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美文推荐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荐 / 正文
旅居小山村

  在今年的雨季里,我和文友来到辽东这个远山如黛、毗江闻涛的小村庄——大梨树村,不觉一月有余,悠哉快乐着,竟然忘记了归去的行程。

  小山村处在几座高度不足百米的群山怀抱中,犹如坐在摇篮里一般,稳重而静谧。早晨,习惯了自然醒的我,被窗前银杏树上那一只只知了的鸣唱叫醒,虽然我知道他们是为了寻找心仪的伴侣。我睁开惺忪的双眼,趿拉着拖鞋来到窗前,突然满眼的绿色让我瞪大了吃惊的眼睛:远望百十米外的刘家沟山,山顶是遍植浓墨的刺槐、梓树、金叶榆、五角枫;尔后蔓延到山半腰,一岭一岭地遮住了东方鱼肚白的曦光;山前是一抹抹的翠绿树林,香椿、锦带、白扦、栾树,一层一层,波浪般汹涌到眼前;窗前是一大片扑闪着芭蕉扇般叶子的银杏树,一行一行,礼兵般地矗立在那里;居所的小院里,一畦一畦的紫苏、藿香,一坛一坛的万寿菊、忍冬,池内丛生的清气,亲吻着我的脸颊。这时,天空上飞来几十只黄鹂,疯狂舞动着,想起“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的诗句,诗人描摹的景象与我眼前的所见相差甚远。几只黄色蜻蜓摇曳着上下翻飞,好像有很多开心事想要表达一番。我回到宿舍洗漱,匆匆吃了早餐,和文友一起来到户外。

  居所前是一座圆顶木亭,两层楼高,走进才知道是六角形的六根圆木柱支立而成,顶部绘着牛郎织女相会的图案。亭子四周盛开着百日菊、紫萼,粉红的、酱黄的、艳红的,一簇簇、一片片,在玉兰、丁香的映衬下葳蕤璀璨。亭子四周艳丽的鲜花,牵引着我的视线旋转一圈,定睛看到十几棵高大的梓树留着几十根筷子粗的辫子,偎依在一片片油绿的叶子上,调皮地呢喃着什么。文友没有久恋亭子,信步来到大梨树河边,哗哗的流水声瞬间灌入耳郭。

  

  图为大梨树村建筑。

  这是最近三十年来大梨树村人开挖的一条护村河:昔日臭烘烘的小河沟,在老支书毛丰美带领下,连接群山间的几条小河沟,清除杂草,疏浚河道,梯级次第蓄水,拦水修建堤坝,岸边砌垒栈道,汇水人工湖,广植南北莲荷,河岸栽种垂柳、紫叶李、金钟花、金叶女贞,一排一排,一团一团。夏季里雨水丰沛,大梨树河里汇聚着四周群山下滑的流水,叮叮咚咚汇聚到一起,一泓一泓地聚集到湖里,溢出奔泻,一波一波地越过堤坝,欢腾着流向鸭绿江,投入大海的怀抱。河水是山的儿子,干净纯洁,一尘不染,高傲练达。大梨树河怀抱着山的儿子,温情万般地把一座座山水,一跃一跃地带到大海,让儿子经受更大的考验,载负起更大的担子。大山虽然送别了儿子,但是看到长大的儿子,含着眼泪默默地祝福着他远航。

  坐在大梨树河边小酌几杯热茶,文友们抢呼着到村北部的花果山游玩。开车沿着十八公里五味子长廊游览花果山,蜿蜒盘旋的公路,一曲一折地延伸在眼前。一湖一湖的清水,托举着一簇簇睡莲,白的、粉红的莲花,在烈日的映照下分外耀眼,仿佛太阳是为了装扮睡莲而来。一片一片的果林,沙梨、葡萄、栗子低垂着碧绿的果子;一畦一畦的五味子、山楂,在绿叶下露出成串红彤彤的晶莹透亮的鲜果。

  头戴草帽五十多岁的村民老车,正在给毛茸茸的栗子裹衣,尽管汗水顺着脸颊流淌在前胸,他依然高兴地给文友们讲述花果山的故事:过去大梨树村“山上和尚头,河水满地流,地少吃不饱,村民愁白头”,外村人说这里“吃粮靠返销,花钱靠贷款,村干部工资靠社员”,真是穷得“叮当响”。1980年,32岁的毛丰美当上了村支书,成为大梨树村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转折点。毛支书带领全村人戴着草帽、卷着裤腿、扛着锹镢,吃住在山上,上山开荒,修造梯田,栽种果树,嫁接良种毛栗白梨葡萄几十万棵,你们看看这过去光秃秃的荒山现在变成了满山绿树林果,野鸡野兔到处乱跑,每天很多城里人来这里观光,节假日村里的民居客栈全住满了外地的游客。我高中毕业回到村里教学,亲眼看见了大梨树村的变化。老车兴奋地说着,啧啧称赞着,好像刚刚吃了山上生产的蜂蜜一般。

  登上花果山顶,极目四周群山,视野内的村落裹围在绿色的海洋里,高的是柳树、杏树、梨树,矮的有榛树、毛樱桃、紫丁香,把绿色紧紧环抱村庄,用绿把村庄淹没,只有那一排排整齐划一的大红瓦屋顶,述说着村民们幸福的故事。

  来到大梨树村,不能不去参观“毛丰美纪念馆”,那是记录一代匠人毛丰美艰苦创业历程的地方,也能让人感悟“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小车不倒自管推”的20世纪60年代杨水才精神的豪迈与激情,从中领略大梨树人的艰辛,分享大梨树村变化的快乐。走出“毛丰美纪念馆”,文友们在5万平方米的干字广场上,观看80米文化长廊、干字碑和365个干字图标,仰视“鸡叫亮天干、头顶烈日干、披星戴月干”石雕,体验大梨树人苦干、实干加巧干的干字情怀,自然涌动起大梨树村今天是从何而来的无穷遐想,从荒山秃岭到山清水秀,从“八山半水一分田”到美丽乡村的蜕变,一组组数据,一幕幕场景,其中蕴含的故事只有奋斗在这里的人们才知悉。一个简单的“干”字,在汉字里面虽然只有三个笔画,但是两“横”代表着两条腿的人,一“竖”则让人必须站立起来,这样才有人格,才有出路,才有未来。大梨树村人创业的智慧令文友们纷纷点赞。

  走出枯燥的书房,踏进自然和谐的世界,文友们一边游览一边低语议论着。游览药王谷,一道道泉水温情溢出,夹带着暖暖的撩人气息,缓缓地流淌在身边。弯腰掬一捧泉水,敷在眼帘,捂在脸颊,温润湿滑,清新怡人。在养生长廊漫步,这里展示着历代药王、神医总结的养生长寿秘籍。五福台坐福、十二生肖园寻宗、同寿堂问寿、百草园学药、系生肖红绳、品阴阳泉水,文友们大呼小叫起来,如入仙境一般,一个个竟然忘记移步,宛如被天仙美女扯住了衣袖一般。

  走近龙潭湖,迷人秀美的景色让文友们驻足观赏。湖中数万株荷花,如今已是第三波竞相开放着。我曾经游历过几十个荷花湖,常驻的城市别名叫“莲城”,对莲花仙子熟若邻居。目下这一池荷花,花朵色彩奇异:在直直荷茎的顶端,盛开着花蕊,粉红色的底盘上,一圈洁白的花带,呈扇面形状,最外部则是金黄的一枝一枝的花蕊,与日光相映,耀眼放光,仿佛在微笑着跟游人招手,便会想起柔缎般的朱肌玉润小手,白皙红润的面庞和藕嫩通亮的臂膊。文友们站成一排合影,争着靠近那一簇簇荷花,扶眼镜、整衣领、拢头发、翘嘴唇,一个个笑靥、一帧帧图片、一次次顾盼,纷纷向荷花表达着温情爱意,全然不顾烈日当头的炙烤,依然欢喜着,仿佛回到十七八岁的年龄。

  夕阳西下的时候,酱红色的天空惹人兴奋。缓步回到居所,与匆匆而过的游人擦肩回望。夜幕降临了,文友们来到居所附近的“逸墅客栈”,依河凭栏而坐,一边观赏大梨树河夜景,一边倾听服务生讲述大梨树村有趣的一件一件往事,河道两侧数百只圆柱形的灯笼散发出诱人的灯光,一天的路途劳顿一扫而光,只剩下一帧一帧的回忆。潺潺水流声从河道里传来,裹带着清新的鸡冠花和忍冬的馨香,深深呼吸着,文友们竟忘记了餐桌上的清蒸草鱼、熬炒土鸡、紫苏米糕、蜜汁玉米,回味着白天难移脚步的一处处美景,贪婪地徜徉在大梨树村梦游之中,好像走进了村里的“影视城”,在那里游览民国时期的小城镇建筑群,参观《毛丰美》《小姨多鹤》等影视剧曾经的拍摄现场,兴致勃勃地穿着剧服拍照,争着过把明星瘾。

  大梨树村,一处流连忘返的居所,一个想安家常住的新农村。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