个人如何看待、如何投身或投资新基建?读者可从该书中找到答案。

  

  《新基建——全球大变局下的中国经济新引擎》书影

  什么是新基建

  新基建从学术讨论走向社会共识和国家战略,引发了业界讨论,新基建的概念该如何界定成为首要问题。

  该书提出,狭义的新基建是指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基础设施补短板,比如5G(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基建、人工智能、数据中心等。广义的新基建是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软硬件基础设施补短板,新时代产生了新需求,提出了新要求,凡是符合未来新时代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基础设施都属于新基建。

  在不同时代,新基建有着不同的含义,因而,新基建有鲜明的时代烙印。20年前中国经济的新基建是铁路、公路、机场、桥梁;未来20年支撑中国经济社会繁荣发展的新基建则是5G、人工智能、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等科技创新领域的基础设施,以及教育、医疗等消费升级重大民生领域的基础设施。因而,启动“新”一轮基建,关键在于“新”,要用改革创新的方式推动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而不是简单地重走老路。

  鉴于此,作者提出未来“新”一轮基建主要应有五“新”。

  一是新的领域,调整投资领域,在补传统基建的基础上大力发展5G、特高压、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智慧城市、城际高速铁路、城际轨道交通、大数据中心、新能源汽车充电桩、教育、医疗等新型基建。二是新的地区,未来城镇化的人口将更多地聚集到城市群和都市圈,这些地区的轨道交通、城际铁路、教育、医疗、5G等基础设施将面临严重短缺问题。三是新的方式,新基建需要新的配套制度变革,新基建需要不同于传统基建的财政、金融、产业等配套制度支撑。四是新的主体,要进一步放开基建领域的市场准入,扩大投资主体,尤其是有一定收益的项目要对民间资本一视同仁。五是新的内涵,除了硬的新基建,还应该包括软的新基建,即制度改革,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建立新激励机制,调动地方政府和企业家的积极性等。

  应对危机策略

  经济学是经世致用之学,以解释、解决所处时代的重大问题为使命。新基建从学术走向实践,背后是其具有的深厚理论积淀。该书梳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面对经济危机的决策和成败案例。为应对危机,不同的经济学流派诞生或复兴、革命或反革命,争论的核心在于政府是否应该干预市场、以何种手段干预。

  1929年的大萧条是宏观经济思想的第一次大论战、大分野,凯恩斯主义革命兴起,政府这只“有形之手”通过积极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干预经济,以弥补有效需求不足和市场机制失灵;20世纪70年代的“滞胀”是宏观经济思想的第二次大论战、大分野,新自由主义兴起。政府对经济的过度干预产生了严重弊端,货币主义、理性预期学派、供给学派、奥地利学派、新自由主义等纷纷兴起,古典主义精神复兴;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是宏观经济思想的第三次大论战、大分野。凯恩斯主义再度兴盛,美、欧国家广泛采用大规模QE(量化宽松)、零利率甚至负利率等非常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加以应对。但是过度宽松的货币条件也导致了一系列严重问题。

  该书作者提出,2020年的疫情全球大流行和世界经济危机有可能成为宏观经济思想的第四次大论战、大分野,新基建经济学应时而生,成为拯救危机和大国竞争的关键。当前,全球经济深度衰退超过2008年,美、欧再度祭出“QE+零利率”组合的超常规货币政策应对,但是过去20年美、欧的经验和教训表明,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只是延缓了危机的爆发,反而加剧了金融风险的积累。中国经过2016年以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阶段性缓释了风险。此时,中国选择了新基建领衔的扩大消费、投资、内需的一揽子宏观对冲政策。

  国家崛起战略

  该书站在数百年的历史角度回顾历史发现:新基建深刻地影响了世界经济发展和大国兴衰。

  大航海时代,英国是世界霸主,造船、航海等新基建成就了“日不落帝国”;19世纪的美国,铁路是最大的新基建,大规模超前建设铁路成就了美国世界经济中心的地位,美国铁路的大规模建设加速了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促进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爆发,开启了经济高速增长的“镀金时代”,美国崛起成为世界经济和贸易中心;20世纪90年代的美国,信息高速公路是最大的新基建,成就了美国在互联网经济时代的领先优势;2010年美国率先开启4G商用,随后带动了一批移动互联网应用的快速发展,对美国巩固科技霸主地位贡献巨大。

  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是大规模超前基础设施建设的受益者,抓住了改革开放和全球化的红利。长期以来,中国进行大规模超前的信息网络基础设施的研发和铺设,成功培育了一批批新经济、新技术,在移动支付、电子商务、新零售、人工智能、共享出行、5G等领域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催生出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世界级科技公司。经过几十年的“基建狂飙”,今天中国拥有发达的基础设施,为吸引全球跨国企业、布局完整的全球产业链、抢占全球科技创新制高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定了坚实基础。

  由此观之,新基建是未来新经济、新技术、新产业的基础设施支撑,是大国竞争的关键。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