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政策视点CURRENT AFFAIRS
政策视点 / 正文
保险罚款金额、罚单数量双升 一季度保险业监管仍然“严”字当头

  “通过横向对比去年一季度的处罚数据,不管是从罚单数量还是罚款金额上看,剔除新冠肺炎疫情对现场检査的影响,监管部门在今年对险企开具了更多罚单和罚款。”近日,普华永道发布的今年一季度保险行业监管处罚分析显示,一季度,银保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共开出515张罚单,罚款总额达7265万元。去年一季度,这两个数字分别是469张、6759万元。

  与去年同期相比,银保监会对保险公司罚款以及个人罚款金额占比并无太大差距,总体上看,公司罚款总金额占据了罚款总金额的80%左右,个人罚款占20%左右。

  综合财产险、人身险、中介机构的处罚原因来看,一季度“编制、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成为保险机构受罚的首要因素,这与2020年全年情况一致。目前来看,包含虚列费用,虚假承保、虚假理赔、虚假退保和虚挂保费的“五虚”问题仍是保险机构经营管理中难以逃脱的共性问题。

  财产险公司罚款占66%

  与人身险公司、保险中介机构罚单数量、罚单金额都同比下降不同,财产险公司出现双升。

  一季度,银保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对财产险公司罚款金额达到4791万元,在全部罚款中占66%;开出罚单299张,在全部罚单中占58%。

  按照金额排序,财产险公司被处罚的前五大原因依次为“编制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资料”“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虚构中介”“虚列费用”“财务、业务数据不真实”。

  其中,“编制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资料”不仅罚款金额最高,共计1423.4万元,且罚单数量也最多,共计61张。不过,财产险公司“最贵”的处罚事项为“财务、业务数据不真实”,单张平均处罚金额达25.83万元/张。

  一季度财产险公司罚单中单笔罚款最高就是因为虚假下调车险、农险未决赔案估损金额、虚列费用、编制虚假报告,最终涉事公司被罚150万元、相关责任人被罚30万元。

  人身险公司罚款占23%

  一季度,26家人身险公司共收到123张罚单,在全部罚单中占24%;罚款金额合计1639元,在全部罚款中占23%。123张罚单有114张涉及人寿险公司、8张涉及养老险公司、1张涉及健康险公司。

  “编制虚假报告、报表、文件、资料”“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以外的利益”“未按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虚假列支费用”“欺骗投保人”为人身险公司被处罚的前五大原因。

  其中,“编制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资料”罚款金额最高,共计457万元,且罚单均价最高,平均处罚金额达25.39万元/张。

  不过,一季度人身险公司单笔最高罚款并不是因为“编制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资料”,涉事公司因为项目子公司融资借款超过监管比例规定、保险资金违规用于缴纳项目竞拍保证金、关联方长期占用保险资金等原因被罚90万元,相关责任人被罚48万元。

  专业代理机构仍为重灾区

  一季度,58家保除中介机构共收到91张罚单,占罚单总量的18%;累计罚款金额达834万元,占罚款总额的11%。

  保险中介机构一季度前五大违法违规事由依次为“利用业务便利为其他机构和个人牟取不正当利益”“编制或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资料”“聘任不具备任职资格的人员”“未按照规定投保职业责任保险”“未按照规定报送有关行为”。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去年,针对保险中介机构未按照规定报送监管有关行为的被罚频率明显升高。

  一季度保险中介机构单笔罚单最高为60万元,其中对公司罚款47万元、对2位涉事人员罚款13万元。涉事公司因为超出自身经营区域开展业务、利用业务便利为其他机构或个人谋取不正当利益、财务业务数据不真实被罚。

  在针对保险中介机构的处罚中,保险专业代理机构为重灾区,罚单数量占八成。普华永道认为,这实际上延续了去年检查、处罚趋势,2021年监管部门对专业代理机构治理依旧坚持严字当头。

  另外,除保险公估机构收到的罚单数量明显走低之外,其余类型保险中介机构的罚单数量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