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神人合一的良渚玉三叉形器

  巧夺天工的玉器,是良渚文化灿烂的明珠,也构成了良渚文化最具特色的文化内涵。它们数量繁多,且雕刻纹饰繁密细致,和谐工整。玉三叉形器是良渚文化玉器中造型最为独特的重要礼器之一,其基本形制为下端圆弧、上端对称的方柱体平头三叉。有的玉三叉形器上还雕刻着神秘繁缛的纹饰,蕴藏着深刻的思想及文化内涵。

  对于玉三叉形器,专家们在很长时间内都无从知晓它的名称和用途。1986年,首次发现这类玉器时,专家们只能根据玉器的形状和描述性的命名方式,将这类玉器称为“三叉形器”,而这一名称也沿用至今。时至今日,学者们对于玉三叉形器有了初步探索,也让我们得以一窥其概貌。

  

  良渚时期玉鱼、玉龟、玉蝉

  男性显贵专属头饰

  据学者研究,玉三叉形器是一种头饰。作为插件,被装置在簪一类的上部。佩戴者也有着明确的性别指向,多为男性,且身份尊贵。玉三叉形器何以指向男性?有学者提出了关于三叉形器与“皇”之间的联系。三叉形冠饰及其附件,与汉字中的“皇”字义形正相符合。皇的本义为冕,也就是冕的象形,上部像插嵌五彩羽毛的冠饰,下部为冠架。今天一些简化的皇冠图形便是在圆形帽上面画三支带宝珠的尖叉。

  

  良渚时期玉三叉形器

  古代文献曾记载,远古时,有虞氏部落首领戴着彩羽的冠冕举行隆重祭典。后来,这种由精美玉构件和彩羽合制而成的冠冕被称为“皇”,含有富丽堂皇之意。封建王朝时,又进一步将最高统治者与天神结合为一体,称为“皇帝”。可见,良渚文化的玉三叉形冠饰是中国最初的皇冠。还有一些学者则认为玉三叉形器和俯冲的鸟之间有相似之处,而鸟神形象或鸟神崇拜反映了良渚先民的男性生殖崇拜。不得不说,这些思考都是十分有意义的,为我们探索良渚文化世界提供了多条线索。

  化鸟而生的神圣物

  玉三叉形器形制独特,造型复杂,存在着下缘面有无卯孔、背面有无凸块、两叉上端有无系孔或卯孔、两叉侧边有无系孔、中叉上方是否配有玉管等复杂形式。但也有共性:中叉有贯穿孔,外廓呈圆弧形。根据三叉顶部平齐与否,我们可以将其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中叉短于左右边叉,另一种则是三叉基本平齐。雕刻有纹饰的玉三叉形器数量较少,瑶山遗址玉三叉形器带有纹饰的占据了其中大多数。它们有的仅仅是雕刻了一个兽面纹,卵圆形眼眶,圆形大眼球,用委角长方形分别代表嘴和鼻。有的则是神人和兽面相结合。人形脸部呈长方形, 圆眼、宽鼻、阔嘴露齿,头戴大羽冠。神人一分为二,位于左右两叉的上部,神兽位于正中,左右对称。还有的是兽面与神鸟头部结合,鸟首朝向外侧,鸟身与神兽像大眼一致,尾部多为羽状线。目前仅在反山遗址发现了正反两面都雕刻有纹饰的玉三叉形器,正面是神兽和神鸟的组合,背面两叉上部是一分为二的变形神兽大眼,下部则是变形神兽鼻部。

  关于玉三叉形器形制的起源,有学者认为它是由鸟演变而来的。这里的鸟,不仅仅是自然界中的鸟,更具备着深刻的社会文化属性,是良渚先民崇拜的神灵。在许多先民的文化中,都有关于鸟的神话。《诗经》中的“天命玄鸟,降而生商”,是大家熟知的有关商族诞生的鸟神话记载。《山海经》中的“青鸟”,也是作为神的使者形象出现的。华夏各地,有许多地方都存在着鸟崇拜现象。有学者指出,良渚地区的鸟神灵崇拜是从马家浜文化时期缓慢演变而来的。马家浜文化时期,该地域原始宗教发展到第一阶段,鸟成为当地先民所崇拜的神灵之一。演进到崧泽文化或良渚文化早期,鸟已从众多神灵中脱颖而出,成为先民的图腾崇拜神。之后,良渚文化中的鸟崇拜成为普遍现象。这一时期,玉器的主题纹样多是鸟纹形象,而且往往和神兽、神人兽面纹样相结合。鸟和神相通,成为先民崇拜的神灵。在反山、瑶山等遗址中,发现了呈飞翔状的圆雕、半圆雕玉鸟。这些玉鸟的造型均为尖嘴、短尾、两翼外张,似振翅飞翔。从外在形态上来看,玉三叉形器和玉鸟有相似之处,这也反映了玉三叉形器在取向和内涵上,与鸟的密切关系。恩格斯曾指出:“神圣的东西最初是人们从动物界取来的。”玉三叉形器是鸟的化身,是鸟的升华,同时也是鸟的神性转移。将鸟的神性转移到三叉形玉器上,玉三叉形器便具有了同等的神圣性。

  两种新石器时代文明的奇妙碰撞

  将玉三叉形器与河姆渡文化的蝶形器作形态和内涵上的比较,可以看出它们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关于河姆渡文化的蝶形器,曾有不少学者进行过研究,认为蝶形器是一种鸟形器。河姆渡文化中的蝶形器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器物,有木质、骨质和石质等不同的质地,在形态上可分成两侧对称型和不对称型两种。从形态规范的木质蝶形器看,蝶形器一般分为正背两面。正面中部为一道竖向的突脊,相对的背面则为凹槽,槽两边有横脊和穿孔,可以供系绑之用,表明蝶形器应该是固定在立杆或杖杆之上使用。从不对称的蝶形器看,较长一侧的顶端被雕刻成鸟首形,并且在正面刻挖出鸟眼。对称的蝶形器在整体形态上,则似展翅飞翔的鸟形,两翼的上端也各刻挖出鸟眼。从形态上来看,对称型蝶形器与玉三叉形器较为相像。而在使用方式上,两者均采用了贯穿的安柄方式。除此之外,玉三叉形器背面分块凸起的结构,似乎也是对蝶形器这一古老渊源的保留。

  就具体图案而言,河姆渡文化中的一些蝶形、山形构图样式,也隐含在良渚遗址中发现的玉三叉形器、冠形器等器物上。玉三叉形器、冠形器上雕刻的神人兽面纹,可以清晰而直观地看到河姆渡文化中的蝶形构图。在河姆渡文化中,蝶形器与山形构图纹样如“双鸟朝阳”存在一体的关系。在良渚文化中,蝶形的兽面纹与山形玉三叉形器也呈现出一体的关系,这又可看作是两种文化的关联之处。而从纹样体裁的选择来看,两者都表现出了对鸟的偏爱。崇鸟习俗或鸟图腾崇拜,在中国东南沿海地区长时间广泛存在着。

  根据河姆渡文化和良渚文化的渊源,我国新石器文化的复杂程度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两者之间的碰撞、融合让我们看到,宛若漫天星斗散落各处的中华文明,其内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和演变机理。 (本版图片来自良渚博物院及良渚遗址官网)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