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银行理财CURRENT AFFAIRS
银行理财 / 正文
私人银行客户个性化需求增加:财富管理市场机遇与挑战并存

  “财富管理是整个中国走向共同富裕过程里供给体系的组成部分。”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日前表示,未来,越来越多的人会从原来的中低收入阶层进入中产阶层,再进入中产阶层上半区,最终成为富裕阶层和高净值人群。

  招商银行发布的《202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可投资资产在10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高净值人群数量已达262万人。在此背景下,专业机构必须适应社会客观需要,提供有效的金融服务。

  近几年,财富管理已经成为多家银行转型的方向,而私人银行业务更是被视作“皇冠上的明珠”。今年,各商业银行在私人财富管理领域动作频频。兴业银行筹建私人银行部、招商银行私人银行管理总资产突破3万亿元、华夏银行发布财富管理与私人银行双品牌、光大私行通过“生态建设+金融科技”助力客户数和营收双升……

  从全球范围来看,业内专家表示,全球财富管理市场因客户群体的变动而受到巨大影响,市场不稳定性增强,客户投资习惯进一步改变,因此财富管理机构也面临着新的挑战和更大的机遇。

  全球高净值人群数超2000万人 财富分布受区域影响极不均衡

  近几年,全球高净值人群数量持续走高。根据《全球财富报告(World Wealth Report)》2021年公布的数据,截至去年底,全球高净值人群数量超过2000万人,可投资资产规模总量接近80万亿美元。除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使高净值人群的规模有所回落外,高净值人群数量始终保持正增长。

  从区域分布来看,亚太地区已经成为高净值人群财富增长的重要助推力,但各国高净值人群资产规模仍然存在较大差距。1997年以来,北美在高净值人群资产规模方面始终保持领先优势。但进入21世纪以来,亚太地区高净值人群财富规模一路走高,并于2015年超过北美。根据普益标准的研究数据,整体来看,全球不同地区的高净值人群资产规模差异巨大,财富分布极不均衡。

  值得关注的是,在全球私人资产配置结构中,固定收益类资产比例持续下降,另类资产、存款和现金以及权益类资产占比逐步提升。普益标准研究员李启明认为,从资产配置的结构变化趋势可以看到,在全球经济环境波动的背景下,对“避险资产”存款和现金的重视程度有所提高,同时权益类资产投资仍是财富增值的首选配置。结合全球高净值人群可投资资产规模增长趋势来看,分散化配置底层资产是全球高净值客户跨越经济周期、获取稳定收益的有效方式。

  国内私行业务竞争激烈 各家银行抢占财富管理制高点

  随着银行业在财富管理领域重点发力,私人银行已成为各家银行最为看重的业务之一。平安银行私人银行业务增长尤为显著。截至2020年底,平安银行的私人银行达标客户有5.73万户,同比增长30.8%;私人银行达标客户资产管理规模(AUM)1.13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53.8%。《金融时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平安银行依托平安集团综合金融优势,多渠道触达私人银行客户,并打造超过3000人的专业私人银行和财富管理前线队伍,持续搭建完善的产品体系及差异化的权益体系,以满足私人银行客户多样化需求。

  近年来,兴业银行在私人银行业务方面不断发力赶超。今年5月11日,兴业银行获批筹建私人银行部。据了解,近几年,兴业银行私人银行业务快速发展,截至2020年末,私人银行客户数近5万户,管理资产规模超6300亿元,近3年复合增长率达28%。

  从管理私人银行客户的资产规模来看,招商银行位居国内第一位。截至今年4月,招商银行管理总资产已突破3万亿元。招商银行总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王晏蓉日前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招商银行正在提升私人银行客户服务能力,为高净值客群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同时,满足与其具有强关联的企业投融资需求,依托招行大财富管理体系服务客户。

  华夏银行将财富管理等金融服务主动融入“共同富裕”的大局中进行思考谋划。日前,华夏银行在北京举办“财富管理与私人银行业务品牌发布”活动,同步推出财富管理和私人银行双品牌。华夏银行副行长杨伟表示,一直以来,华夏银行以客户为中心,把“善利”作为一以贯之的财富管理初心,通过大财富管理体系的建设,服务国家战略,力促实现共同富裕。

  光大银行积极打造“一流财富管理银行”,于2020年5月成立私人银行部,聚焦高净值客群分层和价值挖掘,实现了客户数量和营收的高增长。这得益于光大银行私人银行长期以来对财富管理行业生态的建设和对金融科技的大力投入。光大银行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末,光大银行私人银行客户为45971户,较上年末增加5859户,增长14.61%。

  当前,各行在私人银行业务上激战正酣,正在争夺财富管理领域的制高点。4月19日,麦肯锡在一份报告中提出,以个人金融资产计算,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财富管理市场、第二大在岸私人银行市场。未来5年,预计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年复合增长率仍将维持在10%左右,2025年有望突破330万亿元人民币。

  财富管理市场机遇与挑战并存 个性化服务成为核心竞争力

  近年来,随着私人银行的兴起和财富管理的不断升级,客户对于财富管理的服务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机遇与挑战并存下,财富管理市场也呈现出诸多趋势。

  分析人士认为,借助数字化赋能,私人财富管理正在向“千人千面”和“智慧交互”趋势发展。一方面,人工智能可以为客户提供“有智慧、有温度”的个性化服务体验;另一方面,财富管理机构可建立起清晰的客户分层分类管理体系,实现客户的精细化管理。

  受疫情影响,部分行业不确定性增强,个人财富风险也随之增大,高净值人群对于财富管理机构的风险管控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在李启明看来,疫情改变的不仅是客户与财富管理机构的交互方式,也改变了机构自身的业务运营流程。短期内,由于市场波动幅度加大、不确定性因素激增,突发的服务中断常触发客户焦虑情绪,导致业务流失。领先的机构已建立起跨职能应急机制,对员工的健康风险、疫情防控政策和新常态下业务流程的缺陷等潜在风险作出提前干预,保障业务的持续性。

  此外,围绕财富管理价值链的生态圈服务态势也愈发明显。互联网企业和传统财富管理机构展开深度生态圈协作,开始成为市场上较为常见的态势。传统金融机构提供金融经验和专业专长,互联网企业提供流量和金融科技,在人工投资顾问能力和数量不足的情况下,通过智能化赋能的普惠金融实现了覆盖模式和覆盖范围层面的跨越。

  “尽管市场的变化趋势因经济发展阶段而异,精准捕捉各个时代的客户需求仍然是财富管理机构打造竞争力的核心所在。对于面对日新月异的市场环境和日渐加剧的竞争格局的财富管理机构而言,通过打造个性化、差异化的客户体验、提高运营水平以及围绕财富管理逻辑整合生态圈资源,是其建设核心竞争能力的重要途径。”李启明表示。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