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美文推荐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荐 / 正文
石头城的荆条花

  初秋时节,约几挚友游览医巫闾山东麓的石头城。自北镇市富屯乡董家村后身,沿山脊蜿蜒小径向上行约六七里,抬眼而望,一座石头垒砌的城堡巍峨而立,在蓝天青树碧草的映衬下,格外耀眼,这就是石头城。

  石头城是辽代“五陵”之一——辽乾陵区域内一处著名历史遗存,相传为守护萧太后陵而建的瞭望哨所,至今仍保留着由花岗岩巨石垒砌的城门、城墙,废弃的石房子和摩崖佛造像,已有一千多年的岁月。

  到辽乾陵观光的游客们都要登临石头城,站在高高的城池上,辽代皇家陵园的风光尽收眼底。石头城的引人之处除了古老城堡的雄伟壮观外,更特别的是这里乃荆条花的世界。从上山路的两侧到城墙的前后左右,遍布着一墩墩、一簇簇的荆条丛。山下的梨花杏花,早在四五月便已芳菲落尽,而石头城下的荆条花,八九月份才开始绽放。其貌不扬,小米般细碎,蓝紫色的小花,密布在枝条上,漫山遍野,汇聚成一片花海。花儿虽小,但香气却异常馥郁,清风徐来,花枝摇曳飘摆,一霎时,天地间花香弥漫,夹杂着些许青草气息,直沁入人的心脾。闻着沁人的花香,带着满心的虔诚,游客们和前来朝拜摩崖佛的信徒们三三两两聚集于此,在石头城上,在佛造像前,许下一个心愿,播种一片福田。

  石头城的荆条花是一剂良药,让来自四面八方的登临者们,感受一路芬芳、洗去一身尘埃、忘记无数烦恼、消减许多病痛。石头城的周围,也有五颜六色的野菊花,和很多叫不上名字的野花,它们也在这片土地上,五彩缤纷地盛开,然而它们在这里只不过是点缀而已,满山的荆条花才称得上是石头城的“花主”。医巫闾山的九月,秋高气爽,荆条花开正盛,坐在石头城的城墙上,俯瞰城下浩瀚的荆条花海,放松你的思绪,释放一番心情,任香风萦绕,听大山声音,脑海中随意想象着一千多年来这里可能发生的故事,这无疑是登临者们的一大幸事。

  盛开的荆条花占尽了石头城的秋光,装扮了文人的笔墨,点亮了辽陵的清辉。它们从不与高贵的荷花牡丹为伍,只与杂草并存,与荒芜为伴,生长聚拢于石头城的周围,尽情开放,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它们只是北方最平常可见的一种灌木,没有人会给它们浇水施肥,精心饲养。它们自生自灭,生命贫贱而卑微。但它们不择乡土,随遇而安,只要有一丝缝隙、一点水气、一线阳光就能蓬勃生长。顽强的活力赋予了它们代代相传的生命,正是这顽强的生命,让它们成为了石头城的一分子,一个重要组成,穿越了岁月的尘埃,跨过了历史的长河,记载着石头城曾经发生的故事。

  有成群结队的蜜蜂来往穿梭于荆条花间,繁忙地采集着花粉,这些小精灵,用辛勤的劳动,酿造成浓香晶莹的花蜜。荆条蜜与枣花蜜、槐花蜜、荔枝蜜号称我国四大名蜜,据有关资料,它具有美容、健体、润燥、益气、清目等众多效用。《神农本草经》也载:“蜂蜜和百药,久服强志轻身,不老延年。”说明蜂蜜能够抗御衰老和永葆青春。

  荆条花还是一种上好的泡茶花,每当花一结蕾,就可以趁鲜采摘,晒干收藏,与茶叶同泡,饮之有清热、明目、解毒、消炎的功效。

  山坡下,荆条花般质朴的养蜂人在树枝搭建的凉棚下忙碌。走近他的特产棚,询问他家的蜂蜜和荆花茶,他从蜜罐里舀出一小勺荆条蜜,让我们品尝,一入口,那浓浓的荆条花香气,便漫溢开来,醇香荡漾,久久在舌尖缠绕。他又为我沏上一杯茶,丢进一捏荆条花,随着袅袅水气升腾,一股荆条花特有的芳香溢出,呷之微苦,口中淡淡,心情逸逸。

  养蜂人说,在这石头城下,他养蜂已经20多年,也曾想过去外地务工多赚钱,但故土难离,不舍一家老小,这里的日子虽过的清苦,但却乐得逍遥。是啊,金屋银屋都不如自家的草屋,有一檐草房,一庭院落,一家温馨,还有这一袭青山和半山荆花,夫复何求?花可争奇斗艳,如人之追求功名利禄,也可默默如荆条花开,似平凡简单的生活,却也不失为快意人生,人心灵的恬适和怡然岂是物质财富的富足所能衡量的呢?

  山风拂过,清凉中带着暖意。下山路依旧花香满径,回首远望石头城,荆条花海若水际轻烟,又似沙边微雨,近观之,颗颗点点的荆条花儿星河般流溢向远方。好一处如诗如画的人间仙境!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