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美文推荐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荐 / 正文
去看木棉红

  漫山遍野的红木棉一过元宵就开了,比往年提前了半个月,吸引着许多游客去观赏。

  就是在这个时候,退休后的吴老师接到他的得意门生吴宏强的电话,他从省城调到县里当县长了,让吴老师去他那里看看木棉红。吴宏强是吴老师从代课老师转正后,恢复高考带的第一个毕业班的第一个考上名牌大学的学生。

  像往日一样反对吴老师跟学生交往的儿子,笑他天真,说:“别激动呀,听我的,千万不能去!”女儿也说:“这些年他都没来看过你,人家就那么顺口一说,你就当真啊?你一个退休老师,一个县长哪有工夫陪你?”

  吴老师又给镇上当副镇长的外舅打电话,说:“我要去看看你的校友,他让我过去看看木棉红。”外舅参加过吴宏强组织的同学会。外舅带着镇长等人过来了,镇长说,一是来给吴老师送送行,二是想让老师给县长捎几句话。说了半天闲话,请求晚上设宴饯行。吴老师婉谢了。

  吴老师拒绝家人送他,坚持自己去动车站乘车。路上,遇到跟他打招呼的人,他都是一笑而过,而与他特别熟络的,他就停下来说上几句,最后总会捎带上一句话:“我去看看红木棉,顺便看看我的学生。” 镇子不大,吴老师也算头面人物,很快,整个小镇都知道吴老师的行程了。

  其实,他已约好坐他的学生罗海的车去动车站。罗海嗜酒,他说:“等您回来我组织同学们给您接风啊!”

  吴老师在动车站刚下车,就被县政府胡秘书接上,安排在招待所住下。胡秘书很热情,安排得也很周到,这让他很欣慰。

  吴老师见到吴宏强,师生一番寒暄后,吴宏强忽然说:“有一件事,我至今难忘。”

  吴老师一愣: “什么事呀?”

  “那时班上发生一起手表丢失的事。当时您叫全班同学站起来,面向墙壁,再用手帕蒙上自己的眼睛,然后您一个个搜查我们的口袋。当您从我口袋里搜出手表时,我想我一定会受到您的谴责和处罚,一定会遭到班上同学的鄙视,也将在我人生中烙下不能磨灭的耻辱和创伤。但是事情并不是如我想象的,您把手表归还给物主后,就叫我们坐回原位继续上课。一直到我毕业离开学校那一天,偷手表的事情从来没被提起过。老师,现在您应该记得我吧?”

  吴老师忽有所悟,笑了起来:“我怎么会记得你呢?为了同学之间能保持良好关系,为了不影响我对班上同学的印象,当时我也蒙上自己眼睛来搜查学生的口袋。”

  忽然,吴宏强的手机响了,他小声说了几句话,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晚饭前,吴老师接到胡秘书打来的电话,让他在房间等着,他想着肯定是吴宏强要过来见他。快八点的时候,胡秘书拎着大包小包进了房间把东西放下,也没解释什么,吴老师问:“县长几点能到?”胡秘书尴尬地笑了笑,说:“吴老师,县长临时接到任务,要去省外谈一个招商项目。一周后再回来。他让我安排好您的一切活动,让您在这里多住些日子。”

  吴老师心里感到一丝不快,但他没有表现出来。既然送那么多东西,不就是下逐客令吗?吴县长要去招商一个星期,他完全可以过来告诉我,至少可以打个电话跟我说一下吧。

  当晚,吴老师和胡秘书在招待所用了晚饭,胡秘书再说什么,他都没认真听。不胜酒力的他喝得酩酊烂醉,等内心里平静些了,他才决然地说:“我知道了,我明天就走,家里还有很多事等着我。”

  显然,胡秘书越喝越清醒,不忘县长给他的任务: “县长临走前特别交代我,你们师生早上谈的那个两个人的秘密,就永远让它成为秘密吧!”胡秘书露出一脸的真诚。

  在第三日中午,吴老师就回到小城动车站。他一出站,一辆车飞奔而来,走到他面前突然停下了。罗海的大嗓门响了起来:“您不是去住一段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吴老师说:“还不是跟你一样!热情过分啊,顿顿都让喝酒,我身体受不了。”

  “那是应该的!您对学生那么好,尤其是对他吴宏强,亲爹也不过如此。他对您好点儿,才叫良心。”

  他上车坐稳,嗔怪道:“昨晚我喝多了,让我休息会吧。”说完,他闭上了眼睛,心里却想着昨天不好提前返程,而独自搭车去看红木棉的窘境,想起他临行前儿子女儿揶揄他的话,心里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和孤独。一路无话,他依稀听到罗海在电话里召集人吃饭,说是给他接风什么的。他想制止,但疲倦袭击而来,他睡着了。

  罗海喊醒他的时候,车子已经开到了饭店门口。他看到车下站着外舅和镇长。

  “县长在那里还好吧?”吃饭的时候,镇长问道。

  “那还用说,干得不错!”他寻找着合适的词句,但心里却记得他们师生的那个秘密。他想转移这个话题,但是根本绕不过去,大家关心的还是吴县长。上了一道一道的菜,酒也是好酒,都是他平时喜欢的,但他没有胃口,他站了起来,两手支在桌子上,仿佛又回到了课堂上,不由得心里一阵热动。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