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一枝一叶总关情 40年光影记忆

  策划人语:电影市场的发展,是经济社会变革的缩影;电影艺术是经济发展的见证者,是社会变迁的放大镜。从《定军山》到《南征北战》,从《小花》《庐山恋》到《少林寺》《红高粱》。每一代电影人对社会文化有不同的叙述语言,形成了不同时代的思想意识和价值取向。改革开放赋予了中国电影全新的话语体系、表现形式与价值观念,中国电影也成为反映经济社会变革最直观的印记,记录着国人追求美好生活的足印。 

  

  2017年,中国电影票房突破550亿元,银幕数量超过5万块,年生产影片达800部;2018年,中国电影预期仍将保持高速增长。当前,不论从票房数据、影片数量还是观影人数、影院数量和银幕数量,中国市场在世界可谓举足轻重,中国影片的国际影响日益扩大。改革开放40年来,经济社会深度改革,为电影创作和市场规模飞速发展奠定基础,电影行业的轨迹,也记载着历史演进、社会变迁、经济发展、制度革新。

  现实题材 萌发春天般的活力

  “春天”,在上世纪70年代末,是最令人欣喜的词汇。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电影成为中国文学艺术中最活跃、最有影响的门类之一。《大众电影》于1979年复刊,成为当时发行量最大的期刊。当时的电影,在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1979年,中国电影创造了全年290亿观影人次的纪录,人均观影近30次,可以说,中国电影在改革开放之初就迎来了黄金时期。

  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催生了电影题材的持续拓展。第三代导演宝刀未老,第四代甚至第五代导演已出现并成熟,作品日渐丰富。第四、五代电影中,新观念、风格、手法不断被实践,中国电影的艺术表现形式得到丰富。当时的电影人提出 “当前文艺工作者最主要的问题是解放思想的问题”。解放思想、反映现实、尊重生活成为这一时期电影主基调。

  1980年,青春影片《庐山恋》上映,大胆表现爱情、讴歌爱情,在中国影片中开始新尝试。现实题材的镜头,在这股新风吹拂下,面向农村与都市、历史与当下全面展开。《人生》《老井》《秋菊打官司》《一个都不能少》《二嫫》……镜头聚焦农村,窥探经济社会变革中,古老农业文明面临的观念冲击;《大喘气》《顽主》《本命年》《有话好好说》……聚焦都市人生活的典型特征,透露出自由、梦想、叛逆等不同心理与情感诉求。

  

  电影语言讲述当代生活,创造出不少经典之作,而历史不能始终沿着一个角度前进,螺旋上升的规律,左右着现实题材影片的道路。1990年代到21世纪前期,市场成为推动影片前进的重要动力。一定程度上,市场因素使艺术创作与市场需求的平衡打破,现实生活题材的电影艺术不再一帆风顺。

  这种现象,在当前仍有持续表现。吴天明《百鸟朝凤》即便有众多电影人推荐,一开始却也不得不面对仅有的2%排片和区区几百万元票房的尴尬,后因方励跪求而得到影迷呼应,票房才逼近9千万元。这提醒人们,市场自有其盈利规则,而艺术片需艺术院线格外关注;2017年,影片《芳华》创造近20亿元的艺术电影最佳票房,背后是现实题材艺术影片与市场的长期磨合。2016年,我国成立了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开始了改变市场模式的尝试。

  同时,纪录片可以看作现实题材影片的另一种延伸。随着现实题材艺术电影市场的变化,纪录片升温,《二十二》《冈仁波齐》等票房过亿元,《我们诞生在中国》在国际上形成影响,一些电影人在市场大潮中坚守创作阵地,不断协调完善的市场格局正逐渐形成。

  商业化 “黄金时期”与“艰苦岁月”的探索反思

  

  在中国电影发展轨迹上,黄金时期并非一成不变,时而面临挑战,挑战背后仍暗藏机遇。

  进入上世纪80年代,电视机迅速普及,区区几年间,电视剧繁荣发展,分解了电影功能,分流了电影观众。此时,电影的影响、地位、甚至经营数字都出现明显下滑,黄金时期是否已过,成为电影人的集体疑问。

  为了与电视传媒区分市场并展开竞争,电影开始了向“消费文化”的商业化过渡。第五代导演成为中坚力量,第六代导演登上影坛。

  1982年4月,《大众电影》杂志刊登了香港中原电影制片公司拍摄、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剧照,这是该片在大陆公映的前奏。《少林寺》公映之时,观众人次达3亿5千万,创下了1亿4千万元的票房纪录。值得称道的是,当年的电影票价仅有一角钱。在今天看来,仍旧是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

  

  《少林寺》获得成功后,电影市场的诸多形态逐渐形成,这使得上世纪末电影创作的题材选择和主旨取向有所改变:轻喜剧、青春片、都市片轮番登场。1997年以来,冯小刚贺岁片持续推出,成为这一潮流的延续,也是对影片商业化探索的经典案例:1997年的《甲方乙方》、1998年的《不见不散》、1999年的《没完没了》、2000年的《一声叹息》……时光年轮在流转,探索持续。

  2002年,张艺谋指导的《英雄》公映。作为历史题材寓言化表现的商业大片,该片国内票房超2.5亿元,海外票房1.23亿美元,创下新纪录,中国电影对“商业大片”模式的探索获得成功。在电影开放和改革的进程中,《英雄》起到了引领、激励的正向作用。

  中国影人以创作的智慧、商业电影运作模式、日臻成熟的市场机制,度过了“黄金时期”之后的“艰苦岁月”。但是,商业化创作,仍是把双刃剑。

  电影创作和市场规模大踏步前进之时,一些影片创作却在票房数字的利诱下发生了改变。为了市场和票房,一些影人放弃对现实人生的关注与描写,失去真实的表现,舍弃了生活的意义,内容空洞虚假。电影创作如何在多样化、多元化之路上,再次赢得观众的喜爱,成为新的考验。

  电影人发出了这样的告诫:电影题材不能不适应市场发展,又要警惕文化和商品的“野合”。电影不是有无限可能性的娱乐载体,电影不能自甘平庸和低俗。

  可喜的是,“叫好”与“叫座”在近些年新探索中,变得不再矛盾。商业电影在娱乐宣泄与道德建构之间正逐渐找回平衡,电影的娱乐功能与电影文化的多元,催生着新的发展路径。

  制度革新 国际化号角与现代化监管

  1987年,第五代导演张艺谋执导的《红高粱》获得第38届西柏林电影节金熊奖,诞生了中国电影第一个A级国际电影节大奖。

  此后《霸王别姬》《大红灯笼高高挂》《秋菊打官司》《双旗镇刀客》《黄河谣》等影片陆续在国际获奖,为张艺谋、陈凯歌、姜文、贾樟柯等成为世界影人奠定了基础,也为中国电影再次迎来黄金时期埋下伏笔。

  在电影创作走向世界时,制度的健全与革新,才是最重要的保障。

  2002年我国开始推行“院线制”。2003年,《电影制片、发行、放映经营资格准入暂行规定》出台,投资主体日趋多元,民营电影崛起,成为电影创作的重要力量,中国迅速成为电影大国。2002年起,中国电影市场展开的全面市场化改革,使中国电影呈现突飞猛进的发展,从2002年到2017年的15年间,历经黄金时期与困难时刻的中国电影产业,重新变得生机勃勃,电影产量、市场规模都出现巨大增长。全年电影票房从不到10亿元发展为超过550亿元,增长了55倍之多,电影年产量从不到50部增长到800部,也呈现了数十倍增长,中国电影市场跻身世界电影前列,影院数量、电影观影人次等都超过北美地区,电影行业和电影产业链空前活跃。

  2018年,中国电影市场将取得的成绩不容小觑,或许将成为中国电影史的又一座里程碑。从1905年的《定军山》开始,尤其是1978年以来,改革与开放为中国电影带来的发展机遇与发展速度,是过往70年未曾有过的。在中国电影跌宕起伏的40年间,它记载着中国人生活、情感的巨大变迁,也展现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

责任编辑:杨晶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