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中国最早的皇家祭祀供养钱

  笔者近年获见银质神明银钱,为篆书钱文,阴阳面文字映像合背,皆顺时旋读,钱文略有隐起。钱体直径33.60毫米,穿广为11.58毫米,厚2.67毫米,钱郭厚1.5~2.0毫米,重12.53克。外郭与内穿皆精磨精修。此钱据传20余年前出土于河南洛阳、偃师一代,现为私人所藏。神明银钱不见前贤著录,为近年来新发现的创见品。因此,神明银钱的铸造年代和使用性质,便是值得研究与探讨的重要钱币学问题。

  

  汉代神明银钱

  神明银钱的铸造年代

  神明银钱的钱文为小篆书,其书法风格近似于两汉篆书,且与汉代五铢钱极为相似。因此可以大致推定,神明银钱的铸造年代应在汉代。神明银钱中的“银”“钱”金字部的金字头为菱形箭镞状,这与西汉部分赤仄五铢和武帝时期的上林三官五铢的金字头较为接近,昭帝之后的五铢之金字头呈三角锐长状。表明神明银钱的铸造时间可能在汉武帝时期,与赤仄五铢和早期上林三官五铢接近。据《史记·平准书》记载:

  “郡国多奸铸钱,钱多轻,而公卿请令京师铸钟官赤侧,一当五”……“其后二岁,赤仄钱贱,民巧法用之,不便,又废。于是悉禁郡国五铢,专令上林三官铸。钱既多,而令天下非三官不得行。”

  依此记载,赤仄五铢的铸造时间为元鼎三年(公元前114年),上林三官五铢则为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由此推断,神明银钱的铸造时间或与此接近。

  神明银钱所使用的权制和度制中,也透露了些许历史信息,为我们确定其铸造年代提供了重要的标尺与参考。神明银钱直径33.34~33.73毫米,接近于汉制1.5寸(汉制寸长约23.1毫米),其穿广合汉制半寸整。考察钱币尺寸,可知其性质基本符合秦汉之制。神明银钱重12.53克(钱体未经清洗,可校正为12.50克左右),若以汉制1铢0.6445~0.65克计算,约为19.2~19.3铢,合汉制1.54两;若以汉斤250克为标准,则应合汉制二十分之一斤整。若神明银钱的权制是以汉制的铢或两为单位,则分数较多,数值并不整饬。若以汉制的斤为权量则为整数。由此推断,神明银钱在铸造时选择的是以汉斤为标准权量,即二十枚神明银钱为汉制一斤,其间为四五之数。神明银钱的权量选择体现了汉武帝时期的度量衡制度演进。在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武帝正式推行新的历法,推崇五德,将汉数定为五,舍弃了从战国、秦至汉初的上六之法。有关的官方器物和制度也相应调整。《汉书·武帝纪》载:

  “夏五月,正历,以正月为岁首。色上黄,数用五,定官名,协音律。”

  张晏曰:“汉据土德,土数五,故用五,谓印文也。若丞相曰‘丞相之印章’,诸卿及守相印文不足五字者,以‘之’足之。”

  秦汉钱币由半两向五铢发展的轨迹,反映了从半分制向数用五这一理念的演进。神明银钱重量中所包含的“四五之数”,从另一个侧面体现了汉武帝“数用五”这一术数文化。综合神明银钱的尺寸、重量所透露的历史信息,以及钱币文字的书写风格,基本可以大体确定银钱的铸造年代应在汉武帝时期。

  神明银钱铸造的性质

  根据华夏古泉公司使用牛津X-MET5000便携式X荧光光谱仪,对神明银钱进行了金属无损检测,显示其含银量为92.59%,被检测物金属成分具体为:银92.59%,铁2.93%,铬0.27%,金0.22%,铼0.15%,铟0.12%。从中可知,神明银钱的含银量较高,银质提炼较纯。其他杂质的含量较小。《史记·平准书》有记载:“是时禁苑有白鹿而少府多银锡”。神明银钱的原料或是少府所贡。

  神明银钱中的“神明”所指为何?《易·系辞下》:“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以体天地之变,以通神明之德。”《史记·封禅书》:“长安东北有神气,成五采,若人冠絻焉。或曰东北神明之舍;西方神明之墓也。”神明银钱上的神明应指神灵之意,此钱应是祭祀神明所用。汉武帝本人热衷于祭神求仙,大搞封禅。汉武帝曾遵从公孙卿之言,在长安兴建蜚廉桂观,在甘泉宫建益延寿观,“使卿持节设具而候神人”。 在柏梁台焚毁后,汉武帝兴建建章宫,其中便建有神明台。《史记·封禅书》记载:

  “上还,以柏梁灾故,朝受计甘泉。公孙卿曰:‘黄帝就青灵台,十二日烧,黄帝乃治明廷。明廷,甘泉也。’方士多言古帝王有都甘泉者。其后天子又朝诸侯甘泉,甘泉作诸侯邸。勇之乃曰:‘越俗有火灾,复起屋必以大,用胜报之。’于是作建章宫,度为千门万户。前殿度高未央。其东则凤阙,高二十余丈。其西则唐中,数十里虎圈。其北治大池,渐台高二十余丈,命曰太液池,中有蓬莱、方丈、瀛洲、壶梁,象海中神山龟鱼之属。其南有玉堂、壁门、大鸟之属。乃立神明台、井干楼,度五十丈,辇道相属焉。”

  

  汉代神明台遗址(1)

  由此可知,神明台应建于太初元年之后。此外,班固《西都赋》中也有“神明郁其特起,遂偃蹇而上跻”。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卷十九亦有:“《三辅黄图》曰:神明台在建章宫中,上有九室,今人谓之九天台,即实非也。泬水又径渐台东。”《三辅黄图》卷四引《庙记》:“神明台,武帝造,祭仙人处,上有承露盘,有铜仙人,舒掌捧铜盘玉杯,以承云表之露,以露和玉屑服之,以求仙道。”从此可知,神明台兴建于太初元年之后,为汉武帝祈求长生而兴建祀神之所,并在此高台之上承接甘露。上文已证,神明银钱的铸造时间应在汉武帝时期,具体可能在元鼎三年至太初年间,至晚应在汉昭帝继位之前。这与神明台兴建的时间相吻合,二者有着密切的关系。另外,根据考古发掘,建章宫内便有西汉铸五铢钱的遗址。神明银钱或系汉武帝为祭神而铸。若如是,则可知神明银钱或为目前所见最早的皇家供养银币,也是所见最早带有“银”与“钱”字的中国古钱币。

  为何用白银而非金、铜

  另有一个问题,即汉武帝为何作神明银钱,而不铸金、铜?根据有限的资料,笔者以为,这可能缘于西汉中期前仍延续秦之制,《史记·平准书》记载:

  “及秦,中一国之币为二等,黄金以溢名为上币,铜钱识曰半两,重如其文,为下币,龟贝、银锡之属为器饰宝藏,不为币。”

  可知在秦汉之际,白银是以器饰的形式而宝藏之,并不作为货币参与流通。因此,在神明台酬神祭祀之中,汉武帝很可能使用银作为祭祀用品的原料。同时,汉武帝为弥补国用之不足,在国内强行推行白金三品(银锡合金),五年后“白金稍贱,民弗宝用,县官以令禁之,无益,岁余终废不行”,或许是秦汉之际不以银为货币的侧面反映。汉武帝是否曾铸造过其他金属的神明钱,尚待日后出现更多的考古和文物资料,或可解答此问。

  

  汉代神明台遗址(2)

  据知情人透露,此银币于20年前见于河南洛阳、偃师一带,而神明台却在陕西西汉未央区韩长安遗址内的孟家村,至今仍留有高大的夯土台。若上文推论成立,神明台的遗物为何会出现在河南洛阳。翻检史料,《三国志·魏书》,《明帝纪》景初元年注引《魏略》曰:“是岁,徙长安诸钟懬、骆驼、铜人、承露盘。盘折,铜人重不可致,留于霸城……《汉晋春秋》曰:帝徙盘,盘折,声闻数十里,金狄或泣,因留霸城。”

  可见在三国时代初期,神明台保存仍比较完好,魏文帝也曾将神明台的铜盘迁走。魏文帝建都于洛阳,神明台的铜盘很可能是准备搬到其新都,若如此,神明银钱则也可能在此次搬迁之列。结合史料记载,神明台的遗物见于洛阳、偃师的汉魏洛阳城遗址附近,则是有史可稽,并非无因。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