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延迟退休再受热议

保险业应深度参与养老保障体系建设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以下简称《“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十四五”规划建议》再度引发各界对于延迟退休的关注,以及对如何养老的思考。

图“说”新闻(IC Photo)

  未来基本养老保险金的缴纳与领取是否能满足养老需求、年金型养老产品能否为老年生活提供充裕资金等问题都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同时,《“十四五”规划建议》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商业养老保险产品的发展轨迹,推动商业养老保险产品的发展。

图“说”新闻(IC Photo)

  养老金发放问题成关注焦点

  事实上,延迟退休早已不是新鲜词汇,随着我国老龄化进程加快,延迟退休近年被屡次提及,每次都会引发各种热议和讨论。也因此,有不少专家提出在延迟退休的改革中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经验,制定一个标准的法定退休年龄来作为领取养老金的年龄,人们选择何时退休则尊重个人意愿。

  “这种方式既能在较大程度上解决退休金平衡问题,也能提高工作人群的平均工作意愿和工作能力。”中国社科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考虑到延迟退休所可能引发的一系列问题,此前人社部曾公开回应表示,关于基本养老金领取水平问题,总的来看长缴费、多缴费、晚退休就会多得养老金。对于延迟退休是否会延迟退休金的领取,人社部也表示,按照权利与义务相对应的原则,参与基本养老保险人员在职时履行缴纳义务,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且缴费年限满15年以上,即可按月领取基本养老金。因为延迟退休年龄涉及群众切身利益,人社部表示将坚持从我国国情出发,综合考虑劳动力市场情况、社会的接受程度,根据不同群体现行退休年龄的实际情况,进一步深入研究论证,稳妥推进。

  对此,王向楠认为,延迟退休影响社会养老保险的内容主要是代际关系。“延迟退休要个人多缴费几年,做出了贡献,国家也可通过提高养老金发放标准来适当补偿延迟退休的人员。”

  “老龄化是经济社会进步的结果,是好事。”王向楠对记者表示,人均寿命和处于健康状态的寿命显著延长了,能更长时间的工作和创造价值。允许和鼓励延迟退休,使得工作和休闲可以在一生中更均匀的分布,优化社会整体资源配置和个人一生资源配置。寿命延长使得学习、工作和退休的时间均自然延长,这就使允许和鼓励延迟退休成为重要的制度调整,能更好适应和建设老龄社会。”

  养老三支柱发展不平衡

  民政部数据预测,“十四五”期间,全国老年人口将突破3亿人,进入急速老龄化阶段,随之而来的是对养老产业、康养服务、养老金融的巨大需求。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我国养老三支柱体系发展不平衡,居民养老过度依赖的第一支柱将进一步加大财政压力,第二、第三支柱发展缓慢也将持续拉开与居民养老巨大需求的差距。

  有业内人士认为,应对老龄化最为有效的行动是建立健全社会保障制度,尽管我国已经构建起了世界最大规模的社会保障体系,但各项制度均未成熟,质量还不高。例如,法定养老金制度还未实现全国统筹,在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人员中,至少有2亿人以上居民只是以年缴养老保险费100元 (最低档次)象征性缴费。

  以医疗保障制度为例,当前,我国医疗保障制度还在改革深化中,职工医保个人账户的存在使医保基金丧失了近一半的统筹功能,医保基金结余2万多亿元而重特大疾病医疗费用却让许多家庭不堪承受是最为现实的矛盾。此外,诸如退休人员不缴费政策更是伴随老年人口的持续增长而危及医保制度健康发展问题;关乎高龄老年人、失能老年人切身利益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还处于试点初始阶段;社会化的养老服务总体上还处于总量供给不足、结构失衡、质量不高的状态,要形成多层次的养老保障体系仍缺乏有力的市场主体与社会力量参与。上述这些问题都是建立健全社会保障制度的掣肘,也是我国应对老龄化社会亟须解决的难题。

  数据显示,当前,我国第一支柱已覆盖近10亿城乡居民,但第二支柱功能较小,只有几千万人,第三支柱长期处于起步阶段,与许多国家相比,第三支柱发展较为缓慢,占比过低,对养老的支撑明显不足。为了完善多层次养老体系建设,必须要加快发展第二和第三支柱来作为补充。

  商业养老保障体系需不断完善

  专家认为,《“十四五”规划建议》明确提出稳步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为商业养老保险参与养老保障体系建设提供难得的机遇。

  今年年初,银保监会牵头相关部门研究制定《关于促进社会服务领域商业保险发展的意见》明确,要积极发展多样化的商业养老年金保险、个人账户式商业养老保险。完善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政策,拓宽商业养老保险资金运用范围,实现长期保值增值。力争到2025年,为参保人积累6万亿元养老保险责任准备金成为目标。

  专业人士建议,要实现这一目标,未来五年保险业要聚焦人口老龄化战略,深度参与国家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建设。养老保险机构在公共养老金、企(职)业年金、个人养老保险等养老金三支柱领域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面对老龄化加速和未来经济周期的环境,养老保险机构需通过发挥其长期投资及精算优势,开发适合老年人的健康医疗保险,搭建覆盖全面的健康保险产品体系,加快第三支柱养老保险业务的创新发展,构建医养、康养相结合,多领域、全方位的养老服务体系。

  “当前,我国商业养老年金产品远不能支撑起居民的养老财务支出,居民最主要的财富形式是房产和储蓄存款。”王向楠建议,从制度上降低居民财富形式转化的摩擦,加强税收优惠,促进居民在退休时或更早期将一定的财富转移到能应对长寿风险的养老年金产品上。从商业养老保险角度来看,更要发挥人口年龄风险的精算优势,继续提升长期投资水平,加快推出更多承担长寿风险和具有投资回报吸引力的产品。同时,商业养老保险还应适当提升产品灵活性。

责任编辑:李昂