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高赔付与严监管下车险综合改革“阵痛”何解

  自2020年9月正式启动实施至今,车险综合改革即将走过一周年。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整体车均保费较改革前下降17%,综合赔付率上升15个百分点。消费者可谓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改革红利。

  但与此同时,由于保费减少、赔付增加,上半年车险行业的综合成本率已升至约100%。财险公司面临较大经营压力的同时,还在经历高压监管。业内人士认为,若在让利于民和保持一定利润水平之间寻找平衡点,不同规模的财险公司应采取不同“打法”,并殊途同归于专业化与精细化的车险管理与服务。

  综合成本率明显攀升

  本次车险综合改革“降价、增保、提质”的阶段性目标正在稳步实现。根据银保监会此前公布的数据,89%的车险保单签单保费下降,其中保费降幅超过30%的保单占比达到63%。

  但随着车险综合改革实施的推进,综合成本率上升,部分保险公司保费收入下滑以及承保亏损的“阵痛”逐渐显现。从一份行业数据来看,2021年上半年,财险公司全行业的车险综合成本率攀升至99.9%,车险综合成本率小于或等于100%的财险公司仅有16家。

  从财险“老三家”看,人保财险的车险综合成本率为96.6%,较去年全年微升0.1个百分点;平安产险为97.3%,比去年下降0.9个百分点;太保财险为98.9%,较去年全年上升1个百分点。

  车险综合成本率持续上升主要是受车险保费同比下降和赔付率上升的影响。数据显示,上半年,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太平洋产险的车险保费收入分别下滑7.8%、6.9%和6.9%。

  今年入汛以来,全国多地出现多轮强降雨,部分地方发生洪涝地质灾害,特别是河南暴雨灾害,使本就承压的车险业务雪上加霜。截至7月28日,在河南保险业接到理赔报案中,超过一半来自车险,估损金额高达64.12亿元。而在今年一季度末,河南省财产险综合赔付率已经达到71.63%,综合成本率增至100.90%。灾害天气无疑加大了当地的车险赔付额,综合成本率还会继续承压。

  一位财险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部分缺乏科技能力的中小保险公司压力很大,已经在逐步降低对车险业务的依赖,有目的性地降低车险业务份额。”

  不过,对于下半年车险发展态势,业内人士持乐观态度,认为随着改革一周年的逐步临近,保费承压将逐步改善,车险行业表现有望在今年第四季度呈现好转迹象。

  行业新老问题不断

  车险综合改革如火如荼,虽然监管力度明显加强,但仍有一些新问题不断出现。在此前的一次车险综合改革座谈会上,与会人士就曾指出行业存在的八大问题。监管人士也表示,目前车险市场上依旧存在很多未解的问题,不仅有旧问题冒头,还有新问题滋生。

  从手续费看,此次车险综合改革的目的之一,就在于遏制高手续费。车险综改半年期时,全国车险综合费用率为27.5%,同比下降了10个百分点;车险手续费率为8.2%,同比下降近7个百分点。

  不过,《金融时报》记者从业内了解到,目前仍有财险公司支付和承诺给4S店的费用,超过报备时的手续费率上限。在4S店新车领域,部分4S店在承保端抬高手续费的同时,还在理赔端抬高工时、配件等价格,对市场造成恶劣影响。当被车主抱怨“没有返点”时,个别主体或代理机构在拿到高手续费的情况下通过销售返现来吸引客户,尤其以电销渠道居多。

  同时,由于各省车险费率与手续费存在差异,保险圈的“黄牛”也动作频频。一些中介异地询价、出单的情况增多,导致部分团单业务、渠道业务有计划性地从手续费较低地区流向手续费较高地区。这扰乱了低手续费、低费率地区的市场秩序。此外,目前还出现了一些“行驶证修图”的造假行为。

  记者还注意到,在家用车险市场激烈争抢客户的同时,多地营运货车却遭商业险甚至交强险的拒保。业务员的花式理由包括自己没有权限、系统无法升级、核验人手不足、需要有上级审核等,以此逃避高企的赔付率。

  对于种种新老问题,银保监会已经开始了“靶向检查”,坚持违规乱象冒头就打,更是针对5家头部财险公司的12家省级机构的新车业务进行了集中停业处罚。从近几个月的处罚情况来,办理车险业务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的保险费率、支付超额手续费,虚构保险中介业务套取费用,给予车险投保客户合同约定外利益等成为违规行为的重点领域。

  突围依赖精细化管理

  业内普遍认为,本轮车险综合改革将使车险市场进一步加强保障功能,提升车险行业效率,持续推动财产保险业向高质量发展转变。车险作为财产险行业最重要的业务组成,将从销售驱动向产品服务驱动转型,从传统经济补偿向提供风险管理和增值服务升级。

  在财产险发展大局上,银保监会去年8月发布的《推动财产保险业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明确指出,财险公司要改变“大而全”的发展模式,走出费率低价竞争的怪圈,转而聚焦专业化、精细化发展路线,改进业态模式,深耕细分市场,开发多元化产品,推动服务创新,打造围绕保险的生态圈服务体系。这其实也为保险公司应对车险综合改革的短期影响提出了解决对策。

  瑞再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西方成熟保险市场中的大多数车险公司,遵循的都是“小而美”策略,针对特定群体提供专属保险。这种战略是通过长期的聚焦、数据积累、定价模型的迭代完善,自然而然地建立起业务护城河,最终实现在红海市场中的差异化竞争优势。

  车险综合改革如同一次行业洗牌,走精细化、特色化的破局之路对中小险企来说尤为重要。与大型险企相比,中小财险公司在品牌、渠道、信息系统、成本管控等方面处于劣势,整体竞争力不强。但中小公司也有机制活、决策快、效率高等特点,可以发挥“船小好调头”的优势,在细分市场、创新领域赢得一席之地。

  为应对车险业务危机,适应车险综改的思路和导向,部分大型险企高管表示,将从客户经营、数字平台、集约化营运、服务驱动等方面推进车险高质量发展。例如,有险企负责人表示,将从产品经营全面向客户经营转型,从侧重车辆增量转变为深度挖掘客户端保险需求;搭建数字化经营平台,实现精准营销。还有险企负责人谈到,会加强直销渠道建设和线上化转移,加强定价能力建设,优化定价模型,推行价费联动。同时,将实施“低成本战略”,一方面挤压前端固定成本,挤压前端销售水分;另一方面注重控制后端理赔成本,进行反欺诈和防渗漏。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