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金融博物馆CURRENT AFFAIRS
金融博物馆 / 正文
健全之金融与奋兴之实业
京师自来水厂的创办与早期股份制的尝试

  策划人语

  历史之于当下,是寻找经验、教训的宝库。近代中国,早期的企业家、金融家看到,经济制度的落后、金融体系的缺位、思维理念的僵化,阻碍了文明古国向现代化迈进的道路,同时,他们也清醒地认识到,运用先进的金融工具和管理手段,对于激发经济活力,促进个体企业乃至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从而,一批利用现代先进管理制度和集资方式建立的新兴企业,在历史潮头挺立。历史无言,却以成败的事实,诉说过往。京师自来水厂(现北京自来水集团)的创办与其早期股份制的尝试就昭示着亘古不变的法则:先进的金融手段、严谨的制度安排、合理的人事任命,可成就经久不衰的企业。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大典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刚刚解放,百废待兴。升起五星红旗的机械设备需要临时研制,国旗旗杆也成问题。原北平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现北京自来水集团)接受了一项光荣任务——用自来水管制作开国大典用的国旗旗杆。于是,五名工人夜以继日,前后用了十几天,将4根直径不同的自来水管套接起来,最终焊接成长22.5米的旗杆。这根旗杆现由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并于2011年重新立于国博新馆南花园。故事背后的这家企业诞生于晚清,是中国人自主集资创办的股份制公司,在特殊时代有着特殊意义。

  兴利除弊 富国强民

  早在光绪十四年,紫禁城贞度门发生火灾,起火后扑救不力,大火烧了两天,当时准备为光绪皇帝结婚大典用的各种服饰和礼仪用品全部烧光。那些年,京城火情接连不断,只能依靠井水灭火,效率极低。

  洋务运动以来,一些有识之士多次向朝廷建议兴建京师自来水设施,但终因种种原因搁置。直到1908年4月(农历三月十八日),当时的农工商部给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上奏折,建议在京师兴建自来水厂。奏折中提到,“京师自来水一事,于卫生消防关系最要”。而之前未能尽早建立水厂,也在奏折中阐明原因“因资本不敷或因人非公正,迄未照准”。可见,困扰旧中国的现代化供水设施的两大顽疾,是资本运作失败和选人用人不得力。

  

  清末京师自来水公司办公旧址大门

  如今,这份请建自来水厂的奏折,让慈禧太后眼前一亮。不到十日,慈禧太后就下旨,批准按照“官督商办”的模式筹办京师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

  为何慈禧这么快就决定了多年悬而未决的建设项目?打动慈禧的,不仅有自来水的使用之便,还有农工商部提出的股份制集资方式,既可以减少财政支出,又能抢占市场。奏折中说,“如能减轻售价,使人人争相购用,方可抵制外货,渐期畅销。是非创设公司、厚集股款不为功。现当创始经营一切事宜,诸需擘画,非有谙悉商情声望素孚之员,预算成本宽筹款项,难期成立。”

  而所谓“谙悉商情声望素孚之员”,农工商部也早有计划。一位中国近代的重要企业家——周学熙——被推到了历史舞台前端。

  周学熙是光绪年间举人,父亲周馥曾任两广、两江总督。他本人于1900年入袁世凯幕下,主持北洋实业,是晚清推行新政的得力人物。1903年,他赴日本考察工商业,回国后总办直隶工艺总局。1905年出任天津道,1907年任长芦盐运使,办商品陈列所、植物园、天津铁工厂、高等工业学堂等。之后到民国初年,他曾任北洋政府财政总长。

  周学熙说,“经营之道,不光在利。搞实业也不只是为了赚钱,兴利除弊,富国强民,才是实业的根本目的。自来水公司之宗旨,首先在于惠民,民智开通,才能感受实惠,一心虑算钱的人,是做不了大事业的。”

  

  周学熙塑像

  通过考察,周学熙认为,日本能与列强并列,全仗着金融业的发达。他说:“金融机关之与实业发展,实大有密切之关系,盖必先有健全之金融,而后能有奋兴之实业,此全在主持运营者,善于利用及维护而已。并发生计以致富强,固非甚难之事也。”由此,他在主持天津官银号期间,发行银两票、银圆票、钱票等,聚积了大量社会资金。又修改天津官银号的《总章程》,申明其宗旨为“维持市面、振兴实业”,以金融之力促进工商业发展。

  

  周学熙的批示

  接受筹建自来水厂的任务后,周学熙很快拟就了《创办京师自来水公司大概办法》,规定自来水厂应遵循现代公司制的方向,性质为“官督商办”“一切按照公司商律办理”,募集300万银圆,分为30万股,且“专招华股”。这个方案很快被批准了。

  “官督商办”是利用私人资本创办民用工业的一种经营形式,采用“招商集股”的办法筹集资金。专集华股、不附洋股,凡本国民众,无论官、绅、庶均可入股,享受股东权利。深谙投资要义的周学熙,凭借智慧,使资金筹集工作得以顺利开展,300万元股资很快招齐。

  旧中国的股份制

  风雨飘摇的清王朝进入20世纪,当时按照西方公司管理模式创办股份制公司早已不是新鲜事物。但在以自然经济为主、处处受到皇权制约的时代,这种集资方式和管理模式,却难以成为主流。

  合伙经营的方式,被看做是股份制公司雏形,在我国长达数千年的封建社会商业领域已经盛行,但是这种经营方式受经济规模、认知水平等诸多制约,并没有发展成具有现代性质的股份制。现代意义上的股份制企业,是通过公开发行股票来筹集资金,以入股方式把分散的、属于不同人所有的生产要素——资本,集中起来,从而组织大规模企业经营的资产组织形式。它可实现资本等资源的高度聚集,更便于统一调度、合理经营,并按股分红。世界上较早创办的股份公司是1602年成立的荷兰东印度公司。1694年,英国首先成立了资本主义最早的股份银行——英格兰银行,该行拥有股资120万英镑。1695年的英国已有100家股份公司,资本总额达450万英镑。1826年英国政府颁布条例,为股份银行提供法律保护,进一步促进了股份经济在银行业中迅速发展。

  近代中国自洋务运动以来,诸多“官督商办”企业设立,开始了中国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然而,腐朽的封建专制政权无法提供稳定、公平的市场环境,无法建立完善的经济制度,加之晚清“官督商办”的管理体制存在诸多弊端。有的官股过多,影响了企业经营,有的政府过度插手,使得企业资本运作效率和经营效率都不高。

  开近代中国企业股份制先河的,要数叱咤一时的轮船招商局。1872年7月,李鸿章改轮船招商公司,创办了轮船招商局。该企业从事客运和漕运等运输业务,成为中国第一家近代轮船航运公司。轮船招商局在旧中国最早实行股份公司管理体制,打破了晚清洋务企业纯粹官办的格局。它的出现,标志着洋务企业由官办转向“官督商办”、由投资建设军工企业转向民用企业。

  1873年,李鸿章委任唐廷枢为轮船招商局首任总办,委任徐润、盛宣怀为会办。为了适应现代化的企业资本运作和经营管理方式,唐廷枢上任后,对轮船招商局进行改组,提出以西法经营,推出合股投资体制,实施股份转让,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但人们最初对“官督商办”的招商局缺乏信心,投资热情不高,使得轮船招商局的股票主要通过私人渠道出售。

  而真正获得资本市场认可,还有赖于唐廷枢悉心经营。成立之初,轮船招商局就加入与美资旗昌洋行和英资太古洋行的激烈竞争。1877年,轮船招商局收购了旗昌轮船公司所有产业,包括船只、码头和位于上海外滩的办公大楼,成为当时国内规模最大的轮船公司。轮船招商局与两家英资轮船公司——怡和洋行和太古洋行达成协定,共同垄断中国水运。一段时期内,由于经营得力,招商局曾在国内各大港口和日本的长崎、横滨、神户以及新加坡等处设立分局。

  唐廷枢、徐润仿照西商贸易章程,制定了《轮船招商章程》和《轮船招商局局规》。《轮船招商章程》表明:“轮船之有商局,有外国之有公司也,原系仿照西商贸易章程,集股办理。”在实际的创办过程中无论在集资、组织经营管理、盈利以及分配等方式上,它都已经具备了近代股份制公司的基本特征:招商局采用入股形式,面向社会招股集资;招商局在组织上,由股东们选出经营管理机构——董事会;在经营管理上,他们实现了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具体管理和实施者是商总和商董;赢利分配方面,他们实行按股付息分红,股票持有者凭证取息。根据规定其股票是唯一的取息凭证,且可以自由转让。《轮船招商局局规》特别强调“商办”性质,对推选商董、股东权利都做出了详细规定:如商董可联名禀请更换不称职的商总;账目公布后可以“随时到局查阅”。

  经过唐廷枢、徐润仿等人运作,轮船招商局吸引了更多的买办、商人和官僚等资本所有者投资入股,一年之内招商局的股价大幅上涨,一时间,其股票炙手可热。轮船招商局最早核定资本为100万两,在唐廷枢、徐润的影响下,一些买办商人入股,股资达五六十万两。1882年增至200万两。其市值最高达到420余万两,是民用企业中最有成绩的企业之一。

  然而,由于在制度上落后于对手,英资轮船公司不久重新占据了主导地位。随着唐廷枢、徐润相继离开,盛宣怀时代的招商局,已经不复往日辉煌。而盛宣怀所代表的清廷政府势力的插手,也使招商局失去了经营活力,直至退出历史舞台。

  招商局的成功和衰败,给晚清的国人进行了生动“启蒙”。有赖于先进的金融手段和经营方式,国人经营的企业也可与外商一决高低;而管理制度的缺陷,也足令庞大企业迅速衰败。

  专集华股的“新公司”

  周学熙等草拟的《京师自来水公司股票章程》,继续着“官督商办”和股份集资的尝试,也有独特之处。

  

  北平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股票

  在《京师自来水公司股票章程》中,有几条特别规定,显示了这家新公司的与众不同:

  六,本公司议先集股本龙洋三百万元,分作三十万股,每股十元,官利长年八厘,以收到股款之次日起算。收股处由北京、天津、上海、汉口等处,天津银号代为经理。

  七,本公司暂与天津银号议定,先行借款开办,并由农工商部筹定专款,每年十五万两,作为本公司保息,以昭大信。

  八,本公司专集华股,不附洋股。凡本国人民,无论官、绅、商、庶均可入股,一律享股东之权利。其有华人影射洋股者,一经察觉,立将该股注销。

  从轮船招商局创办以来,到京师自来水厂设立,间隔30年。这30年间,中法战争、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腐朽的清政府都以失败告终,签署一系列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尤其是庚子战败之后的巨额赔款,绑架了国家数十年的财政收入。晚清实行新政改革,人们对其抱有的信心远不如前。因而,启动初期的招股困难,早已被周学熙预料到。于是,周学熙决定暂从天津官银号里拨出了股本银50万元,又承诺每年再拨出15万元做保息。有了官府启动资金后,接下来就要招商集股发行股票了。这件事很快在京城引起了轰动,宣传也很有吸引力:“优先认股权,每10股可获赠1股”“官款保息,水来于自然,一劳永逸,坐收巨利”“人人必需,无滞销之虑”等。仅用三天时间,招股就顺利落下帷幕。后经过核算,发现只需270万元即可,便又将30万元官股退回,进一步淡化了官办色彩。

  因而,周学熙提倡的“专集华股,不附洋股”决定,绝非单纯的情绪之举。由此,一来避免外国股份对本国企业干扰,二来可更大地激发本国人民投资热情。周学熙上任后立即挑选人才,组成班底,他们勘察水源,设计水厂,丈量水管线路,仅用一个多月,就完成了这项庞大工程的设计工作。1910年2月,经过近两年艰辛努力,北京市第一座水厂——东直门水厂建成,日供水能力1.87万立方米,水厂所用的蒸汽机、闸门和管材等均从德国进口。水厂取用了水量充沛、水质较好、距离城区较近的孙河地表水作为水源。同年3月,东直门水厂正式向北京城区供水。

  

  北平自来水公司董事会议案

  建立之初,产品推销是一大难题,其中原因有人们对新式供水方式的误解,更多的是对西方“舶来”产品的质疑,对公司性质、目的的担忧。

  刚开始,因为水中有气泡,民众不敢用自来水,被疑为“洋胰子水”。为了进一步推广自来水,京师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在报纸上登广告:“我们公司办的这个自来水,是奉皇上旨意办的,全集的是中国股,全用的是中国人,不是净为图利啊。只因水这个东西,是人人不可离的,一个不干净,就要闹病,天气暑热,更是要紧。所以开市以后,凡是明白的人,没有不喜欢这个水的。”“又有一种不明白的人,愣造谣言,说是洋水啦,洋胰子水啦。我的傻同胞,也就有信的,龙头安到门口,也是不要。唉,京城地面,还是这样不开通,那也是没法子。”

  

  清末水夫送水场景

  白话文平实真诚,一举打动了用户。另外,他们提出“免费送水两个月”的促销活动,当市民们半信半疑地用了一段时间自来水后,发现不但水质较井水更优,而且方便易得,渐渐打消疑虑。就这样,通过广告宣传,加上水的品质确实高过井水,自来水很快普及开来,公司的客户和用水量大幅上涨,新的股份制公司由此走上了正轨。

  何为企业立身之本

  自来水公司创设后不久,清王朝就在辛亥革命的炮火中被历史碾作尘埃。北洋政府统治时期,京师自来水公司更名为北京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名义上归北洋政府农商部管辖。随即,连年不断的军阀混战,严重影响了正常业务的开展,致使自来水公司进展缓慢。

  20世纪20年代末,北洋政府时代终结。1934年,自来水公司修改章程,公司更名为北平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因为自来水的需求一直在迅速增加,公司迫切需要扩大生产能力,而公司积累的资金寥寥,无法添置机器设备,只得在原有300万老股基础上,增发了200万新股。新股共发行了50万股,每股10元,股票分为两种,老股占六成为甲种,新股占四成为乙种。增发新股之后,公司的产能虽然得以扩大,但经营状况一直颇为窘迫。

  “七七事变”后,日本军国主义侵占北京,北京市改名为“北京特别市”,自来水公司划归“公用事业管理局”管辖。1937年9月,日本“顾问”掌握了北京自来水公司的实际管辖权。不久,日伪市政府直接下令将自来水公司委托给日伪市政府经营,强行的委托经营,实质上公然霸占了原属于股东们的财产,大部分董事改由汉奸担任。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不久,国民党政府接收了自来水公司,改称北平市自来水管理处,隶属于北京市政府公用局。但自来水公司资产被认定为敌伪资产,对原本私人股东的权益不予承认。原本拥有股权的股东们强烈抗议,要求政府返还股权。随着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国民党当局才决定“除逆股外,其余部分应予提前发还”。1948年3月,北京自来水公司发还民营,公司改称北平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北平市政府声明要将私人股份发还股东。此事尚未完成,北平即宣告解放。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回首创办之初,就在周学熙等采用股份制创办京师自来水公司的数年之后,上海爆发了橡胶股票风波,法律制度的欠缺、金融监管的缺位,终于动摇了国家经济的根基。为稳定市场,本已千疮百孔的国家财政被迫出手,又被迫抵押铁路路权,“保路运动”爆发,为清王朝的覆灭敲响了丧钟。京师自来水厂几经变迁,开启了另一段崭新的历史旅程。它的故事却在昭示着亘古不变的法则:先进的金融手段、严谨的制度安排、合理的人事任命,可以成就一家经久不衰的企业,令其在历史的风浪中不断奋勇向前。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