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数据CURRENT AFFAIRS
数据 / 正文
一季度银行结售汇顺差391亿美元 未来中国市场及人民币资产对境外资金仍有较强吸引力

  “2020年一季度,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与蔓延是影响国内外经济金融运行的主要不确定因素。近期,国际疫情持续蔓延,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加剧,国际金融市场大幅震荡;当前我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复工复产加快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大局稳定。”4月17日下午,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总经济师、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在双向波动中保持基本稳定,汇率预期相对平稳,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总体稳定,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

  不仅如此,王春英指出,国内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仍将是外汇市场运行保持基本稳定的有力支撑;未来中国市场以及人民币资产对境外资金仍会有较强吸引力;我国外债出现较大幅度去杠杆的风险相对较小。下一步,外汇局还会进一步梳理可出台的便利化措施,支持企业复工复产,以及开展跨境贸易投融资活动。

  一季度外汇市场供求保持基本平衡

  国家外汇管理局同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按美元计价,银行结汇4915亿美元,售汇4525亿美元,结售汇顺差391亿美元;按人民币计价,银行结汇3.43万亿元,售汇3.16万亿元,结售汇顺差2730亿元。从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看,按美元计价,银行代客涉外收入9159亿美元,对外付款9467亿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307亿美元;按人民币计价,银行代客涉外收入6.39万亿元,对外付款6.61万亿元,涉外收付款逆差2165亿元。

  据王春英分析,一季度我国外汇收支状况主要呈现六大特点:

  第一,外汇市场供求保持基本平衡。一季度,银行结售汇顺差391亿美元,如果综合考虑远期、期权等其他供求因素,外汇市场供求呈现基本平衡。同期,银行代客涉外外汇收付款顺差17亿美元。

  第二,3月份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呈现逆差,但银行结售汇维持顺差,4月以来银行代客涉外收支和结售汇均呈现基本平衡。3月份,疫情全球蔓延导致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加剧,国际上主要股票指数大幅下跌,市场避险情绪上升,外部流动性趋紧。受此影响,3月份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呈现逆差,主要是证券投资项下跨境人民币净流出增多。同时,境内外汇市场保持基本稳定,银行结售汇维持顺差,外汇市场供求总体平衡。从每日监测的初步数据看,4月以来银行代客涉外收支基本平衡,银行结售汇延续小幅顺差。

  第三,售汇率有所下降,企业外汇融资总体平稳。一季度,售汇率为63%,同比下降2个百分点。同时,企业外汇融资保持平稳,3月末,我国银行的境内外汇贷款余额较2019年末上升277亿美元;企业海外代付、远期信用证等进口外币跨境融资余额较2019年末下降80亿美元,与同期进口规模变动相匹配。

  第四,结汇率稳步增长,市场主体持汇意愿保持稳定。一季度,结汇率为66%,同比上升5个百分点。3月末,企业、个人等主体境内外汇存款余额较2019年末下降67亿美元,保持基本平稳的态势。

  第五,银行远期结售汇维持顺差。一季度,银行对客户远期结售汇顺差414亿美元。其中,3月份顺差166亿美元。

  第六,外汇储备规模总体稳定。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外汇储备余额30606亿美元,较年初下降1.5%,主要受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等因素综合作用。

  今年以来中国外汇市场运行实现“三个保持”

  由于疫情,近期全球经贸活动和国际金融市场都受到非常严重的冲击。“在这种极其特殊的情况下,中国外汇市场运行保持了总体稳定,我觉得是难能可贵的。”王春英称,这充分说明中国外汇市场成熟度在上升,市场主体更加理性,更充分说明市场主体对中国疫情防控和中国经济基本面的信心。

  王春英特别指出,今年以来,中国外汇市场运行实现了“三个保持”:

  一是外汇市场供求保持基本平衡。其基础是结售汇呈现相对较大顺差。从细项数据看,银行对客户的跨境外汇收支累计实现顺差17亿美元,银行客户结售汇累计顺差205亿美元。

  二是人民币汇率在全球主要货币中保持相对稳健,一季度,美元指数上涨2.8%,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小幅下降1.8%。从其他货币看,同期新兴市场货币指数下降12.9%,英镑对美元下降6.3%,欧元对美元下降1.6%,综合看,一季度,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编制的人民币汇率指数上涨2.9%。

  三是市场主体行为理性有序。一方面,境外投资者对中国投资保持相对高的热情。据商务部统计,今年一季度我国实际使用外资312亿美元,其中高技术服务业增长15.5%。据外汇局统计,一季度,境外投资者净增持我国境内债券同比增长48%,规模为167亿美元。另一方面,企业对外直接投资也较稳定有序。据商务部统计,1至2月份,非金融部门对外直接投资155亿美元,保持基本稳定。据外汇局统计,一季度,个人净购汇同比下降25%,显示个人购汇意愿也理性、有序。综合作用下,外汇储备保持了基本稳定。

  “国内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仍将是外汇市场运行保持基本稳定的有力支撑。”王春英强调说,首先,我国疫情防控形势向好,会继续发挥稳预期和稳信心的作用。当前中国疫情防控阶段性成效进一步巩固,复工复产也取得重要进展,经济社会运行秩序加快恢复,不仅有助于提升国内市场信心,也有助于推动世界经济发展。其次,中国经济长期向好、对外开放进一步深化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将继续吸引境外中长期资本投资国内市场。再次,外汇市场成熟度不断提高,汇率弹性不断增强,汇率走势双向波动,汇率在调节宏观经济以及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发挥得越来越好。所以,中国外汇市场的成熟度可很好吸收、应对短期冲击影响,未来我国外汇市场有能力保持稳定运行。

  疫情不会成为影响中国经常账户走势的中长期因素

  当前疫情蔓延的确对中国国际收支经常账户形成一定影响。如何客观看待这一特殊情况?王春英给出了这样一些初步判断:

  第一,中国的经常账户走势受到疫情阶段性影响,但一季度仍会保持在基本平衡的区间内。据海关统计,今年一季度出口下降13%,进口下降3%,但3月份出口降幅已下降,所以一季度货物贸易顺差在收窄。从服务贸易角度看,据外汇局统计,1、2月份中国服务贸易逆差收窄25%,主要是旅行项下的支出大幅度回落。初步统计,3月份旅行支出也维持在低位,即服务贸易的逆差也在收窄。

  “因为收益和经常转移等规模都比较小,中国国际收支经常账户的构成主要是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这两大项目,因为收益和经常转移等规模都比较小,所以我们要分析经常账户的走势,重点就看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一季度货物贸易顺差收窄和服务贸易逆差收窄是同步进行的,因此经常账户大概率还是会保持基本稳定,维持在合理区间。”王春英解读说。

  第二,疫情不会成为影响中国经常账户走势的中长期因素。疫情的发展和变化是有自身规律的,随着疫情会得到有效控制,世界经贸活动会逐步恢复,缓解外需困境。再从国内看,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各项政策都在积极推进,据工信部统计,截至4月中旬,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开工率已超过99%,人员的平均复岗率达到94%。我国企业复工复产水平快速提升,一方面保障国内市场的供给和需求,另一方面也会对外需提供供给保障。

  第三,决定经常账户差额走势的根本因素是国内经济结构等深层次和长期性因素,这不会轻易发生改变。首先,中国制造业规模非常大,产业门类非常齐全,承压能力和自我恢复能力都较强。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产业链水平不断提升,制造业竞争力有所提高。其次,近年来国内经济结构不断优化,投资更注重效率,储蓄率近几年虽有所下降,但从全球看还是处在较高水平。理论上,决定经常账户差额走势的是储蓄和投资缺口,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国际收支经常账户可保持基本平衡。

  “目前阶段,经常账户已运行在基本平衡的水平,受一些短期或其他不确定性因素影响,有可能会出现小幅逆差或小幅顺差,都不改变经常账户基本平衡的格局。”王春英举例说,2018年经常账户顺差回落到255亿美元,其中一季度和二季度呈现逆差,三季度开始恢复顺差,2019年顺差上升到1413亿美元。这些都没有改变我国经常账户保持在基本平衡的总体格局。

  未来中国市场以及人民币资产对境外资金仍有较强吸引力

  疫情影响下,境外投资在中国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王春英对此表示,中长期境外资金还是持续流入的,主要体现在外国来华直接投资和以配置中长期人民币资产为目的的债券投资。一方面,外国来华直接投资总体稳定且结构优化。据商务部统计,今年一季度非金融部门实际使用外资312亿美元,虽同比有所下降,但高技术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快速增长,说明境外投资者看到了中国经济结构转型过程中的机遇。另一方面,以配置中长期人民币资产为目的的债券投资是增加的,一季度,境外投资者净增持我国债券167亿美元,增幅达到48%。

  当然,在外部冲击下,股票市场的境外资本在合理范围内出现短期小幅波动。一季度,全球股票市场普遍下跌,市场避险情绪上升,在美元流动性紧张的情况下,有一部分境外投资者减少对股票市场的投资,属于正常现象。一季度境外投资者净减持境内股票大约100亿美元,3月份相对减持多一些。中国股市市值规模在全球排第二位,有7、8万亿美元,这100亿美元在其中占比非常低,对市场影响也非常小。同时,从股票市场的资金流动情况看,它并没有持续减持,总体呈现双向波动。沪深港通北上资金3月中旬净流出,3月下旬转为净流入。

  对于投资前景,王春英认为,未来中国市场以及人民币资产对境外资金仍会有较强吸引力。这是因为中国经济基本面长期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国内市场有非常大的潜力。而且,国内疫情防控取得积极进展,在促进世界经济发展中也会发挥很大作用。

  “从直接投资角度看,过去四年中全球的FDI在连续下降,在这个背景下,中国利用外资规模不降反升,是逆势上扬的,我们始终是全球第二大引资国。这体现了外国投资者在华投资兴业有长期浓厚兴趣。再从债券投资角度看,中国的债券收益是非常可观的,对于中长期配置人民币资产的投资者是有吸引力的。再从股票市场情况看,中国的股票市场实际估值较低,价值投资的前景还是非常好的。比如,与全球股票市场表现相比,中国股票市场波动相对小,一季度道琼斯工业指数下跌23%,上证综指波动幅度在10%以内。所以,中国的市场不论从直接投资的角度、债券投资的角度还是股票投资的角度,对境外投资者还是有很强的吸引力的。我们始终欢迎外国投资者来中国投资,分享中国经济发展的红利。”王春英说。

  至于资金安全问题,王春英指出,中国从1996年开始就已实现经常账户的可兑换,这意味着经常项目项下的收支只要是真实的、合规的,可凭真实有效的交易单证在银行办理。资本账户方面,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七大类40项标准,其实中国的开放程度已很高,而且还在不断推进投资便利化改革。“我们改革始终都是主动、渐进、可控,意味着我们不会走‘回头路’。所以,过去我们常和大家讲,打开的窗户是不会关上的,所以投资者对这一点可以放心。”

  我国外债出现较大幅度去杠杆的风险相对较小

  近来,中国外债规模备受市场关注。王春英强调,目前看,我国外债出现较大幅度去杠杆的风险相对较小。

  首先,近年来中国外债增长相对平稳。2019年末外债余额达到20573亿美元,比2014年末历史高峰增加2774亿美元。虽绝对额增加,但从相对指标看,比如和近年来经济增长相比,外债相对增幅并不高。2019年末,外债余额和当年的GDP之比是14.3%,2014年底这个比例是17%。另外,近年来外债增长,我国的对外资产也在增长,比较外债和对外资产的规模,2019年末这个比例是26.7%,比2018年末下降0.1个百分点,比2014年末下降1个百分点。这说明,我国外债在经历了2015年和2016年初的去杠杆后,增长十分平稳,和经济发展十分吻合,与对外开放程度相匹配。同时,在这个期间,人民币汇率保持了基本稳定、双向波动,我国外债没有出现顺周期的过度加杠杆,所以出现大幅去杠杆的可能性就很低。

  第二,当前我国外债结构进一步优化。比如,2018年末,本币外债占比33%,2019年末本币外债占比上升到35%,本币外债占比提高了2个百分点。中长期外债占比也在上升,中长期外债相对较稳定,中长期外债占比是从35%增长到41%。同时,得益于银行间债券市场开放,境外投资者购买境内债券增加。投资中国债券的投资者主要都是境外央行,这类机构和主权基金主要是出于中长期配置人民币资产的需要来投资中国债券,不以短期盈利为目的,投资具有内在的稳定性。另外,我国外债的负债率、债务率和偿债率都在国际安全线以内,而且远低于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整体水平。

  再从市场环境看,2015年和2016年上一轮外债去杠杆时期,存在美联储加息这个大背景,美元利率、汇率上涨。但现在的环境是美联储货币政策更宽松,美元不管是短端还是长端的利率都在下行,人民币汇率总体稳定,重现较大规模外债去杠杆的可能性较低。

  王春英表示,从今年一季度的初步数据看,我国登记外债稳中有升,境外投资者总体增持境内债券,未出现明显去杠杆。

  多举措为疫情防控和企业复工复产提供有力支持

  王春英介绍了外汇局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为疫情防控和企业复工复产提供有力支持的主要举措:

  开通外汇业务“绿色通道”,支持疫情防控和企业复工复产。比如,防疫物资相关的进口付汇以及出口收汇业务流程进一步简化,疫情防控相关的融资业务进一步便利化。同时,对确有需要的企业,可取消借用外债限额,并可线上申请外债登记。保障个人和企业正常用汇需求,鼓励通过线上办理外汇业务。支持和指导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和上海清算所减免湖北地区有关机构外汇交易和清算的手续费用。从效果看,1月27日至3月31日,全国线上办理外债占比达到93%,而2019年这一比例为61%。

  不断深化外汇领域改革开放,提升跨境贸易投资便利化水平。2019年10月,外汇局推出了12项跨境贸易投资便利化措施;2020年3月份,上调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节参数,扩大企业借用外债的空间,方便企业能够有更大的余地来利用境外资金;4月14日,又推出了8项便利化措施,简化外汇业务办理流程。综合看,这些便利化措施有三个着力点。一是着力加大稳外贸支持力度。主要包括扩大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试点,便利跨境电商外汇结算,优化货物贸易外汇业务报告方式等。二是着力提升跨境融资便利化水平。包括在全国推广资本项目收入支付便利化改革;扩展外债便利化试点,支持高新技术企业跨境融资;改革企业外债登记管理等。三是着力提升外汇业务服务水平。主要包括便利外汇业务使用电子单证等。从实际效果看,这些措施可大幅节省企业的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比如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试点,节约相关企业时间成本50%以上。

  积极运用跨境金融区块链服务平台等技术手段,便利中小企业开展贸易融资。截至4月7日,跨境金融区块链服务平台累计完成应收账款融资放款金额227亿美元,服务企业家数近3000家,中小企业占比75%以上。

  “下一步,我们还会进一步梳理可以出台的便利化措施,来支持企业复工复产,以及开展跨境贸易投融资活动。同时,开放坚持主动、渐进和可控的原则,意味着有关政策不会走‘回头路’。另外我们也会积极防范风险,这个原则也是我们一贯坚持的。”王春英表示。

责任编辑:梁艳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